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变态的灵魂 > 正文 第156章 舔血认主

正文 第156章 舔血认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天有些阴沉,没过一会儿便下起了细雨,雨水斜着洋洋洒洒的飘落在身上,天气有些凉爽,师父用桃木剑指着俩鬼往车站走,我后面跟着。

    穿过玉米地的时候我问师父,那个外国鬼去哪儿了?

    师父说他回家了,在山脚处有个石洞,他先住着,下个月再上火车,现在先准备报名的事,如果不报名根本就不能上车。

    雨越下越大,我抹了一把脸,看着师父的头发上水珠往下滴落,突然我就心疼师父的很,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师父是天底下最好的人!

    押着俩鬼上了车,我发动车子回返,路上询问师父这次是不是回老家去了,师父说是,但又说不是,后来师父说现在就他自己,孤家寡人一个。

    但我问起原因,师父重重的叹了口气说:“怪我修炼这鬼术的原因,曾经我有个未婚妻,貌美如花,可惜被鬼给害死了,因此,为师这辈子再也不敢娶妻生子,毕竟那些恶鬼总是防不胜防。”师父说完眼神呆滞,不再说话。

    我貌似想到了什么,因此我问:“师父你这遭遇也确实坎坷,那我要是学了鬼术岂不是也要时时刻刻会遭到恶鬼的迫害?”

    师父抬头说:“别想那么多,为师当年是得罪人以后才经历不幸,这鬼术你就不用学了,鬼道你可以继续研习下去,毕竟鬼道可以帮鬼治病,这倒是不错的一门绝学,就看你的造化了。”

    我说师父你的鬼术跟鬼道区别有多大?

    师父说区别大了去了,鬼道是人与鬼的生存之道,而鬼术就是用鬼杀鬼,借力打力的意思。

    后来不知道怎么的我就想起耳叔,问师父耳叔的灵魂你为什么不招回来?

    师父立刻气愤的指责我,说我不该多管闲事,并说:“此时今后休要再提!”

    我闭口不言,很快到了诊所停车。

    师父说让我去把那两只黑狗带过来,我只能照做。

    看着师父押着俩鬼进了诊所,我转身回酒店。

    两只小黑狗精神不错,可惜就是才满月不久,身子有点小。

    我打开狗笼,四只小狗都冲了出来,舔着我的手,估计是饿了,不过我也已经是饥肠辘辘,恨不得马上开饭,可惜师父的话我不能不听,抱起两只小黑狗我就赶紧下楼。

    一溜烟我就到了诊所,师父正盯着俩鬼似的左边问一句右边问一句。

    “你们是想死还是不想活?快说!!”师父盯着俩鬼,可惜我看不见,也不知道俩鬼长啥样。

    我放下小狗,捂着嘴咳嗽两声提醒师父:“师父你貌似问错了,你说你们是想死还是不想活,你让人家怎么选择?”

    师父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小狗,但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继续问俩鬼:“给你们一条生路,那就是剥离你们的意识,这辈子只能做狗!你们选吧,给你们五分钟考虑。”

    师父轻飘飘的说完就抚摸着两只小狗,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师父逗弄两只小狗玩的不亦乐乎,嫣然就是一小孩子一般顽皮可爱,想不到师父还有这份天真可爱的一面,我不禁多看了师父两眼,师父童颜鹤发,脸上的皱纹根本就不能说明任何有关年龄的问题。

    “好了!时间到!”师父突然站起身面对着俩鬼,但俩鬼说的话我却是听不到。

    师父看着俩鬼,貌似俩鬼同意了师父的要求,于是师父乐呵呵的用银针刺进了俩鬼的身体,也许是太阳穴,也许是别的部位。

    师父说:“你们的大脑里面那些不该有的想法已经被封了穴道,尽情发挥你们的忠心吧!”

    师父说完抱着两只黑狗放在了凳子上,突然奇迹出现,两根黑色的绳索脱落在地,师父捋了捋胡须说:“大功告成!”

    我正要问师父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师父手里拿着银针说:“把你的手伸出来。”

    我不知道师父这是要干嘛,但我还是乖乖的伸出手。

    两根银针在手,师父朝着我的食指指肚扎去,没有疼痛的感觉,但血水流了出来。

    “快让狗舔手指。”师父边说边指着狗。

    小狗仰着脑袋看着我,貌似很听话一样,我放心的伸出手指给小狗吸允。

    两只小狗吸允一遍,师父点了点头说:“认主仪式完毕,以后它俩就是你最忠诚的好狗!你要善待他们,尽快把它们养大,这样将来可以更好地保护你。”

    我说它们能听懂我说话吗?

    两只狗汪汪叫了两声。

    师父说:“看到了吧?能听懂!不过需要培训,可以拉去当警犬训练一下。”

    “谢谢师父!祝师父身体健康、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呵呵呵知道为师的心里有什么想法吗?”师父坐了下来悠然的看着我。

    不用想我也知道啊,我顺口就说:“师父无儿无女,既然把恋恋当做孙女,那作为徒弟我义不容辞!今后我会服侍师父到老的,请师父放心!”

    “哈哈,你小子倒是聪明!好吧!为师不再多说,咱们喝酒去!为师请客!哈哈哈”师父大笑着站起身。

    我盯着师父问:“有钱吗?”

    师父摇了摇头:“没有!”

    我说没钱怎么请客?

    师父大笑着说:“为师请客你付款哈哈”

    我摸了摸脑袋掏出一张卡:“师父,这个你拿去,用完了尽管说。”

    师父瞥了我一眼,“你自己收着吧!你以为我没钱吗?”

    我心里暗暗的想,师父真是滑稽至极!上次坐出租车都没钱现在又说自己有钱!

    师父貌似看懂了我的心事,不屑的说:“你还怀疑师父了是吧?上次是师父想你这才叫你给我付车费!你小子真是不懂人事常情!”

    “好吧好吧,你请客你掏钱!”我盯着师父,师父哈哈一笑说:“走吧臭小子!”

    师父带着我去酒店,握了个草!居然是我自己的酒店!

    硬着头皮我跟着师父进门,杜爷爷已经乐呵呵的等在大厅一样,杜爷爷说:“包房伺候,准备完毕,咱们开始喝酒”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迷迷糊糊中,黄良升打来电话询问出租车司机的死因,我说你等着,我立马就到!

    我抱起两只小狗,心想:你奶奶的!这次让你帮我训狗好了!

    “师父再见,爷爷再见”

    我晕乎乎的抱着两只小狗上了车,直奔九里市东片区派出所而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