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自由旌旗 > 章节目录 第七十章:差点信了

章节目录 第七十章:差点信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金长心的日常就是闹儿子,只要李昂在家,其他人就能享受清静的日子,她才不管什么舟车劳顿时差不时差的,逮着机会就烦他。李昂本来还想着正常休息两天养养精神,可金长心一大早又来他这玩蹦床了,“妈,难道我不是您亲生的,就这么铁了心的盯着我一个人虐待,弟弟是摆设么?”

    “没错,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天上飘着五毛大雪”金长心用舞台报幕的调子连说带唱,声情并茂。

    “打住打住,还五毛大雪,您怎么不来哥一块的呢?”李昂很好奇自己亲妈的语文当年是什么样的老师教的,用词用得那叫一个神鬼莫测,那叫一个羚羊挂角,比他的惊鸿剑法还无迹可寻,“有事儿说事儿,待会儿我还出去参加活动呢。”

    “我要跟你说的就是活动的事情。”金长心皱着眉头,似乎是在组织语言。

    李昂看这架势就感觉不妙,“怎么了?”

    “今天去参加活动的时候,你记得多看看别人家的小姑娘,你老子跟那个科雷亚大公做过什么交易我不管,可这儿媳妇我是不满意的,昨天吃晚饭的时候居然还敢给我脸色看。也就因为她如今还是客人我才忍了,如果已经嫁进家里来了,我早一个巴掌就呼过去让她找不着北了”金长心一边帮李昂整理衣服,一边在他耳边碎碎念。

    “妈,她天生就是那冷面相,哪里是给你脸色看夫人。”李昂在床上,不是,在船上已经对ss有了足够的了解,知道她是典型的面冷心热型,看上去冷冰冰的就差贴一张“生人勿近”的纸条在脑门上,但是熟悉起来就会发觉,她大部分时间完全就是个娇气任性又可爱的小女孩。

    金长心把脸一板,儿子居然为了那个女人反驳自己,心里顿时不是滋味了,“要是天生长的那样子就更要不得了,那种面相克夫啊,你是不知道,妈妈有个大学同学,就是天生一张狐克夫的脸,嫁了四次死了三个丈夫,现在那个我看也活不长的。”

    “这都什么年代了,您还跟我讲封建迷信的那一套?”李昂翻了个白眼,自己老妈的样子怎么看都是因为争风吃醋的关系。那位绰号蜘蛛夫人的女人在光晨非常有名,李昂也认识那个人,不仅因为她嫁谁谁死的“超能力”、诱人的美貌以及夸张的敛财效率,更因为她曾经和他老爹李革有过一段罗曼史。

    蜘蛛夫人的的美艳和金长心的清丽各有千秋,前者的家族富可敌国,而金家属于则权势滔天,李革当时面对的是让全光晨男人都嫉妒得发狂的“幸福的苦恼”二选一。李昂一直认为自己老爹选了老妈,只是遵从李家百年传承的吃软饭传统,至于说李革怕死,那是不成立的,因为当时的蜘蛛夫人还只是姜秀智,没有显露出她嫁谁谁死的能力。

    “你别给我打岔,叫你去看小姑娘就给我上点心,看到谁家的女儿孙女好看的,都叫小宋记在本子上,回头妈帮你去调查一下品性,要是过得去的话可以先交流一下嘛,反正你一个男人家怎么都吃不了亏。”小宋是.的另一个名字,家里的长辈们都喜欢这样称呼她,金长心也不例外。

    李昂的脸抽了一下,他这是去参加募款活动帮助受难者家属度过难关,不是提着鸟笼子去大街上调戏良家妇女,什么叫看到谁家的女儿孙女好看的就记在本子上,这里怎么会好好的出现了本子的?他爹又不是高太尉,“妈,我这是去忙正事,不是去风月场。”

    “你都三十岁了,这些年去参加了那么多同学、朋友甚至弟弟妹妹的婚礼,你的内心深处难道就没有一点触动吗,就没有一点赶快结婚的**吗?”金长心抓着李昂的胳膊一阵乱摇,因为她的身形和李昂的差距有些大,所以远看好像熊孩子在摇树玩一样。

    “妈,难道葬礼参加得多了还得想死不成?这种事情着个什么急啊,缘分到了自然就解决了。”李昂本来起床的时候还觉得自己精神头不错,可现在被金长心一通“耳提面命”之后肩膀都塌下去了。

    “你这没良心的狗东西长本事了,变成观察使大人了就不用看妈妈的眼色了是吧,居然敢跟老娘我这么说话?”金长心揪着李昂的衣服领子就是一顿怒喷,“就你还有脸说什么缘分,那都是孽缘,不知道一个好女人对男人一生的帮助有多大吗,你们男人就知道看脸看脸看脸。”

    金长心不光看ss不顺眼,她还早就看金泰熙和朴智妍不顺眼了,一个个都长了狐狸精的样,就想着骗她儿子,商人本就重利轻义,商人的女儿肯定也是为了利益才接近她儿子。在当妈的眼里自己儿子总是最纯真最脆弱最容易受伤的,只有他被别人伤害,没有他去欺骗别人的可能。

    李昂算是明白了,金长心一大早就来折磨他,完全是因为对准儿媳妇不满意,不敢去李磐等一众长辈面前抱怨,李革又在外公干不在家里,就跑过来拿他发泄。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婆婆看儿媳越看越越别扭,这情况太常见了,“您说的都对,但是我现在哪儿有闲心去关心这些?”

    “知道你忙,妈也不是不讲理的人”金长心见撒泼耍横效果不大,果断地切成换了另一个模式。

    “噗哧!”一大早回家后没见到人,过来找老婆的李革一进门就听到金长心说自己是个讲理的人,没忍得住笑出了声,然而被金长心施放了“河东狮之愤怒凝视”之后他想起了被支配的恐惧,立马笑不下去了。

    “西霸!”金长心冒出了一句骂人的方言,斜着眼睛瞥了一眼李革给了他一个“等下收拾你的”眼神后继续投入感情,准备用真心打动李昂,“你这不是马上就要去龙白星任职了嘛,那里兵荒马乱的,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山高水低的,起码也得给咱们老李家留个血脉不是?”

    要不是自己有个亲弟弟,李昂差点就信了,他们李家虽然人丁不兴,却也不是三代单传就指望他传宗接代的状况。心里不赞同,嘴上的漂亮话还是要说的,不然这一早上也不用忙别的事情了,“妈,您就放心好了,我马上就去搞大几个肚子,好了吧。”

    “也行吧,要是你留下遗腹子呸呸呸,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金长心话一出口就开始跺脚吐口水,刚才那话说得就跟李昂一年之内必死一样,忒不吉利。反正李革回家了她可以换一个人折磨,便大发善心让李昂滚蛋,“你有事就去忙你的吧,也别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了,眼晕得慌。”

    明明是你跑来我这里找茬的好不好,什么叫我在你面前乱晃?李昂也只敢在心里吐槽,不敢真的跟金长心这么跳,给了李革一个“爹,你保重”的眼神后赶紧离开,他们家的人都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再不走怕是要给亲爹连累。

    金喜跟李磐是出了名的不对付,两个人年轻的时候亦敌亦友,时敌时友,在那个年代他们就是这个国家年轻一代中最闪耀的双子星,争夺着最上面的那个位置。后来大家都觉得是金喜赢了,李昂对外公的敬仰也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因为他那一手玩得太脏太漂亮先把自己的女儿宠坏,然后再嫁给李磐的长子。

    “废物,都是废物,瞧瞧你们兄弟几个,每一个成材的,养的那一帮幕僚顾问也都是酒囊饭袋,那么简单的事情都想不出来!”鲍迩指着外面的广场气得胡子乱抖,身为识利都督,他的野心不一直致力于在安东都护府扩大自己的影响力,港务广场就是他挤出的经费修建的,广场本身没多少钱,但是占的地皮都是靠近港区的高价地皮,如今李昂一句话就改了名字,以后谁还能记得是他掏的钱?

    李家这里气氛还算和谐,而其他的人家就很难如此了,阴云已经汇聚。

    想到之前梁家的人过来假惺惺地征求他的意见,鲍迩就火大,以如今的形式他还能说个不字?下雨天关起门来大孩子,这就是他正在做的事情。本来李昂也是个纨绔子弟,整天不务正业带着他的侍女到处浪荡,李磐的孙子且如此,几个儿子孙子同样不成器的鲍迩心理家也就平衡了,结果呢,人家是装的,他家这几个是真的。

    “那咱们这次还给不给钱?”鲍诚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你的脑子里装的都是这种时候怎么能不给!”除了梁光这个都护和李昂这个大都督,其他的都督都是在外各自统领一方的,这次所有人都过来就是为了开会研究应对方案的,哪怕再不爽也只能给李昂以无条件的支持,“名面上的事情一定要做,而且还要做得漂亮,但是背后怎么做,还用我手把手地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