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自由旌旗 > 章节目录 第九十章:天欲祸人

章节目录 第九十章:天欲祸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此行为九老院机密,只有口头命令而不曾有实物凭证,但李大人若有顾虑可自往国老处询问。”楼龙生硬地回了李昂的话,他本以为扯了一张九老院的虎皮可以来龙白星威风威风,可真的来了才发现连抖都抖不起来。

    “哈哈哈,真是好笑,莫非在某些人眼中军国大事只是玩笑么,如此重要的事情竟然不予凭证就派人前来。楼同知是不是还要说让我只往夏侯守处询问啊?”李昂从一开始就知道楼龙是谁的人,必然是有些人见不得他手上的超噬矿,想要来抽好处了,跟楼龙聊这么久不过就是想要留点证据罢了。

    听到夏侯守的名字后楼龙原本强撑起来的从容立刻不见了,来龙白星就是夏侯守给他安排的工作,可当时只有他们两人在场,实在想不出李昂是从何处得来的消息,“李大人是从哪里得知的机密?”

    “既然想要在我的锅里分一杯羹,就得拿出该有的态度来,不是我不愿意给夏侯守面子,实在是他的面子一文不值。”夏侯守乃是魏国国公夏侯吉利的亲弟弟,被推出来出任九老之一后,依托着魏国前三的国力向来强势,手总是伸得很长,因此树敌不少门生也不少,那是光晨共和国有数的强力人物。

    楼龙十分见不得李昂小人得志的样子,在他不过因为撞了大运才有机会在外开府建牙,跟九老院的九位国老差得还有十万八千里就目中无人了,以后还不把尾巴翘到天上去了?简直可恶,“李大人才三十岁便身居高位统领一方,但对于自己的斤两却要掂量清楚才好,莫要自误。”

    李昂差点笑出声,“莫要自误”这四个字几乎都成了反派被打脸前必说的台词了,楼龙说这个几乎等同于把脸凑上来给他打,只不过他不是个觉得打耳光就很爽的肤浅少年,他要的是更刺激的东西,“那就别拐弯抹角了,直接拿出一个章程来吧。”

    “按照国老的意思,龙白星上的超噬矿总产出只要抽出百分之二十给他,他便保你安心发展不受打扰。”楼龙虽然不是内行,却也知道超噬矿的好处,几乎所用对强度有需求的金属材料都要用到它,因为供不应求价格居高不下。

    “你说的国老是桑夷的国老吧?”李昂嗤笑一声。

    “你在说什么鬼话?”楼龙沉声不悦道。

    “说鬼话的是你吧,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夏侯守那老乌龟有这么大的本事,现在是桑夷人在打龙白星的主意,他说他能保我安心发展不受打扰,不是桑夷的国老是什么。还是说我要不给给你们这笔好处,你们就要动用我光晨的力量来对付我?”李昂不是拆着明白装糊涂,问明知道答案的问题,而是为了拿对方的把柄故意说了这么一番话。

    楼龙正沉浸在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快感中,根本没有察觉李昂神情中的戏谑,反而格外骄傲地一仰脖子,“有些事情大家心里知道就好了,没必要把话说得这么明白,只要你肯合作,我保证在国老面前说你的好话。”

    “希望你能对你今天所说的话负责,我可就等着你帮我说好话了。”李昂信手按下座椅边的按钮,面前的投影装置被激活后将刚才的全部过程都展现了出来,不管是影像还是对话都格外清晰,甚至连双方的神色都展现得相当完美。

    李昂把人叫到这接待室里不是为了别的,单纯是因为这里有监控又不会拍摄到舰船上的其他地方造成情报泄露,此时他们一言一行都被记录在案,而在光晨共和国这些东西都是可以作为呈堂证供的。

    本来楼龙只是忧虑,怕完不成任务会被训斥会被影响到升迁,所以哪怕额角上冒汗还依旧表现得相当镇定,可是当李昂拿出如此下作的手段时,他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恐惧和不安的了,一下子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刚才我只是跟李使君开玩笑的,这次来不过是为了一些商业上的合作,呵呵呵,合作我会尽我所能为您,为龙柏欣提供服务。”

    楼龙虽然没有主动说出过夏侯守的名字,但李昂每次都是直呼夏侯守之名,而楼龙一次都没有澄清或反驳过,可以直接坐实幕后之人的身份,这样的一份投影一旦流出去进入了光晨的核心区域,夏侯守必被弹劾,而他自己更要丢命

    “不然还是找你父亲来跟我谈吧,他可是我光晨的四大才子之一,同样的话他说出来我还觉得有点可信度。”李昂耸肩道。

    楼龙闻言几欲吐血,李昂对夏侯守直呼其名甚至喊夏侯老乌龟他不觉得有什么,因为李昂是六事院的人向来不在乎九老院,但提到他的亲爹却让他没法忍受了,他算是单亲家庭里长大,从小就只有母亲在照顾,一直觉得父亲不好还要对那些蠢事负责,心情自然不会好。

    刚才表演了半天,结果李昂却是从开始就认出他了,这样让想要风骚一把的楼龙手足无措,有种当了小丑的感觉。

    光晨的四大才子有五个人,这乃是一个流传了很久的笑话,而楼龙的老爹楼泫就是那第五个人,不像其他四个人琴棋书画各占一绝,楼泫被称人笑称作“才子”,则完全是因为他起名字的本事。

    楼泫生有一子一女,儿子是正妻大房所出,而女儿是小妾侧室所出,正妻与侧室怀孕时间几乎相同,他便两边照顾两边讨好。正妻是个妒妇见不得侧室受宠,便在儿子和女儿出生后找来了侧室从前的恋人,配合着演了一出戏污蔑侧室并称女儿非是楼泫的种。楼泫拿到伪造的亲子鉴定后信以为真,一怒之下给儿子取名楼龙,给女儿起名。能给女儿取名的,当然不会是亲爹了。

    楼泫的母亲却多了一个心眼,她跟大儿媳妇不合便偷偷拿着孙子孙女的胎发又去做了一次亲子鉴定,结果女儿是楼泫亲女儿,儿子却是别人的。楼泫得知之后羞愤欲死,此时侧室已经不堪受辱自尽而亡,他成了真正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楼泫早年发家也是吃软饭吃出来的,他这一路高额猛进直至官拜御史大夫,妻家在背后出力甚多,急怒攻心下一纸休书休了正妻,他这御史大夫也毫无意外地被人弹劾了。身为御史大夫被别人弹劾丢官,楼泫算是少有了,而他因为给女儿取了这么个名字,也被光晨人笑了几十年。

    “简直欺人太甚。”楼龙依然怒极,却拿李昂毫无办法。

    “哦?我倒是觉得你才真的欺人太甚,无凭无据就冒认九老院特使找上门来,须知我光晨有律,官员未经调动不得离开任所,你犯下大罪还在本座面前大放厥辞,口称受某位国老指派前来,罪不容诛!”李昂眼眸眯起,已然起了杀心。

    “天欲祸人,必先微福骄之,李昂你大祸临头了。”楼龙心知必死,便大声诅咒道。

    “你口中的天,怎么这么像是诈骗犯啊,为了害人就先给点甜头?”李昂不知道楼龙从哪儿看的菜根谭,但他向来不喜欢喝这些毒鸡汤。

    打发了楼龙,李昂的心情十分不好,他知道只要龙白星上的超噬矿还没采尽,就会继续有这样那样狗屁倒灶的事情找上门来。虽说天下熙熙皆为利趋,他自己也不能绵遂,但理解却不意味着就能接受这些行为,如今的东部局势微妙而复杂,外患尚未解决,内忧又纷至沓来,让他一时间也做不到快刀斩乱麻,只能慢慢理出头绪,也就是他现在人比较年轻抗压能力还强,稍微精力差一点恐怕就要管不过来了。

    “咱们的船坞展开后建设得怎么样了?”李昂有了急迫感,就联系上了马军问他后期建设的事情。支点站不是希格拉之耀,它没有移动的能力,却在其他方面超出了许多,比如船坞模块就是号称绝对不给他支持的李家偷偷拿出来的私货,“我最近两天要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拉练,后面的维修养护工作能不能保证?”

    “已经完工了,只不过部分器械还没有彻底完成调试,大建不太保险,但是单纯给现有船只做维修养护不在话下。”马军这说法还是保守着说的,其实这条拓展船坞已经可以建造战舰了。

    “那就好。”李昂遥望着公州星门的方向,这次楼龙的悄然到来给他提了一个醒,“自己人就是自己人”只是种一厢情愿的天真想法,他想要获得自己想要的一切,就得比现在表现出来得更加强势才行。

    “大人,郑小姐找您,说是有事情跟你谈。”.的声音自通讯器上响起,将李昂的思绪拉了回来。他不由得嘴角翘起露出一抹微笑,冷处理了那么久,这个女人只要不傻就一定会来找他,更别说人家背后还站着陈昫这个智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