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变态的灵魂 > 正文 第66章 人在叫

正文 第66章 人在叫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跟杜灵匆匆吃了晚饭就往商贸行赶去,不知道大玉小玉会不会跟着保护我。

    后面跟着一辆车,里面有六个人,那是杜爷爷派来保护我的酒店保安,也就是杜灵说的保全队。

    到了商贸行以后王胖子不在,我打个电话给他,我说我要请假。

    王胖子电话里说:“你搞什么鬼呀兄弟!怎么又请假呀你!”

    我看了看四周不知道大玉小玉在不在,我回答我没搞鬼,只是身体不舒服,不请假不行啊!好说歹说王胖子才同意。

    七点钟,我从商贸行出来往小北村走,后面的六个保安跟着,显得我跟个黑社会老大似的,我浑身充满了说不清楚的别扭!

    天擦黑的时候我到了河边,离得老远就见到童恋拎着一个小桶在桥头往地上撒着什么东西。

    我快步走过去问:“恋恋你在干嘛呢?”

    童恋拍了拍小手抬起头高兴的说:“叔叔你来了啊?恋恋好几天都没见叔叔了,叔叔现在是去我家陪我玩的对吗?刚好我撒完了!我们现在就走!”

    我摸了摸童恋的脑袋说:“叔叔很忙很忙,所以呢,叔叔很少有时间玩的,叔叔要挣钱啊!”

    “喔,那叔叔可不可以抽空陪恋恋玩呢?恋恋好无聊好无聊哦!”童恋突然难过的样子看着我,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

    我告诉童恋是姐姐让我来的,但是不能离开这座桥,童恋突然邪恶的说:“噢我知道了!嘻嘻”

    我纳闷的问:“恋恋知道什么了?”

    童恋用手指着我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你要跟姐姐约会呗!”

    后面的几个保安忍不住笑了起来,童恋歪着脑袋问:“我说的不对吗?”

    这时候童姗来了,童姗走过来说:“恋恋你回去吧,别在这里玩了。”

    “我不!”童恋往后缩了缩躲在我身后不敢看童姗,我扭头一看几个保安都是盯着童姗在看,仿佛他们的魂儿都被童姗勾走了。

    童姗说:“阿正,他们是什么人?”童姗指着几个保安问。

    “他们是来保护我的。”我看着童姗解释。

    “让他们都回去吧!别留在这里!”童姗命令着又对童恋说:“恋恋听话,快回去吧!”

    “不!就不!”童恋委屈的红着眼睛。

    “你再不回去我打你了!!”童姗怒吼一声。

    “哇”童恋突然哭了起来,死死的抱住我。

    童姗走过来掰开童恋的手生气的啪一声打了童恋屁股,童恋哭的更凶了!

    我摸了摸童恋的脑袋说:“恋恋乖啊,别哭了,过两天叔叔去你家找你玩好不好?”

    童恋这才停止了哭声,一步三回头的往家的方向走去。

    “恋恋还你怎么对她发火呢?”我说。

    童姗不回话又说:“让你带来的人也都回去吧!”

    这时候保安说:“我们是老板派来保护他的,没有老板的命令我们不可以走,这是我们的工作。”

    童姗拉着我走到桥中间小声说:“他们靠谱吗?”

    我想着杜爷爷的功夫那么厉害,俗话说的好,强将手下无弱兵嘛!于是点了点头说:“靠谱!”

    “那就好!”

    童姗依着桥栏跟我聊着一些过往的事,她说她的父母是有本事的人,自从接手商贸行以后父母分别都性情大变,不知道为什么,而且童姗说她好像心灵空虚,整个人对生活都没了方向感。

    突然我觉得我自己莫名其妙的空虚起来,或许童姗说的空虚跟我差不多吧?我在心里问着自己,可是没有答案。

    童姗眼神迷茫的盯着水面,她说父母告诉过她,人的灵魂有时候会不受自己的控制,比如说冲动、冷漠、不可理喻,这都是灵魂缺失的一种表现,俗话说得好,冲动是魔鬼,说的一点也没错,一个人的成功与否跟灵魂有很大的关系。

    人的意志可以控制灵魂,但灵魂左右不了人的意志,意志和灵魂完全是两个概念,一个控制人生,一个左右思想。

    聊得很久,聊的都是人生与理想,我和童姗站在桥中间互相共勉,几个保镖东看西看的抽着烟显得悠然自得,是啊,这样上班的话,没事做的确很轻松。

    童姗的头贴着我的肩膀,我不忍心拒绝,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跟童姗之间有些莫名其妙的吸引力,我总觉得我们早已经认识了很久很久。

    我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童姗,童姗的身子颤抖了一下问:“你这是干嘛?”

    我说这是一百万美金,你拿去用吧,以后别让奶奶再养云英鸡了,云英鸡害人不浅啊!

    “害人不浅?什么意思?”童姗抬起头问。

    我说这云英鸡估计是看守古墓的,耳叔养这些鸡肯定是为了防止古墓被盗,童姗很不理解的猜测着:“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一直都不知道这件事呢?我以为云英鸡像奶奶养的那两只一样,人结婚以后可以利用云英鸡去发现自己心爱的人所有的一举一动。”

    童姗说完又看着水花翻滚的河面,黑夜里,一盏被童姗点起的白纸灯笼依然是随风飘荡,桥面上残留着我俩被灯笼映照出的身影。

    时间过得很快,十二点。

    童姗提醒着说:“十二点了。”

    我问:“十二点怎么了?”

    童姗摇着头说:“该来的会来,所有的事都要勇敢面对,一会儿见机行事。”

    我被童姗说的莫名其妙,不知道危险正在逼近,正在来临!

    “喵呜汪汪汪”

    “你听!”童姗提醒我。

    我竖起耳朵听了一阵,“喵呜汪汪汪”

    我盯着大北村的方向说:“大北村平时鸡狗猫都是不会叫的,今天怎么有猫狗叫了?”

    童姗摇了摇头说:“不,声音不是从大北村传来的,而且也不是真正的猫狗叫声!”

    我纳闷了,明明就是猫狗在叫嘛!童姗是不是变傻了?我看了看童姗,童姗依然是盯着河面不知道在看什么。

    “喵呜汪汪汪”

    声音越来越近,貌似里面夹杂着人的声音。

    童姗拉着我的手有些颤抖的说:“听到了吗?那是人在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