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自由旌旗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我回来了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我回来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李昂自己换船走了,却不可能悄无声息地离开,不然人家随便一查通关信息就得露馅,明明没有通过星门的记录却忽然出现在了安东,谁看都有问题。于是他安排了一艘同级别的老旧战巡空壳,做了跟兜帽狂战士一样的涂装,然后带着几艘护卫舰假装是他本人,走的官方路线前往安东都护府。

    本来李昂的安排一直没出什么问题,不过在接近安东都护府的齐乐州星门后正要跳跃通过时,旁边的一艘货船忽然爆炸,不但将整个诱饵船队都吞了进去,还拉了很多无辜的船只一同下地狱。以爆炸的威力来看,当时自爆的那艘货船舱内必然都是高强度爆炸物,不然以星门那么强大的能量场不可能压不住,数百艘大小船只在那爆炸中覆灭。

    这样的事件已经属于惊天大案,足以引发全光晨人的愤怒,如果李昂真在那艘船上的话,他现在已经跟斐迪南大公没区别了。但李昂不是斐迪南,他不会在明知道有人要弄他的情况下还大摇大摆地往人家枪口上撞,他不好说要弄他的人是诺斯克人,还是来自于光晨共和国的内部,但那又有什么相关呢,有危险就得躲着点。

    “你出柜了啊?”ss看到李昂便打了个招呼。

    “你说什么,出柜?”多次遇上这类无厘头的问题李昂都不想反驳了,光看脸他就直得很,怎么可能出柜,这一点许多女人可以证明。

    “你不是之前在冷藏柜里吗,现在出来了呀。”ss理所当然地说道。

    “那是休眠舱不是冷藏柜,所以我这叫出舱不叫出柜。”虽然休眠舱确实又被戏称作冷藏柜,但这个说法很不吉利,都是被当作食物的死鱼死肉才会往冰柜里塞,而且出柜这个词李昂怎么都听着别扭。

    “好吧,你说出舱就出舱,不过我们什么时候能到安东都护府去,老是呆在船上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哪怕再大的船,也只是一个铁罐头,在茫茫宇宙中航行得越久就会越让人没有安全感。

    “对啊,我生物钟都乱了。”跟在姐姐后面的rs点头附和,这段时间她在船上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打游戏,完全没有了对时间的概念,基本上是什么时候累了什么时候休息,有的时候即使累了还能再熬一会儿,这才导致了生物钟紊乱。

    面对ss李昂还能淡定,毕竟人家也是个讲理的女人,可是面对这个未来的小姨子他就有些郁闷了,想到什么就是什么完全不安套路出牌,而且脸皮还特别厚。都说小姨子是姐夫的半个老婆,还都比老婆年轻漂亮,换做别人得到这种买大赠一下子娶一又二分之一个老婆的好事肯定开心到睡不着觉,但李昂就挠头了,rs漂亮是漂亮,奈何却是个干物系的,整天耽误他宝贵的时间。

    因为走的是其他星门,还需要不停地跃迁绕路,所以李昂他们这行人比假的那一行慢了将近一个自然日。“就你还好意思提生物钟?还是找个地方玩你的游戏去吧,再过大概二十个小时我们才能到,等换船的时候会通知你的。”

    在李昂看来rs只有在游戏舱里躺着的时候才最可爱,所以他情愿让她去玩游戏,也不愿意她醒着到处乱窜。

    rs听说还要等一天才能下船,顿时撑不住打了个哈欠,不过她眼珠子一转又有了新的想法,“你这里的人这么多,不然组织一下进光路组个工会吧,这游戏很火的,等到你称霸全服可以赚不少钱呢。”

    虚拟现实技术已经非常发达,实境游戏也早已成了大众生活的一部分,但受制于跨域通信的超高成本,大部分游戏的服务对象都只能局限于某个特定星域内的居民。rs正在玩的这款光路也不例外,只能在光晨共和国的东部星域登陆,李昂马上都要到龙白星去了,到时候连登陆都登不了还建立个毛的工会,“你自嗨可以,拉人入伙就别想了,我们大人都是有正事要忙的好不好。”

    “哼,小气!”rs做了个鬼脸跑开了。

    李昂和他的舰队还在幽暗的太空中默然航行,齐乐州星门袭击事件的后续影响却已经在悄然发酵。一艘货船满载爆炸物轻易通过多道星门,所暴露出来的安全隐患叫人心惊,相关的负责人被撸下去一大片,而现场的蛛丝马迹和行船记录,直接把矛头指向了光晨的邻国诺斯克。

    关于人性的讨论,“**”这两个字总是绕不开去,古往今来的哲人也好疯子也罢,都试图弄清楚这个词的真正含义,却从来没有人可以给它下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定论。事实上人的**一点都不复杂,反而纯粹得很,但人们所纠结甚至害怕的,正是自己身上这种赤果果的纯粹意念。

    人们满足自身**的方式多种多样,有些人喜欢大吃大喝,有些人喜欢旅行游玩,有些人喜欢听戏看剧,有些人喜欢灵肉交融,而人类最本真也最直接的**只有两种占有和毁灭。简单说来,能得到的就去争取,得不到的就让别人没法争取。

    光罗之战后匆匆百年逝去,光晨人得不得再一次直面自己的**,这一次他们比先人更加强大。

    光晨共和国是星海之中最强大的国家之一,而且武成风,民风悍勇,从上到下都很好战,虽然国际局势云波诡谲,在平静表面下涌动的暗流异常凶险,但是这样的局面维持了太长时间,已经渐渐地法满足光晨人的占有欲和毁灭欲了。

    水能载舟,亦可赛艇不知道的请自行百度,即便光晨的贵族共和制总被外人讽刺为封建共和,但上面的人却一直在想办法满足民众的要求,也许这些人确实只是希望“民心可用”,从而达成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但至少从形式上讲,这是个上下一心的国家。这次的乱象是楚公闵增为首的一批野心家在背后推波助澜的结果,但真的追根溯源,它又何尝不是光晨人民的要求。

    在光晨人已经把战前气氛炒得火热之时,李昂为时近两周的航行也终于结束,在李氏的辅助下安排舰船隐藏了行迹后,他再次换乘兜帽狂战士号,带着一行人通过了身份验证,回到了这座离开还没有多久的太空都市。

    缓步迈下栈桥,看到安东都护府首府安东市港区的广场上站着一眼望不到边的人群时,李昂起初是有些惊讶的,但是看到那些支持他,支持“开发”龙白星,要求对诺斯克人展开报复的标语后,他又释然了,这历史的车轮一旦被推动,绝不是一个两个人就能阻挡。尽管已经被休整得完全看不出来痕迹,但他记得短短的一个月之前港区这里就有过一场大战,但此刻李昂很怀疑是否只有他自己记得这事儿了。

    鼓吹地缘正治的人做得非常出色,至少他们得到了想要的效果,李昂不禁联想到了某个狭长也狭隘的岛国,他们也是以国土有限、资源匮乏为引子,强推了一个不拓张不得活歪理邪说出来。后来这个国家在邪恶与扭曲中失败了,却总有人到处说,说战争只是少数人的错误,普通的民众是无辜的。看着自己面前一张张或因愤怒或因激动而扭曲的脸,“无辜”两个字就像是卡在了李昂喉咙里的一根刺,怎么也出不了口,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活生生的人,都很难配得上无辜这个词。

    “我回来了。”李昂只用四个字,就将数万人的情绪点燃。

    “我要走了。”依然只是四个字,李昂的声音被扩音系统放大之后,拥有了一种独特的力量,万人高呼他的名字,像是要将整个广场翻过来似的。不管李昂心中如何感慨,他始终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而且还能做得很好。

    “以前有很多人尝试过,将来也还会有人继续尝试,尝试来阻挡我们的脚步,尝试来阻挡光晨的脚步,但我要告诉那些躲在阴影中的老鼠们,这样的举动注定是要失败的!”李昂依旧披着他的白色海军大衣,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大衣的领子上多了一颗花纹复杂的金色星星,那是海军正式将官的领章,所以这是李昂第一次以新的身份在故乡讲话,“那么你们呢,你们会怎么说?”

    “失败,失败!我们无可阻挡!”一时间整个空间都市里似乎都只回荡着这两句话。

    针对李昂的那场爆炸袭击,发生在距离安东都护府只有两次跳跃的齐乐州星门,往来的船只里大部分要么目的地都是安东都护府,要么刚从安东都护府离开,船上的人员中超过百分之九十都和安东人有关系,所以那场大爆炸带走的六千四百一十二个鲜活的生命,他们曾是这片广场上聚集者的亲人、朋友、同事或者邻居,是爱着他们又或者被他们爱着的人。对于光晨其他地区的人来说,这或者只是一个宣泄的借口,但事后对于安东人来说,这就是一笔鲜血淋漓的血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