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变态的灵魂 > 正文 第40章 败露

正文 第40章 败露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关系挺复杂嘛!”我唏嘘着想着这个耳根是谁?

    洋妞给我重新捋了捋头绪,我说可不就是复杂嘛!你爸爸行啊!佩服啊!

    洋妞幸福的说:“谢谢夸奖,不过我已经十几年没见过爸爸了,我这次来要让他大吃一斤!”

    “大吃一惊!”我说。

    “嗯嗯嗯!对对对!就是大吃一惊!”洋妞不好意思的说她不太懂中国的语言,所以很多词汇不会表达,我说没事,以后慢慢学就懂了。

    “谢谢夸奖!我一定努力学习!学会中国好,好,呻吟!”洋妞拖着下巴看着我,我满头黑线的纠正:“好声音!屎嗯声,一恩音”

    洋妞重复“屎嗯呻,一嗯淫!哇!你懂得真多啊!我好崇拜你喔!”洋妞满眼冒着崇拜的小星星,依然是崇拜的看着我。

    我心里暗骂,**的这是来糟蹋我中国文化来了!不过我还是微笑着看着洋妞,洋妞挺健谈的,聊起来没完没了,最后我眼皮耷拉下去,她的话成了催眠曲。

    清晨洋妞把我摇醒,“喂!醒醒啊帅哥!我要尿裤子了!”

    我揉了揉眼睛抬起头说:“这种事不用跟我说,你随便,你说什么???”

    我突然不可思议的盯着洋妞,洋妞抱着小腹有些颤抖,“卫生间在哪里呀?我快受不了了!”

    “喔!原来如此!我带你去!”我说着出了柜台。

    洋妞在身后步履蹒跚的露出痛苦的表情,我带她到了右边的卫生间,打开门以后洋妞就快速冲了进去。

    我在门口等着,因为我也要上厕所,排出清晨被昨天残留的毒素。

    “啊”

    一声尖叫声传来,我敲打着卫生间的门,洋妞打开门特么的裤子还没提上去,“三克油!”

    卧槽!什么情况?

    “好舒服啊买噶!”

    **的!大清早鬼叫鬼叫的叫个毛线啊!我心里暗骂这个没见过世面的洋妞!

    过了一会儿洋妞推开门出来,盯着我看,我摸了摸脸上有没有东西,接着我进了洗手间。

    当我出来的时候小青年站在门口看着洋妞和我,“你们在干嘛?”

    我愣了一下说:“没有啊!我上个厕所。”我边系着裤带边说。

    “啊?你俩一起??”

    “没有啊!她先我后。”我没好气的回答。

    我正准备回柜台,远处走来了提着早餐的杜灵,我等着。

    “正哥,他们是谁?”

    “他们是北村的,刚从国外回来。”我回答。

    小青年看着杜灵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满眼全是淫光的打量着杜灵的全身。

    杜灵被看的面红耳搔的不知如何是好,我拍了拍小青年,“你是不是发情期到了?”

    “啊?没没没有啊!”小青年紧张的回答。

    洋妞看着杜灵满是敌意的问:“你是干什么的?”用英语说的。

    杜灵听不懂,于是问我她在说什么,我说:她问你是干什么的。

    杜灵咬了咬嘴唇放下篮子在柜台上没说话,又看了看我说:“正哥你告诉她我是送外卖的不就行了?咱们吃饭吧。”杜灵边说边盛饭。

    我跟洋妞解释了一下坐回柜台开始刺啦刺啦的吸允稀饭,小青年和洋妞吞了吞口水说:“我们先走了,下次再见。”

    二人拉着皮箱离去。

    就在我下班的时候又来了几个人,都是高鼻梁,戴着眼镜,看起来像是外国人,几人一句话不说走到货架拿了一些吃的东西付款。

    我收起摄像机交给杜灵,让她转交给爷爷,杜灵拐着我的胳膊开车回去。

    我正在洗澡,杜爷爷在外面大喊大叫:“灵儿你是不是动了我东西了!”声音像是很愤怒!

    杜灵跑到门口问我这可怎么办,我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换了衣服杜灵开门。

    杜爷爷怒气冲冲的站在门口吹胡子瞪眼,我说:“爷爷您快进来吧。”

    杜爷爷拿着他的笔记本啪的一声摔在桌上看着杜灵,“是不是你看了不该看的东西?”

    杜灵颤抖了一下说:“没有啊爷爷!我不是故意的!”杜灵害怕的抓着我的手腕。

    “爷爷您别生气,是我拿的,你要怪就怪我好了。”我说着抚摸着杜灵的头发。

    杜爷爷估计是看我对杜灵这般的疼爱于是突然不生气了,哈哈笑了一阵说:“嗯,好!看就看吧,翻了个大天我也是个土壳郎!”

    我立刻问:“爷爷您这是要干嘛?兴师问罪吗?咱们可是一家人!”

    杜爷爷再次的哈哈大笑起来说:“嗯,不错!咱们是一家人哈哈!”

    杜爷爷笑完突然阴沉个脸说:“想知道的事情问我便可,但是绝对不能拿爷爷的东西知道吗!”

    杜灵哦了一声我也跟着哦哦。

    杜爷爷盯着我说:“我知道你们看了什么,拿去吧!”说着把笔记本扔在我怀里,我伸手托住。

    “既然你们想知道土壳郎的工作,那爷爷就告诉你们!”杜爷爷说着坐了下来。

    杜爷爷说我身上的这块寒玉蝉就是从古墓里盗出来的

    那天晚上,我们五个人拼命挖了一个晚上,打开通到进入墓室,值钱的宝贝不多,但是经过一番查探,最终发现了一些夹杂在棺椁中间的珠宝,这块寒玉蝉是从棺椁主人的脖子上拽下来的。

    我在外面看着驴车,就等着满载而归,天蒙蒙亮,突然看到不远处一杆招魂幡在随风飘荡,心底一沉,意识到不好,于是快步走过去拔掉招魂幡!

    根据传说中的故事,我祈祷着不会有异常情况发生,但是偏偏发生了!

    扒开土堆,一个包裹着婴儿尸体的红布展现在眼前,我快步回到驴车,抄起道具拼命地狂砍希望能破除鬼翻山这个诅咒。

    砍完以后我去墓室接应,可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墓室里,两个儿子和两个儿媳四人用力拖着一具棺椁,由于年代久远,嘭的一声撞在台阶上,棺椁破裂!

    那是一具红色的棺椁,棺椁破裂以后,石灰粉无风自内部往外飞扬,让人睁不开眼睛!

    我们都用手腕遮挡着石灰粉,顿时整个地上都是雪白的石灰粉,就像是下了一场雪一样。

    破裂的棺椁仍然被铁锁链捆绑着五六圈,等了几分钟石灰粉才慢慢沉淀在空气中,我们睁开眼睛看着破裂的棺椁,谁也没想到,棺椁上面的木板被人从下面一脚踢开,嘭的一声撞在了墙壁上,就在这时,从棺椁里爬出一个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