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变态的灵魂 > 正文 第147章 烈日遇上寒冬

正文 第147章 烈日遇上寒冬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屋里的床板得意洋洋的吱吱着,并伴随着林娜和林豪伟呼哧呼哧喘粗气的声音,我站起身走到门口正要踹门,大玉说:“主人不要!”

    我停下脚问为什么不要,大玉说:“主人你以为你在乎林娜吗?何况这个林娜早已不是曾经的林娜了,曾经的林娜已死。”

    我说我没有在乎林娜,当初的和现在的林娜我都没有在乎,我只在乎童姗和杜灵。

    “那不就结了!主人你又何必自找麻烦呢?你也知道,这个林娜是个杀手,如果事情败露,后果怎样谁又能说得清楚?不如静观其变才是上策。”大玉分析着说。

    我说耳叔刚下葬这个畜生居然干这种勾当!

    我怒气冲冲,大玉接着再说的话我一个字也听不进去!我抬起右脚就朝着木门踹了过去!

    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我的脚悬在半空两秒钟又轻轻落下,大玉强行控制了我的身体,我的胸部饱满起来,大玉控制了我,趁着夜色悄悄溜出院门。

    再次来到老疯子的门口,老疯子客厅的灯还在亮着,我又隔着门缝看了进去,老疯子的脑袋一晃一晃的很有节奏的哼着小曲儿。

    我心想这老疯子那天明明已经断气了咋还活着呢!但师父说老疯子不会轻易死掉,只要商贸行不关门倒闭,仍然营业的话老疯子就不会死。

    不知道为什么,但这貌似与我无关,我只是个打工的罢了,我救了童姗就可以了,我们一家三口将来跟我回了老家好好的过着小日子,或许再生个二胎

    “主人你这么想那杜灵怎么办?”大玉问。

    我说现在杜灵的灵魂不就是童姗的吗?杜灵原本的灵魂就是小玉,等童姗的灵魂归位以后小玉不就可以做自己了吗?

    “貌似很有道理呀主人!”

    “可是为什么自己的本体和自己的灵魂的想法以及做事都互相不知道呢?”

    “主人你这就不懂了吧,如果二者近在咫尺那么做的事当然都知道了,不在一起又怎么可能会知道嘛!”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老疯子又开始发疯了,在屋里摇来摇去的摇晃着脑袋喊着打更的口号,但老疯子后面又吟诗作对似的是什么意思?

    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凌晨两点,我心里一想,这个时候不就是灵魂上车的时候吗?也不知道上了火车没有。

    我又看了一眼老疯子的门缝,怀疑着老疯子的死活,走出村子往商贸行走去。

    路上我给文博发了个信息问他上了车没有,没过一会儿文博说上车了。

    我突然一下子来了精神,又问:“怎么样了?车上什么情况?”

    不过信息一直没回,我边走边等,不多时就到了商贸行,我让大玉跟我离体之后我进了商贸行。

    我以为王胖子又在柜台打盹儿,进了商贸行居然没看到王胖子!

    我环顾四周也没发现,我以为王胖子去了厕所,于是走到门口喊了一声:“王哥”

    但依然是没有王胖子的回答。

    我再次进门走到柜台里面坐下点了根烟,继续等我的灵魂给我发信息。

    眼皮很想打架,大玉说替我看着,有人来的话告诉我,我靠在椅子上睡了过去。

    早上八点我揉了揉眼睛,伸了了个懒腰打着哈欠坐了起来,大玉跟我问好,并说有短信要查看。

    我拿起手机打开信息,维家发过来的:火车上全是灵魂,没有**。

    接着是我的灵魂也就是文博发过来的:火车上全是死人,没有活人。

    握了个草!我怒骂一声蹭的站了起来。

    大玉说:“主人你别急,或许看待事物的角度不同罢了。”

    我想了想也是,于是不再多想,到了八点我准时下班,但王胖子一直没出现。

    路过寡妇坟的时候我停车去看耳叔的坟,耳叔的坟前还有燃烧的纸钱,冒着缕缕青烟。

    我心想这林豪伟大清早就来祭坟,但昨晚特么的也太不是人了!居然跟林娜交合!

    就在我要离开耳叔坟地的时候,林豪伟出现了。

    林豪伟手里挎着篮子,篮子里面放着蜡烛纸钱,表情沉痛无比,林娜跟在身后。

    林豪伟的眼圈黑乎乎的,见了我就喊了一声妹夫大哥,接着又沉痛的表情指了指耳叔的坟墓,比划着说要去烧纸。

    林娜见了我就跑过来搂住我的手臂说:“庞,你去哪儿了?我去商贸行怎么没有找到你?”

    我厌恶的甩开林娜的手说:“我要走了,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等我回去!”

    “啊?你这个骗子!我已经怀了你的骨肉你居然不要我!呜呜呜呜”

    我心里暗骂:“草拟螺母!居然跟演戏一样!”

    我一把挣开林娜拉着我的那双手,自顾自的往公路走去。

    林娜迟疑了一会儿跟了上来,我说:“你还要不要脸?!!”

    林娜的身子颤抖了一下说:“你什么意思?你不要我了吗?”

    我头也不回的说:“你真恶心!”

    “主人你不要跟她正面冲突,免得惹祸上身。”大玉提醒着说。

    说完我朝公路走去,上了车一踩油门儿,车子像挣脱缰绳的野马,狂奔了而去。

    回到酒店我看了看文博的灵魂躺着,所以没有打扰,给杜灵发信息,杜灵说带着童恋去学校上课了,并且说带了几个保安,让我放心。

    洗完澡我正要看看文博的伤势,叮咚一声手机短信铃声响起,又收到一封短信:烈日遇到寒冬。

    我纳闷了!突然大玉说:“主人你忘了那个未知号码的短信了吗?”

    我想了想回忆起来:当烈日遇到寒冬!

    我心里嘀咕:“烈日遇到寒冬,我的灵魂为什么这么说?”

    大玉说不知道。

    我发了一条信息给文博:“怎么回事?”

    文博说:“火车靠站五分钟就发车了,你知道的,灵魂最怕烈日,因此我自己取名叫烈日,我是想可以一路不遇坎坷,让别人不会怀疑我是个活死人,可是有个男乘客非要缠着我,他说我俩天生一对,因为他说他的名字叫寒冬!”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