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自由旌旗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管不住嘴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管不住嘴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此间事将了,终于能够稍稍享受下一杯茶的余裕了。”连日的紧张博弈让李昂身心俱疲,事关身家性命乃至亿万生灵的存灭,使得他片刻都不敢放松,如今基本上已是尘埃落定,心境自然不同。

    金泰熙笑着轻啐了一口,他享受的哪里是一杯茶的余裕,一下午可着劲地折腾她,从吃过午饭就没消停下来,便是八杯茶十杯茶也该喝完了,“都是你自找的不痛快,天塌下来自有高个的顶着,你呀,就爱瞎操闲心。”

    “闲心是谁?”猫在门外面只听了个只言片语的娜娜直挠下巴,她没听说过这号人,所以转头去问.,弄的.尴尬得要死。

    李昂虽然爱玩爱笑爱胡闹,喜欢在别人面前表现得玩世不恭,可真有那么洒脱的人又怎么能混到如今这境地,“不是我闲心,实在是之前见过了太多的教训,高个的从来就顶不住这天。再说了,人若想活得痛快,便不该来这世上一遭,男人有点危机意识和上进心难道不好?”

    “照你这么说,我们来这世上就是为了遭罪来的?”金泰熙不屑地撇了撇嘴,李昂这说辞跟一些教派挺像,有说人来世间是赎罪的,有说人来世间是修行的,反正调调总是那么个调调,她左右是不信的。

    李昂并不直接作答,而是丢出一问“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夫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这里的浮生跟庄子外篇刻意中的“其生若浮”有些出入,不谈生命的空虚和不实,欲讲的是生与死之间的界限有如梦与醒,正应了庄子内篇齐物论里的“庄周梦”的典故。

    生是醒,灭亦醒,生灭都是醒生是梦,灭亦梦,生灭皆为梦。若我是我,那么生就是醒,若我是梵天,那么生就是梦。若没有多出来的经历,没有那些过于真实的梦境,李昂怕是永远也不会费神想这些问题,但他午夜梦回总是记错自己的名字,于是不得不思考“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要去哪儿”的三大哲学问题。

    “为欢几何,你这是在暗示我么?”金泰熙年纪较李昂略长,心性却并非一直都是成熟御姐的状态,有时娇憨劲儿上来了,还是跟刚恋爱的小女孩儿一般,爱鸡毛蒜皮,爱争风吃醋,“你可别以为吃定我了呜。”

    李昂瞬间进入了霸道总裁的模式紧紧抱住,让女人闭嘴的方式有种多样,他用的是成本最低的一种,也是最考验颜值的一种办法。

    男人的红颜知己大多与自己年纪相当,有着恰到好处的阅历和风韵,才能真正撑得起这四个字莫名透出股风雅意味的字的架子至于干爹们的干女儿,那就是另一种交流方式了,灵与肉。金泰熙的情况则比较特殊,她干着干女儿的活儿,享受的却是红颜知己的待遇,“昨天你去那听证会,可听出个什么名堂来了?”

    “那些家伙的尿性你还不懂么,三天一小会五天一大会的,口口声声全说是我们研究决定的,可哪一桩哪一件不是靠着拍大腿?”李昂昨天就被恶心了个够呛,他抱着一不小心捞到点好处的心思去的,结果连根毛都没捞着,既然他的意见不重要,还通知他去到会旁听做什么。

    李昂也不想想旁听两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既然去旁听的谁还在乎他意见,他之所以回来后一肚子不爽,完全是被秦国人耀武扬威的样子给气着了。谁叫人家盖涅的拳头比他大呢,现阶段他变不了超级赛亚人第一二三四形态,只好先忍一段时间,等到以后练好了功夫再回来报这一瞪之仇。

    秦国人的高调出场使得暌都的气氛为之一变,之前是闵增一脉势大,压得大家喘不过气来,大家不得不看他的眼色行事,可现在秦国的大公子应建来了,还带着剑圣盖涅同至,个中意味不难体会。局势有了变动,面前出现了新的选择,一些先前心中不满的人心思活泛了起来。

    金泰熙拍了李昂一巴掌,她的心可没李昂那么大,“有些话你可别乱说,事情怎么样心里有数就行,说出来难免会被人揪着不放。六事院的人现在是用得着你,才会惯着你,等到东边的局面打开了,他们要怎么玩还不一定呢。”

    “也就是在你面前说说的,出去了我还能管不住嘴吗?”李昂从不是个爱发牢骚的人,因为他很久之前就明白了牢骚是属于弱者的名片,少说多做才是正道,今天跟金泰熙说的这些他在其他人面前绝对说不出。

    金泰熙表面一脸嫌弃,心里却甜滋滋的,李昂在她面前很坦诚,也许最熟悉他情况的人是.,但最了解他的心情的人却是她,“你在外面要是能管得住嘴,那个丫头是怎么贴上身的?”

    “能管住嘴不乱说话是正常的,男人要是能管得住嘴不偷吃,那还算什么男人。”李昂笑嘻嘻的,金泰熙有意曲解他的话,他就顺竿子往上爬,其实金泰熙早已经做出了选择,不然认识朴智妍之后就跳起来跟他闹了。

    “你还好意思理直气壮地说这话?”金泰熙又给了李昂胸口一巴掌,眼珠子一转又想起了前些天忘了提的事情,“我看你对那个女人也挺有意思的嘛,是不是准备闲暇的时候好好发展一下啊?”

    “哪个女人?”李昂有点莫名其妙的,金泰熙这么说肯定不是朴智妍或者ss。

    “装,你给我可着劲的装!要是真对那个女人没兴趣,还会收进自己的娱乐公司?”金泰熙跟ss不一样,李昂和李智贤拍摄广告的时候她没有在场,对具体的情况不太了解,只道听途说了一些消息又看了网上围观者拍的影像一二,当晚不过是借机过去跟李昂亲近亲近。可事后看到广告的成品出来她就不淡定了,里面两人的互动太完美了,要是纯粹靠演的,那李昂的演技未免也太好了,不然他就是带着真心的,她个人倾向于后者,“瞧你在广告里那样子。”

    李昂忽然觉得鼻子痒,忍不住伸手挠了挠,不是他心虚了,而是在感慨,这女人的后劲持续时间也太长了,“天地良心,我是那么没有职业操守的人吗?只是拍个广告,正常的合作而已。”

    “我看你就喜欢那种类型的吧,人又漂亮,身材也好,气质还是婉约型的,换我是男人也肯定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男人总说喜欢贤妻良母型的女人,但他们其实单纯看脸,李智贤这种的才叫贤妻良母型,换个姿色差点的就直接成家庭主妇了,对于这一点金泰熙早就看透了。

    “好女不过百,她铁定过一百了。”李昂没说自己喜欢不喜欢,而是岔到了人家的体重上,金泰熙一直在健身,所以体重控制得很好,李昂说这个也是为了哄她开心,不然继续谈论李智贤他说一句错一句。

    “什么好女不过百,简直无知,女人如果不过百,不是平胸就是矮呃。”金泰熙是习惯性反驳李昂的话,结果把她自己给绕进去了,她的体重一直在九十左右,而且还不平,属于大部分女人都会嫉妒的类型,但是她矮。

    “就没见过你这么实诚的女人。”李昂想憋笑,可根本憋不住。

    金泰熙羞恼地踢了他一脚,“你快滚,死赖在这儿还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女人。”

    金泰熙总觉得李昂呆在暌都时间长了就是个祸害,但真正得知李昂马上就要离开时她还是不舍,可惜不舍也没用了,秦国的人一来暌都就成了是非之地,他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一切没道理再跟这儿瞎掺合,“我现在不走不行了,等明天晚上跟外太公见上一面,就得回安东去了。”

    “就任不是不急吗?”光晨的外派官员在上任之前会有充足的准备时间,按照惯例,李昂只要年内到任都没问题。

    李昂无奈地耸肩,他这个龙白观察处置使的职位是应时应势而生,跟一般情况不太一样,越早去龙白星越容易占据主动,而且此时暌都的风向也有些转了,“还不都是秦国那一帮杂杂学家,见到肉就要撕一块下来,你以为盖涅闲着没事儿跑来暌都是干嘛的,还不是为了挤兑我?”

    李昂手段很辣杀性还重,使得一些人敢怒而不敢言,但他终究不是无敌的,盖涅来了暌都后他在武力上的威慑作用小了很多,不即时离开很容易被针对。其实就算秦国人不来,李昂也要离开了,在这个重要的节骨眼上捞不到好处就是浪费时间,与其干耗着还不如处理一下先前没有处理完的事情。

    有地头蛇的协助才能在龙白星站稳脚跟,而龙白星上至少四分之一人口都对科雷亚有认同感,所以科雷亚的支持非常关键,虽然人家已经上了安东都护府的战船,但他们就有必要展示一下实力,这样才能让他们产生信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