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自由旌旗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再演一次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再演一次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只是换了一柄剑而已,李昂的气势却节节攀高,只不过凝神静气地站在那里,就如同一座大山横亘在前,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场边的观众尚且如此,青木纯也的感受可想而知,虽然他不清楚原理,却能清楚地感受到受他驱使的原力越来越少,作为一个依赖原力的剑客,他深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绝望。

    绝望的人要么灭亡要么疯狂,青木纯也看了一眼手中的剑,这是他师傅交给他的遗物,同时也是他们门派的最高信物,自从他收起了合金剑后就一直用着这柄光剑,若有可能他非常希望能在死后让人带回国内,交给他的继承者,但此时只能牙关紧咬继续向剑内的晶石注入原力。

    青木纯也明白,想要除掉李昂这恐怕是他最后的机会了,以实力难以得手,那么借助外力也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光剑的晶石等级不同所能承载的原力量也不同,过了一定的限度就会生爆炸,在这样的爆炸中很难生存下来,青木纯也就是想要借助这股力量来达到目的,只是略微毫豫了一下便坚定地将原力强行推入自己的剑。

    青木纯也的红色光剑终于因承受不住过大的负荷而炸开,内部的晶石化作无数细小的碎片四散飞溅,狂暴的原力如同风暴般肆意地在竞技场内呼啸扫荡,搅得防护力场一阵扭曲,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破裂。青木纯也的身体当其冲,直接被撕扯成了碎块,但他残存的一缕执念没有消散,以原力为承载继续向李昂动进攻。

    观众们忽然看到了烟尘中出现了一条八个头颅八条尾巴的怪蛇,黑不溜秋的却有着猩红醒目的眼睛,怪蛇的体形巨大,几乎将状如扣碗的竞技场撑满,八颗头颅昂起后将李昂完全笼罩,有些见识的人惊叫失声,“这是原力造物,这怎么可能?”

    原力闪电就是原力造物的一种,将原力具现化以后产生能够以肉眼观察到的东西,这样的技巧非宗师级别的原力大触不能做到,此时场中显现的大蛇实在太过庞大,人们以前所熟知的原力造物技巧跟它比起来差得太多了,只能怔怔地看着它将李昂吞没。

    “观察使大人呢?”竞技场的防护罩终于坚持不住瞬间消散,但本该逃命的观众却没有一个愿意离开座位,都站了起来努力向下看,试图找到李昂的身影,李昂现在身上承载着的不光是光晨的利益,还有安东都护府治下居民的一股精气神。

    “刚才我似乎看到一道金色的闪光,是错觉吗?”能够来看这一级别约架的人里很少有普通人,其中不乏原力觉醒者,他们或许境界不高实力不强,却可以扑捉到常人没办法察觉到的原力波动。

    梁月左手紧张地握拳,随即又轻轻放开,这一次他都看走了眼,“好强。”

    “确实很强,构造这样大的怪物,需要多强的控制力啊。”苏磊跟着感叹道。

    “不,那个桑夷人强的不是他的原力控制能力,而是他的心。”梁月也不得不承认,桑夷人也是人,只要是人那就有着爆人性光辉的可能,抛开身体的束缚以精魂控制原力,用最纯的原力出最强的一记,就是舍身剑诀的奥义。面对这样的一击梁月自己都没有把握接下,李昂却有些风轻云淡地接下了,那金色的一道剑光,深深地刻印在了他的脑海里,“然而真正强的,是李昂。”

    “李昂,他很强吗?”苏磊有些不信,虽然还看不到,但他觉得李昂此时就算活着也一定很凄惨。

    “这个桑夷人能用出这样强横的招式,是因为他用的把柄光剑有些特殊,若我没看错应该是柳生剑派的相柳剑,剑中的晶石经过历代先人的反复谐调,已经留下了他们门派招式的全部精华,他爆开此剑以晶石的碎片为媒介,才能勾连起如此庞大的原力。”梁月能被捧为光晨的四大杰出青年剑客,眼界实力无一不是同代中的翘楚,一下子就看出了其中的玄奥。光剑要换主人,晶石必须重新协调温养才能共鸣,而在这个过程中,用剑者的理解和感悟都会浸润到晶石里。

    “李昂就不同了,他那把剑我从没见过,应该是他自己新造的。”每个剑客都希望能自己够获得一把名剑,但若能经自己的手把一柄普通的剑变成名剑,其中的成就感和满足感就更大了,“他的强,是他自己的强。”

    似乎是为了验证梁月的话,漫天的烟尘被场内的通风系统抽空,显露出了已经支离破碎的场地,还有当中静静站立的李昂,全身上下完好无损,仍然只有袖子上被刺了个窟窿的他神情有些落寞,有些迷茫。

    “果然还是过了限度吗?”李昂抬手摸了一下鼻翼下边,热热的都是鼻血,站在那里淡定地掏出一方丝帕抹掉了脸上的鼻血,他缓缓地将剑收起,摆了个自认为帅的姿势,然后就那么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李昂这一倒引起一片尖叫惊呼,建安都督府的人立马将场面控制住,让专业人士上前施救。

    “你可真会演,连我都被你骗过去了。”ss的眼睛红红的,明显是刚刚哭过,她本以为李昂受了什么不得了的重创,马上就能死翘翘的那种,结果被人抬上车之后李昂直接坐了起来,还从车里的冰箱中拿了瓶甜酒打开灌了一口,她都没觉得这是回光返照,还以为是诈尸了。

    “怎么,担心以后要嫁个植物人,所以哭成这样子?”李昂笑着调侃道。

    “鬼才要嫁给你。”这些天来李昂跟ss多次交谈,两人并没有避讳这个话题,不过在ss看来一切都还不成熟,因为条件还没有谈好。一旦战端开启,诺斯克被战火点燃的同时科雷亚也不会好过,她希望至少能得到一份保证,让科雷亚的领土保持完整,但凭她一个人还不值这个价码。

    诺斯克已经被逼到了悬崖的边缘,以他们一贯的处世哲学,能装强硬的时候是不会服软的,等到真的察觉自己要完蛋了,才会跪下来再三再四苦苦哀求,希望能够被收做小弟保得一命。光晨的头头脑脑们现在是算准了这一点,想装强硬就让你继续装,我们不但不施压制裁,反而还要叫你觉得我不会真的动你,这样跳得过于欢实之后,打过去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诺斯克的王室还活在自己的迷梦中,觉得光晨人这次又是想要借机捞一点好处,所以他们已经决定放弃龙白星换取平安了,但身在光晨的ss比那些人看得清楚,这一次光晨人要得更多。

    “现在的女鬼可真漂亮,以后我会考虑出一本自传的,就叫我的老婆是女鬼,一定火得不要不要的。”李昂也不避讳ss,直接在车里换起了衣服,“北城,咱们不用回家了,直接从港区离开,我们今天就登舰。”

    李昂之所以用原力冲破自己的毛细血管弄出鼻血还假装晕倒,是因为不想展露出太强的原力水平,人家都玩自爆了他却毫无伤,谁看都有大问题。之前就有人提过,说他之所以这么厉害是剑有问题,他知道自己的剑没问题可是别人不知道,总是表现得不合常理肯定会吸引那些老怪物们的注意力,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才强行演了一波,只是李昂并不知道,麻烦已经找上他了。

    “现在登舰,罗颛欠我们的两艘船怎么办?”s知道李昂甘冒奇险亲身上阵就是为了这两艘船,可现在他明明赢了却没要战利品就走了。

    “那种事情自然有爷爷去讨要,我们现在得赶时间,你联络一下家里,叫父亲先去港区等我,我交代几句话就离开。”李昂心中有些庆幸,如果那个男人杀他的决心不是那么重,他也许会兴高采烈地问罗颛讨要两艘战舰,然后呆几天做足了准备再动身,可是八歧大蛇的虚影却暴露了对方的身份,他认出了青木纯也。

    梁月能够看出那是相柳剑,李昂自然也看出来了,他还知道相柳剑的持有者是柳生剑派的门主,也是当代桑夷皇室的两大剑术导师之一,负责指导德昌宫几个亲王内亲王的剑术。这样的人物在桑夷能进前五,却被派来给罗颛打下手,显然桑夷人对罗颛的投资是下了血本的,而考虑到室韦都督府的位置和罗颛的上位过程,他一瞬间就明白了,桑夷人布局比他们更早。

    使用通讯来共享重要的信息太不保险,很容易被人监听,所以李昂才会让李革在港区等他,交代完这些事情他就会直接登舰离开安东,明知道暗处有人窥伺却依然按部就班地开拔,怕是要遇到波折。

    李昂已经在离开的路上,罗颛却陷入了暴怒,他记得三十分钟之前他还特意叮嘱青木纯也要点到即止,就算是输了也没什么所谓,可没曾想那个桑夷人居然真的要杀李昂,这下就算他再怎么狡辩李家也不可能轻易放过他了。最后那下更是让罗颛后背心凉,那种剑招太具有桑夷色彩,只要不傻都能看得出来,而他已经被逼着不得不做一个抉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