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变态的灵魂 > 正文 第38章 鬼道

正文 第38章 鬼道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杜灵匪夷所思的唏嘘着把笔记本往后翻一页,我也特别的想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于是仔细的看着。

    哪曾想翻过一页之后的那一页却被墨水涂了一遍,根本就看不到几个字迹!

    前面说是从此以后带着刚满月的杜灵远走他乡,认识了山根,再后面全被涂掉。

    山根是什么?我问杜灵,杜灵猜测应该是一个人,要么是一种药材要么就是地名,估计是个人名才对。

    我跟杜灵对视一眼,“要不然咱们去找爷爷问问??”我盯着杜灵说。

    杜灵慌忙摆手说:“不行不行!绝对不行!爷爷知道会生气的!而且我估计我父母的死就是爷爷一手造成的,爷爷肯定很痛苦。”

    我点了点头表示杜灵推理正确确有可能,既然这样,那就不问了吧。

    我把微型摄像头塞进口袋,翻开师父给的小人儿书看着,看来看去愣是看不懂什么意思。

    坤、艮、坎、巽、震、离、兑、乾,道鬼,我念了一遍感觉这是一本风水的书,后来想想以前看过这种杂书,应该是表示方位才对!

    看来看去念来念去杜灵皱了皱眉说我念反了,我一看确实是念反了,估计这本书年代很久远才对,要不然怎么是反着念的呢?

    杜灵安静的趴在我怀里看着我手里的书,师父说不让别人知道,我觉得杜灵是我的人了,看了也无所谓,不过维家就不能给他看了。

    总共就四十页前面缺损了十页,念了一遍默记于心,突然我觉得师父他老人家绝对有大秘密!

    起身我往诊所跑去,杜灵在后面喊我我说去去就回。

    火急火燎的我跑到诊所,师父正在躺着睡觉,我心想你大白天睡什么觉嘛!于是喊了两声师父我来了。

    师父听到我喊他,擦了擦没有流出的口水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

    “找我做什么?”师父看了我一眼问。

    “师父你这书里是干嘛的这么难懂?”我翻开小人儿书给师父看,师父闭着眼睛说:“这是鬼道!”

    “嗯?鬼道是什么?”我不解的看着师父。

    师父终于彻底醒了过来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说:“你慢慢参详吧,一定要铭记于心!完了把书烧掉。”

    我还是不明所以的问怎么回事,师父让我背一遍书里的内容,我照背不误,于是师父满意的点点头开始讲解鬼道。

    鬼道主要是分鬼医和鬼术,鬼医能给鬼看病也能给人看病,鬼道能破解所有的无妄之灾,甚至是驱杀所有的鬼。

    我还是不懂,难道世上真有鬼吗?我问师傅师父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突然我又想起商贸行二楼的无名脚印,难道那是鬼??

    师父给我打了个比方,比如坟地的鬼火,科学家说那是人的核骨受潮遇到热风引起的火焰,其实并不是这样,而是那些鬼有未了的心愿,这才引起飘忽出坟墓渴望家人的眷恋。

    我问起山上的云英鸡的时候,师父叹了口气说那是邪术,上天是公平的,迟早会惩罚那些助纣为虐的恶人,就连那蚀骨蛆也是跟云英鸡一般道理无二。

    我再问师父是怎么懂这么多的,师父看着门外慢慢回想一样悠悠道来:

    师父我本是苗疆人士,当年的一列不知名的火车带着我和母亲来到北方。

    那一天,那是个傍晚,母亲带着我收完粮食回来的途中经过火车道,但这里并不是停靠站!火车却停了下来,当时有乘务人员招手示意我们母子上车,说是免费送我们回家,因为距离家里还有四五里路,我干了一天的农活喊着又饿又累,于是母亲应了乘务人员,我们上了车。

    上车后车厢里人不多,每个人都靠在椅子上睡觉,没有一个人是醒着的。

    乘务人员说让我们睡觉,到站了会叫我们下车,又困又饿的我睡了过去。

    这一睡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四周一片漆黑!火车里也没有可以照明的灯,我喊了几声母亲,母亲醒了过来。

    母亲抱着我的脑袋问我们这是在哪儿?我说不知道。当时我才十二岁。

    我跟着母亲手拉着手慢慢往前摸索,车厢里全是座椅,没有任何人发出任何声音。

    不知道走了多久,依然是走不到尽头!直到天亮,才感觉到火车停在一个隧道里面,隐约透出的光线隐隐照明了车厢,我跟母亲顿时大惊失色!因为车厢里就我们母子二人,其余人全不知去向。

    火车的门没有打开,母亲带着我从火车的这一头走到那一头,又从那一头走到这一头!始终是一个人也没有。

    母亲看了看尽可能逃生的地方,也是没有任何可以出去的路口,无力的拍打着车门却没有任何反应。

    绝望的母亲搂着我大哭,可是起不到任何作用。

    就在我们伤心绝望时,我们所在的车厢门被打开,走上来一个中年外国人,蓝眼睛高鼻梁,带着络腮胡,外国人上来以后火车的门又再次关闭。

    这个外国人用不太流利的中国话问我们为什么会在火车上,母亲说了缘由,外国人告诉母亲他可以帮助我们,但要给他一些报酬。

    母亲声泪俱下苦苦哀求的摸着我的头乞求外国人给条活路,怎奈外国人根本就是铁石心肠,摊着手摇摇头表示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不但不给帮助反而威胁母亲,如果没有报酬不会救我们。

    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一列火车,更不知道为什么这火车可以随意停下让别人上车,但隐隐觉得问题很严重。

    外国人看我们一无所有,于是摇摇头就要离去,离去的时候说这列火车每个月发车一次,说我们没有吃的只能在车内等死。

    后来母亲跟着外国人一起去了另一节车厢,只是说让我等。

    再后来外国人眉开眼笑的带着我们下车,沿着隧道一直走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出现了一道门,外国人带着我们母子出了隧道就坐了辆驴车来到了九里坡北村一起生活,再后来就有了一个同母异父的弟弟

    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这个外国人留在北村生活的一个惊天秘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