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变态的灵魂 > 正文 第58章 替驴推磨

正文 第58章 替驴推磨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喝吧宝贝们!”维家歪着脑袋跟蝠鼠说话。

    维家说完以后,两只蝠鼠朝着维家左边的手腕爬去,一左一右吸附在维家的胳膊上吸着鲜血。

    估摸着十分钟过去,两只蝠鼠停止吸血,呆呆的看着维家扑棱着翅膀像是表示感谢。

    “去吧”维家轻声一喊,两只蝠鼠在屋里转了两圈继续吸附在屋顶的角落休息。

    看着维家的胳膊已经不知道割了多少回了,手臂上一条条的刀痕纵横交错,显得很是恐怖!

    “你就是这样养蝠鼠的吗?”我忍不住的问。

    “是啊,开始我不知道,这东西并不是天天喝血!一周喝一次就行了。”维家貌似很高兴的拿布条缠着伤口,熟练的用绳子绑了起来,再把袖子拉低盖住伤口。

    我指了指两只蝠鼠问:“它俩到底有什么用?”

    “我不是说了嘛!它们能上天能入地,而且还能打探消息,好宝贝呀!”维家说着出了房间,我也跟了出来,就怕这东西飞过来吸我的血!

    我害怕的样子被维家发觉,维家说:“放心吧,没事儿!它俩是我养的,除了喝我的血,它们不会伤害无辜!最重要的是它俩只听我的话,效忠于我!哈哈”

    “那你说商贸行的那两只是不是你养的?”我想起商贸行那两只蝠鼠从我上班以来出现过三四次。

    维家神情凝重的皱着眉头说:“不是。”

    我盯着维家,维家又说:“我也不知道是谁养的,但我知道养这个东西的人必然是有些来历!我正在查这件事,如果查到了说不准就知道那几个外国人的幕后主使者了!”

    看来维家的经验就是比我多得多,我得好好学习才行啊!

    到了一楼,维家掏出烟递给我一支让我随便坐,不过家里经常不在家,所以没有茶喝。

    维家走到冰箱跟前拿了两瓶水递给我一瓶让我将就着喝一下解解渴。

    边抽着烟我边问:“上次那个财主是怎么失踪的?香秀被老道怎么了?书生后来回来了没?他俩结婚了没?这个故事跟老疯子写给你的字有什么关系?”

    维家定了定神,点着指头说:“好吧,长话短说,那我继续给你讲!”

    老道走后,香秀终日以泪洗面,书生的消失对她打击很大,因此又是一病不起!财主的四个老婆纷纷派人四处寻找财主的下落皆是徒劳无功!

    一个月后财主回来了,蓬头垢面、衣衫破烂,差点被家丁赶了出去!

    家人问财主去了哪里,财主说不知道,只知道自己一直在帮别人推磨!

    问财主是怎么消失的,但财主想了想说是只知道刮了一阵风天就黑了,等了半天几个家丁也不回来,金银细软统统不见了踪影,他以为家丁们偷了钱财已经下山了,再后来迷了路,出现了两个人说是可以带他下山,他就跟着两个人往山下走。

    两个人带着财主进了一个寺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财主说要借宿一晚,和尚说借宿可以,但是要干活方可入住。

    财主又累又饿,实在是没了办法,于是答应和尚先弄点吃的睡一晚明天再干活,和尚点头同意,这才弄得饭菜款待三人。

    哪曾想第二天那两人不见了踪影,老和尚说他们已经下山了,又说寺庙的老驴死了,硬是逼着财主替驴推磨,这一干就是一个月!

    为啥呢?因为财主饭量大,推磨出力之后饭量更是惊人!因此吃得多,和尚不允许他走,要让他赚够了生活费方能离开。

    一个月后,财主干的活还是抵不过生活费,于是趁着月黑风高,偷偷溜了回来。

    财主回来后闻听香秀已经被老道施了法,本来已经好了,可是那个家丁书生消失以后香秀又是一病不起!财主再次陷入苦恼无法自拔。

    第二天早上,香秀忽然醒了过来,家人预料未及,只见香秀对着书生消失的地方拜了三拜,接着一只黑鸟落下化作书生的模样,香秀的病不治自愈。

    财主听说了老道临走时交代的话,开始着手给书生和香秀举行完婚大典。

    半夜洞房的时候,书生光着身子跑了出来,香秀已经死在了床上。

    书生跑出去以后这便遇到了老道,老道仰天狂笑三声抽出桃木剑又是扑哧一声把书生的肚子刺破,书生又是消失不见!

    老道对天喊了一声:“出来吧事成!”

    一只黑鸟缓缓落下,老道念着咒语,黑鸟立刻变成了书生,书生没有过多言语,对着老道拜了三拜,老道走到洞房让书生脱衣而睡,临走时老道说明日香秀再无灾难,这便踏步而去。

    第二天早上,果然香秀活了过来!

    书生聊起缘由,说老道告诫过他,有头驴喜欢香秀,于是支开财主,想顺理成章的附身于他身上与香秀牵手成双。

    殊不知小小计俩又怎能逃过道行高深的老道法眼!这便一剑刺死了已经被附身的书生身上,而后老道待时机成熟,又去营救财主,财主这才得以逃脱。

    “好了,故事就是这样!”维家说着又递了根烟给我。

    我惊讶的说:“宫妻搏寡的意思就是香秀被驴附身了,然后老道识破了老驴的奸计,于是告诫香秀今生只能嫁给书生一个人,然后老道暗地里帮了财主一家??”

    “嗯,没错。”维家点着头。

    我还是有些不解的问:“你意思是寡妇被鬼附身了,而暗地里有人要害你对吗?”

    “没错!敌人非常狡猾!而老疯子救了我!”

    “那寡妇怎么没救?”

    “因为寡妇早已死了多日了!如果我不把寡妇杀了,那她就会暗地里杀我!”

    “啊??原来寡妇是你杀的!”我吃惊的望着维家,“那蚀骨蛆是怎么回事?”

    “呵呵,神奇吧?”维家说着拿出一个小瓷瓶在我眼前晃了晃说:“就在你结婚的那天我已经被人下了蚀骨蛆在体内,老疯子就用这瓶药让我把蚀骨蛆逼进了寡妇体内,寡妇这才中毒身亡!”

    “可是师父后来又在你体内夹出一个蚀骨蛆啊!”我不解的怀疑着老疯子的居心,明明维家体内还有蚀骨蛆的,可是维家已经把蚀骨蛆逼进了寡妇体内,那么就是说要害维家的人不止一个??

    “你说的是不是真的?”维家惊恐的看着我。

    我点头默认,维家眼神凌厉、咬牙切齿的说:“我以为我只是被人用刀划破肚子,看来要害我的人不止一个!”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