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变态的灵魂 > 正文 第51章 摄魂

正文 第51章 摄魂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个随从里有一个家丁是自告奋勇跟着的,这个家丁本是一个书生,一年前的八月十五寺庙焚香时偶遇香秀,这便心生爱慕,在财主征收家丁时书生趁机应征。

    书生一直对香秀情有独钟,可惜深知财主视财如命,自己除了一堆的书之外一无所有,不可能会得到财主的赏识,因此在财主家默默的一干就是两年,两年里书生茶不思饭不想,只为了能看香秀一眼。

    到了白云观以后发现道观残破不堪,老道不知去向,观内空无一人,于是几人分头寻找,财主留下看守财物。

    半个时辰后,四个家丁找到老道归来,哪曾想财主和财物不见了踪影,四处搜寻皆是无果。

    老道看在书生跪地苦苦哀求了一天一夜的份上这才答应下山为香秀治病。

    家丁们带着老道回了财主的家,但天色已晚。

    财主的四个老婆问起财主的踪迹众人皆是摇头不知。

    老道说看病要紧,这便把香秀抬了出来,老道一看香秀顿时脸色突变的说:“是什么人如此狠毒!”

    财主的四个老婆一听老道这么说顿时也感到事情的严重性,忙问老道病因缘由,老道捋了捋雪白的胡须没有回答她们的问话,而是默念咒语开始焚香。

    老道口中朗声念着:“天外白云疑是路,烟水淼淼可踏之。魂断烟雨有路人,清风明月难相逢”

    老道口中念念有词,众人听了也是不知其中含义,唯有书生跟着老道口中所念而摇头晃脑。

    一炷香燃了一半的时候,老道手持桃木剑,又取来朱砂涂在剑尖口中再次念念有词:

    天清清地灵灵弟子奉三茅祖师之号何神不讨何鬼不惊急奉祖师茅山扫除鬼邪万妖精急奉太上老君令驱魔斩妖不留情吾奉三茅祖师急急如律令

    赦!

    就在财主家人期待着奇迹发生的时候谁也没想到老道做出了奇怪的举动!

    只见老道朝着书生走过去,书生正在摇头晃脑,冷不防被桃木剑噗嗤一声插进了肚子里,众人大惊失色,皆是搞不清老道意欲何为!明明是给香秀施法,怎么又对一个家丁下手呢?众人傻了眼,就那么看着。

    书生被桃木剑插进肚子之后,书生并没有倒下,也没有流出一滴鲜血,只是浑身一直哆嗦着,估摸有半盏茶的时间,书生闭上眼睛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没了知觉。

    书生晕过去以后老道惋惜的摇摇头,这才取过一只碗,拔出桃木剑以后鲜血直流,桃木剑上的血滴落碗里端给香秀饮用,香秀喝下书生的血之后悠悠醒来,坐起来之后一句话没说,朝着书生走去。

    书生被香秀扶起,书生看了看香秀之后笑了笑,眼睛一闭化作一只黑鸟飞起,绕着财主家的院子飞了三圈再也不见踪影。

    香秀突然捂着胸口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黑血,老道说:“今生你不能跟书生以外的任何人成亲!待书生归来方可圆房。”老道说完没要任何财物起身离去。

    维家正在讲着故事,杜灵来了电话说让我回酒店,爷爷有事找。

    我和维家出了门,“那后来呢?书生有没有回来?香秀为什么会吐血?财主到哪儿去了?”我边走边问。

    “故事还很长,这是摄魂。”

    “那这故事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们说的是五保老疯子写的字!”

    “关系大了!可以说是异曲同工!你赶紧去吧,说不准有了什么线索可以找到那瓶药粉就可以救急,下次再跟你讲。”维家说着拐了弯回我的宿舍,我朝着酒店走去。

    上了楼刚要进杜爷爷的办公室就看到里面站着个警察,估计是有眉目了吧?

    进了屋杜爷爷看到我就拿起桌上的瓷瓶让我看看里面的药粉对不对。

    我拿起瓷瓶闻了闻,气味儿有些臭,臭里散发着芳香,“没错!就是这个!”我说完看了看警察,问:“人抓到了?”

    杜爷爷说:“抓到了,可惜又逃跑了!”

    警察点着头严肃的说:“是的,那个外国人会功夫,搜完身我们正在查看物品的时候被他逃了,因为街上人多所以没敢开枪,不过你放心,我们会严格搜查,绝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我拉过杜爷爷悄悄说:“爷爷你看还有要抓的必要吗?会不会牵涉出什么麻烦?”

    杜爷爷略一思索扭头拉着警察出了门去,我跟杜灵说要给外国人换药去去就回。

    进了宿舍就见三个外国人满头大汗的抽搐着,见我进门,外国人跪在地上抱着我的腿,我掏出药瓶晃了晃,这下好了,外国人浑身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快速的解开包扎布!

    伤口很难愈合的原因是他们每个人都是少了一块肉,扯掉包扎布伤口已经开始呈腐烂趋势!

    简单的清理一下换了药,这是第二次换药,还差一次。我心想那个壮实的外国小伙逃跑了会不会再回来抢药?

    我跟维家这么一说,维家点了点头说:“有可能今晚或是明天会来,没了药他必死无疑!”

    我跟三个外国人说了以后他们三个面露惊恐,眼神复杂的用德语叽叽呱呱争论着我听不懂的话。

    我看他们喋喋不休没完没了于是我起身离开,离开时叮嘱他们小心为上。

    不过维家貌似伸手不错,但不能不防意外发生,如果那个家伙来了最好不要动手,给他倒点药随他去吧!

    回来酒店,杜灵弄了几个小菜端上桌让我吃了赶紧休息,因为已经下午两点多了,晚上还要上班。

    吃完洗澡上床,我想着那只小羊不知道死了没有,估计没死也成了残废吧?

    王胖子会怎么处理那个泼妇的尸体?泼妇的家人会不会知道她的死跟我有关?

    其实跟我也没关系吧?王胖子说了不让大声喧哗她不听,估计她是咎由自取吧!

    王胖子不让大声喧哗目的何在?

    泼妇大吵大闹的时候王胖子怎么会那么惊恐?甚至动手打了泼妇甚至说要杀了她!难道商贸行里有什么秘密不成?

    那个泼妇到底是怎么死的?我和杜灵明明是盯着她的!看她脸色发青呼吸困难,表情怪异,会不会是有鬼把她给掐死的?

    维家跟我说的故事跟他结婚有个屁的关系?

    “正哥帮我拿一下内衣啊谢谢!”

    杜灵晚上洗澡白天因为我要跟她在一起所以也洗澡,心里想着美事,我搓着手就要进浴室。

    刚放下手机,一声信息提示音我又拿起手机。

    居然是童姗发过来的信息:阿正你赶紧来一趟,要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