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自由旌旗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永恒活火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永恒活火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啪!”青木纯也甩手就是一个耳光,直接把那个连名字都没来得及报的小胡子打得颈骨断裂当场丧命,原本他也愤怒不已,可是看到李昂似有似无的微笑却明白过来,这根本就是一个陷阱,想到国内已经筹谋了十年之久的大计,他当机立断下了杀手,虽然这是他的亲侄子,可万一被查处问题来很有可能影响到整个计划。

    “保护大人!”s抬手间一张蓝色的能量盾立起,挡在李昂的身前。

    “我怀疑这是诺斯克的间谍,故意挑拨我光晨与桑夷的关系,我回去一定会好好调查这个人的来历。”罗颛的反应极快,直接把脏水倒在了诺斯克的头上,反正这时候光晨和诺斯克已经到了开战的边缘,他破点脏水很有可能会被六事院顺势认可,“今天的切磋也不用再进行了,一切以大人安全为先。”

    罗颛已经看出了事情渐渐脱离了他的掌控,这是着急回去处理手尾,但李昂却不可能放他走,这人一走他的两艘战列舰问谁要去?这样的好事情可不是每天都能遇上的,“难得今天有兴致,切磋的事情我都已经答应了下来,怎么好再取消,直接去竞技场吧,这里的事情自有特事科的人处理。”

    “你们光晨男人可真厉害,一言不合就喊打喊杀,我在你身边算是见识了,几乎你每出一趟门就要死人。”ss这几天世界观已经被完全颠覆了,她以前从不知道人命这么不值钱,身在已经被推向深渊边缘的科雷亚都没有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可来了向往已久的天朝上国后她才觉强大都是血铸就。

    李昂当然听得出ss话里讽刺的意味,但每个地区都有每个地区独特的生态,在安东都护府所在的这一片,人不狠别说站不稳,想跪着活下去都不容易,“谁让这种方式解决问题最快呢,这就是男人的世界。”

    打生打死往往代表着野蛮落后,但是光晨人普遍认为这是一种必要的磨砺,在物质极端达的现代,生活变得太过安逸清闲,没有生与死的压迫人根本无法变得坚强。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乃是先贤的至理名言,所以为了保证大家的忧患意识最上层在有意制造一种恶劣的气氛。

    在光晨只要不是私斗就可以随便打,成年之后经双方同意再申请公证甚至可以进行生死决斗。这看似无理的法律让光晨几乎没有弱者,尤其是李昂这样的,越是纨绔就越是强大,因为他们不够强就会死在别人的挑战下。拒绝不是不行,可以后到哪儿都抬不起头来,对于公子哥儿们来说,没面子比死更难受。

    李昂同意后带着众人来到了赤炎竞技场,他将在这里迎战青木纯也,决定那两艘战列舰的归属问题。李昂已经成了安东都护府的传奇人物,关注度一直居高不下,在慈善宴会上生的事情短短半个小时内就闹得满城皆知,听闻他要跟室韦都督府上的桑夷剑道教习对战,很多人都飞快地赶过来观战。

    “我总算是理解为何你们要施行多妻制度了,男人太容易死了。”ss看着看台上一张张兴奋脸,不由得慨叹光晨人的不可理喻,生命本是如此宝贵,可光晨人到处征伐不说还允许这样的决斗,以至于男女比例一直低于一比四,“你们太不尊重生命了。”

    李昂笑了笑没有说话,同样问题他曾经问过李磐。

    “战争是一把永恒的活火,烧灼这世间的一切,金子会留下,糟粕则会灰飞烟灭。世人称这把火是邪恶的,不过是弱小无助者自卑的哀嚎,我们光晨男人从不惧怕战争,我们向往战争,我们热爱战争。”李昂这是在背诵李磐说过的话,当时的他有些不以为然,但自从延州的那件事后他自己也生出了诸如“喜欢战争,热爱和平”、“没有正义的和平”的感慨。

    ss张了张嘴,怔怔地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半天才憋出一句,“你们疯了。”

    李昂笑着摇头,大步走进了竞技场的战斗区域,命运只掌握在强者手中,而弱者只能向命运低头,他曾经接受过一次命运,不会再接受第二次了。

    “听闻观察使大人有两把剑,希望今天能否见识到从未出匣的那一把?”青木纯也先进了场地,立在竞技场中的半空中高声问道。罗颛之所以愿意以两艘战列舰做赌注,并不是为了把李昂怎么样,而是为了让青木纯也逼出李昂的另一把剑,当然,青木纯也本人并没有这个想法就是了。

    原力这东西并不会随着身体的老化而衰退,因为它是人通过沟通宇宙而获得的力量,年纪越大活得越久,跟宇宙的交流越多,这种能力也就越强大。以一个原力使用者的身份来说李昂的年纪太小原力又太强,这让外界对他有诸多猜测,大部分人都觉得他是凭借外物才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比如原力晶石。

    光剑就是用原力激原力晶石而形成剑体,强大的原力晶石确实能对人的原力水平有所增幅,只不过这种增幅不会太夸张,像李昂这样年仅三十就能释放原力闪电的,只能被理解为他们李家在融合晶石的技术方面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李昂常用的惊鸿剑虽然很强,却没有诡异夸张的能力,桑夷方面跟其他人一样,怀疑有问题的是他剑匣中的另外一把剑,逼他出另一把剑就能了解个大概,找到研究的方向。

    光剑的剑身并不是一束光,事实上它也不可能是一束光,它是一束破坏力极强的原力子在原力场的约束下作循环往复运动所形成的长条形通路,只因大部分时候它都在光,就得了个光剑的名字。不同的原力觉醒者与光剑中的晶石所达成的共鸣频率会不同,所以看上去颜色也不一样,比如李昂的剑就是非常少见的淡金色。

    原力晶石开采出来后要经过加工融合才能成形,再由使用者以原力浸润从而与本人的原力产生共鸣,只有到了可以被人随心所欲地进行激的程度,原力晶石才会变成光剑晶石,配上能量源和矩阵组合成光剑。李昂小时候觉得这设定有点扯,但是想想君子还能以德养玉,又不觉得奇怪了。

    原力子只受原力场的约束,所以光剑只能被原力觉醒者激,普通人绝对做不到按下一个钮就能拿着把光剑到处砍人,甚至因为光剑晶石只会被其主人的原力激活的关系,连原力大师们都用不了别人的剑。不管是科幻世界还是魔法世界,有一条铁律是不变的,只有主角才能拿着别人身上掉落的武器大杀四方。

    “我确实有两把剑,能不能见到第二把看你的本事了。”李昂混不在意,似乎不是站在决斗场上,而是在道馆里指导弟子。

    青木纯也眯起眼睛,成名多年的他已经有很久很久没这样被人无视过了,“先报出你剑的名字吧,不然等下说不定我连战利品叫什么都不知道。”

    桑夷人的武士阶层有个规矩,决斗输掉的一方想要活命,就得奉上自己的佩剑给胜利者,青木纯也此话一出看台上立刻一片哗然。这里是安东都护府,而不是桑夷的图科尤,一个桑夷人居然在这里嚣张如斯,简直不知天高地厚,他们大声嘘起了这个老头。

    “滚吧桑夷猪!”

    “下等贱种!”

    “大家别乱说,我是他野爹,严格来说他不算桑夷猪呢。”看台上一片人诧异地转过头,说话的这个人看年纪恐怕比青木纯也儿子年纪都小。

    “你想知道我剑的名字?”李昂也生气了,嚣张的人他往往很欣赏,但是在他面前也嚣张就不行了,“我有两把剑,一把叫呲啦,另一把叫你爹变成猪排饭啦。”

    刚才在看台上说自己是青木纯也野爹的年轻人立马像是吞了个苍蝇,李昂嘲讽的是桑夷人,结果他自己把自己送得搭进去了,惹得周围一阵哄笑,连他的女朋友都伸舌头在他的脸上舔了一口,仿佛真的变成了猪扒饭似得。

    “是你自己找死,休怪我无情了。”桑夷人最恨被人称作是桑夷猪、倭猪,李昂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他已经没有办法再保持平常的心态了,此时已经红了眼,只想着将李昂一剑劈成两半。

    “是么,那你出剑吧。”李昂只手按在腰间的剑匣上,眉目低垂,气息沉静,这样的套路他从小就在练习,别管能不能打得赢对手,至少要把剑神剑仙剑圣剑皇的架子先端起来,这样就算输也能好看些。

    “素闻观察使大人剑术过人,有“一剑死”之名,某之剑,也是追求战决,既然大人愿意让招某便不客气了喝!”青木和也自负剑术强横,对诺斯克的所谓剑豪根本不屑一顾,并不觉得李昂一剑秒杀高德伟算是了不得的成就,虽然恨极了李昂怒火攻心,却依然留有理智,此时放着便宜不占是不可能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