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变态的灵魂 > 正文 第42章 群鸡吃人

正文 第42章 群鸡吃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唔”

    我的嘴被捂着我发不出声音,维家低声叮嘱我不要出声。

    我点了点头,维家松开我。

    “原来那照片是真的!居然是真的!”我低声呼吸急促的说。

    “什么照片?”维家不解的问。

    我看了维家一眼,“那照片是王胖子的手机上保存的,一个人被一群鸡吃了一半的照片。”

    维家立刻问:“你说什么!那照片他是怎么拍的?还是说,是别的人发给他的?”

    我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确确实实是看到鸡吃人的照片了。

    维家像是在思索什么,我拿起望远镜再次的朝山下看去。

    一群的鸡围着那个人的尸体正吃的不亦乐乎着,旁边没有任何别的生物,尸体的肠子被两只鸡拖着往后扯,那个人的脑袋还在,我把聚焦点对的再近些仔细看着不由得大吃一惊!

    “那不是个外国人吗?怎么会被鸡吃了?”我边看边说,维家让我把望远镜给他也看看。

    维家看了一会儿问:“那人你见过吗?”

    我仔细回想着早上的那几个墨镜外国人,居然不怎么记得了。

    维家把望远镜对着下面看来看去说:“我觉得这鸡是有人故意放养的!里面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白了维家一眼说:“这还用你说!本来这鸡就是云英鸡!童姗她奶奶养的我还不知道?”

    “嗯??”维家放下望远镜盯着我问:“你说这鸡是童姗她奶奶养的??”

    “也不算是吧!是那个耳叔让童姗她奶奶孵化的,孵化十只小鸡可以得到五百块钱呢!”我就打算把这事告诉维家,看看他有什么看法,也许对于寻找童姗的父母会有所帮助,最好可以找到突破口!

    维家问:“你意思这些鸡都是耳叔养的??”

    我点了点头。

    “童姗的奶奶有没有说他养这些鸡有什么用?”

    “靠!我怎么知道!人家又没说!”我瞥了维家一眼,从他手里拿过望远镜继续看着。

    没想到这些鸡吃的这么快!一会儿不见居然把那个人吃的只剩下一具白骨。

    我突然想了一个问题,既然这么短时间就把人肉吃完了,那么是不是说明就在十分钟前那些外国人才来过?

    我往山顶退去,维家莫名其妙的看着我,我躲在一个大石头后面用望远镜再往下看,仔细的搜索看了一圈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维家走过来也看了看没有人在下面,于是决定沿山坡斜着走下去。

    山坡的路很是难走,绕来绕去用了十几分钟这才斜着走到第八道坡的山脚下。

    就在经过墓坑的时候,就是那个埋葬寡妇的墓坑,突然传来叽里呱啦的谈话声和莫名的痛苦呻吟。

    我仔细听着也是听不懂,估计应该是德国话,维家拉了拉我要我蹲下身躲藏在灌木丛中。

    我悄悄探出脑袋看了看,希望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却看到一件血衣搭在灌木丛上,面对着公路方向。

    我悄悄移到右边看了看,那件白色的血衣上面写着三个字母:

    我又返回到维家身边告诉维家他们落难了,要不要救他们,维家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他们是外国人,估计就是盗墓贼。

    我想了想万一人家是来观光旅游的呢?于是尽力说服维家赶快救人要紧。

    维家有些不情愿的眼神看了看我,“你呀!老弟,就是太善良了!好吧!”

    我跟维家往前走,四个老外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哼哼着,嘴里还在发出痛苦的喊叫,旁边零散的躺着几个随身携带的小包裹。

    我们越来越近,一个精壮的小伙子发现了我们,朝我们招手并说着我听不懂的话,小伙子急了,于是用英文喊着:“救救命啊”

    我快步走过去,顿时惊讶无比,只见他们几个人浑身都被鲜血染红,一个光着膀子躺在地上的男人还稍微好点,只是腿部被咬掉了一块肉,他的白衬衫脱了挂在灌木丛上求救。

    另外的几个人有的颈脖上受伤,有的背上受伤,有的胳膊受伤。

    我起身拿起灌木丛上的那件白衬衫“刺啦刺啦刺啦”连续撕了七八个布条,维家帮忙开始给他们包扎。

    外国人用英语连连道谢,我和维家分了两次搀扶着他们走到公路上,一会儿工夫公交车缓缓停下,我说就送到我师父那里好了,维家表示同意。

    到了师父的诊所师父看了看四个人的伤,也没有怪我,只是点了点头表示对我的欣赏。

    师父拿着他那把生了锈的剪刀剪开外国人身上的包扎布,只见伤口上原本红色的血已经变成了浅黑色的血液往外流淌。

    师父突然大惊失色的说:“不好!快去打水!”

    我赶紧去接了一盆自来水端了过来,师父皱了皱眉又让我和维家把他们四个人用绳子捆起来,说是没有麻药。

    我和维家心神领会,拿着绳子把四个人捆得结结实实,外国人不知道是要干什么,我给他们说这是要救他们,他们这才安下心来,露出感激的眼神看着师父。

    师父又说让我用东西塞住他们的嘴,我看来看去找了些破布先顶着,直接塞进他们的嘴里,任凭他们发出呜呜的声音。

    师父亲自给他们清理伤口,而后又拿过来一盏灯放着,开起来以后亮度惊人!

    师父手里拿着银针示意我和维家架着第一个脖子上缺了一块肉的人,对着灯光以后,惊奇地发现一条蚀骨蛆在那人的脖子上面的肉里一拱一拱的到处爬着。

    师父银针在手立刻刺了进去,任由那人瞪大了眼睛,蚀骨蛆被银针稳稳当当的钉死,只看得到那蚀骨蛆拼命地挣扎着也是无济于事。

    师父取来一片手术刀片对着那人,那人吓的晕了过去,另外的三个外国人吓的再次发出呜呜的喊叫声。

    “徒弟你赶紧去取个瓶子来!”师父吩咐着我赶紧出去找瓶子,跟我上次一样,还是在垃圾桶捡到了一个塑料瓶子拿了过来。

    师父把刀片快速的在那人的脖子上划拉一下,又拿个镊子夹出蚀骨蛆,另外的三人吓的魂不附体,想吐也吐不出来,因为嘴巴被堵着,我估计他们吐到嗓子眼又咽了回去,因为他们的脖子正拼命地咽东西,否则无法呼吸!

    一条白白胖胖的蚀骨蛆被师父夹着放进塑料瓶,我拿着给三个人看,师父催促我:“赶快!别玩儿了!耽搁时间他们必死无疑!”

    就在这时,其中一个外国人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闭上了眼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