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变态的灵魂 > 正文 第50章 宫妻搏寡

正文 第50章 宫妻搏寡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我和杜灵看着大婶就那么无缘无故的死了,没有一点预兆,杜灵吓的搂着我浑身发抖。

    “怎么了这是?”王胖子这便到了跟前。

    我用脑袋指了指已经死去的大婶,王胖子双手叉腰低着头观察。

    “跟你说别再这里吵闹你还不听!你这是咎由自取!”王胖子对着死尸说着话,好像他以为死尸能听到他讲话一样的,长篇大论着指责尸体的不是。

    又抬头摆了摆手说:“你们走吧,这里交给我来处理。”

    我心想着人都死了要不要报警,要是人家的家属找上门来也好有个交代不是?

    我想了一下应该先保存证据,于是拿起手机换了好几个角度拍照。

    拍完了照我问:“王哥你说到底为什么不可以在这里大声喧哗?”

    王胖子解释说这是规矩,但是为什么他也不知道,或许老疯子知道,但是老疯子是个疯子。

    我想了想应该回去找维家问问,或许维家了解的多一些。

    “不用报警啊王哥?”我指着尸体。

    “不用不用!你们快走吧!走走走!”王胖子摆着双手催促我们赶紧离开,又说是被人看到又该怀疑是我们害死了这个泼妇。

    我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拉着杜灵就走,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吧!

    到了第八道坡的时候我让杜灵停车,因为昨天傍晚的那两个鬼玩意儿就是在这个地方拦的车,昨天说让他们用纸把需要帮助的事情写下来挂树上来着,不过现在是早上,还要等傍晚。

    我下车转了一圈看看四周一个人也没有,这时一辆公交车开了过来,里面只有司机一个人,不过这一点都不稀奇。

    回去以后我还是直接回宿舍,里面的三个外国人个个都是脸色发白嘴唇发紫。

    “怎么了你们?”我看着外国人。

    络腮胡说:“我们觉得很难受,身体内像是有蚂蚁咬着一样难受!”

    另一个略胖的外国人突然跪了下来求我:“恩人你给我们配点药吧,我实在是受不了了,还不如死了来得痛快啊!”

    “怎么会这样呢?”我看着维家,维家低头沉思着说:“这个估计只有你师父能救他们了,那些药粉都被抢了,除非找到那个逃跑的外国人把药粉拿回来!”

    杜灵听了维家的话立刻掏出手机打电话。

    “爷爷啊?你办的事办好了吗?人找到了吗?”

    杜灵挂了电话摇了摇头,意思那肯定就是没找到了。

    我掏出手机给师父打电话,可惜打不通,提示说是不在服务区!

    这可怎么办?我抓着脑袋想了想说:“要不然报警吧!走!我带你们去警察局。”

    我心想,如果他们有什么不测死在派出所那跟我也没关系了,免得死在这里我没法解释。

    突然维家唿的一下站了起来说:“不行!不能去派出所!”

    “为什么不去?死在这里我怎么办?那我怎么跟派出所解释?我们是法治国家!死了人警察早晚会查过来!”我恼怒的盯着维家咆哮着。

    “行了行了,兄弟我告诉你吧,要是警察查起来岂不是山上的秘密就被暴露了?你想想看,要是暴露了那我这十几年的辛苦不是白白的浪费了吗?”

    原来维家已经调查九里坡十几年了,他要是不说我还不知道呢!

    “那你说怎么办?”

    “送他们回国!”维家斩钉截铁的看着外国人,外国人不知道我们在聊什么,只是观看着我们的表情不说话。

    我又用英语跟外国人说出了维家的想法,说是送他们回国,现在就去机场,外国人一听立刻摆着手拒绝回国,他们说回去必死无疑!要我帮他们配药。

    杜灵说现在回去找爷爷问问看有没有别的办法,我点了点头。

    杜灵走后我说我去诊所看看,维家也跟着到了诊所。

    诊所里面很是简陋,这我知道,可是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药品嘛!我心想,师父这个人到底会不会看病啊?怎么一点药都没有呢?难怪要把外国人绑起来动手术,连最基本的麻药都没有啊!

    我再次拨打师父的电话,结果还是不在服务区!

    “特娘的!这云英鸡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这么厉害!吃人也就算了,咬人以后咋还在体内留下蚀骨蛆了呢?”

    维家看我发着牢骚,于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突然盯着维家问:“你体内怎么会有蚀骨蛆的?”

    维家叹了口气说:“我也不知道啊!莫名其妙!”

    “那你说寡妇是不是被鸡咬了?她身上有没有伤?”

    维家摇了摇头说:“应该没有吧?不过我也没看,寡妇跟我上床的时候把灯关了。”

    “那她光着身子出去你也没看到?”

    维家摇了摇头还是说没看到,当时天黑。

    我记得那天晚上我跟童姗在一起,童姗送我到河边突然就听到大北村有人拿着盆盆罐罐敲着喊着说是杀人了杀人了之类的,我这么一说维家愣了一下。

    “我说特么的奇了怪了!寡妇从我身下把我抽离她的身体之后就跑了出去!刚出去两分钟不到就有人喊着杀人了!然后耳叔就带着人来抓我!原来是有人陷害我!老子查出来非扒了他的皮不可!”维家边想边愤恨的说着。

    我私下推理了一下说:“会不会是老疯子要害你?是老疯子让你和寡妇结婚的!老疯子在手上写了啥玩意儿啊你看了以后就决定跟寡妇结婚了?”

    维家眉头拧紧的抹了一把脸,“宫妻搏寡!”

    维家说完用手机打出了“宫妻搏寡”四个字给我看。

    “嗯?什么意思?”我不解的看着维家。

    维家坐了下来示意我也坐下,“这是个故事!你们年轻人不知道的,说来话长啊,你要不要听?”

    我点了点头掏出烟递给维家,维家开始讲了起来。

    古时候,有个财主,良田千顷,牛羊万千。

    这个财主有个女儿叫香秀,生的是貌美如花,知书达理。

    虽然财主相貌丑陋,但也有四房妻妾,这个貌美如花的女儿就是小老婆给他生的。

    财主年纪六十的时候这个香秀年方十八,也是唯一的独苗,因为生不出儿子,所以财主对这个女儿疼爱有加。

    忽一日,电闪雷鸣、风雨交加,香秀在阁楼突然晕厥,财主得知后唤来郎中诊治,可惜看不出病因。

    财主一天接连换了十几个郎中也是无济于事,香秀依然是昏迷不醒。

    古时候的郎中看病那可是很讲究的!特别是大家闺秀,郎中根本就不能望闻问切,因此看病也成了阻碍,没有哪个郎中敢钻进香秀的闺房为她诊治,每次都是隔着屏风露出一只手让郎中号脉,但每一次郎中都会摇摇头说让财主另请高明。

    财主心急如焚,已经三天三夜了,香秀依然是昏迷不醒。

    财主的朋友闻听此事急忙赶来,说是香秀中了邪,五十里外的山上有个道观名为白云观,有个老道可以为香秀驱灾避难,不妨请来一试,不过这老道恐怕很难请的下山。

    财主即刻动身,带了四个家丁和许多的金银财宝前往白云观,希望老道出山搭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