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变态的灵魂 > 正文 第166章 童姗裸睡

正文 第166章 童姗裸睡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我心想着这是什么人呀还没见过奶罩?于是我再发信息给烈日:你要保护好文博的身体,怎么能脱了给别人看呢?

    没过一会儿回信:没有啦!刚才在女澡堂洗澡,这驿站都有澡堂的,澡堂里有木桶,跳进去洗澡很舒服的,我已经帮文博洗干净了,而且绝对每个地方都洗到位!还有啊,你也知道,咱们这是第一次进女澡堂,虽然有些害羞,但文博的身体被我看了个遍也就没啥好稀奇的了,就那样,不过这女老板的屁股上有颗美人痣,还有啊,这个驿站女老板可漂亮了!只不过发育没有文博这么好而已,但目测也有34,我糊弄她,说是以后有机会帮她买个奶罩带给她,就为这她还请我和腊月吃了顿饭呢!

    我一看信息,握了棵草!这个烈日也真是够了!居然进女澡堂洗澡!不过也说得过去,毕竟文博是女性,总不能去男澡堂吧?这次我的灵魂算是占到便宜了!

    我努力回忆着文博的身材,又想象着那个女老板很翘很白的屁屁上有颗美人痣。

    不过特么的美人痣不都是长在脸上的嘛!这咋长屁股上了?

    大玉说:“主人你感觉不到的,除非灵魂回来合体以后你才能知道他见过的和听过的。”

    大玉看出我的内心,我顿时尴尬至极,我心里对大玉说:“不好意思哈,我是想一下,就一下下。”

    大玉沉默不语。

    换了个话题,我问师父,那个耳叔是不是真的死了?因为我觉得童姗的奶奶有些不对劲,会不会是鬼上身了?

    师父说:“的确是死了,不过我不信,他的为人我很清楚,他的灵魂有可能会继续作祟,要知道九里坡北村的人,死了以后灵魂可不是那么容易灰飞烟灭的。”

    “师父的意思是耳叔的灵魂还在九里坡对吗?”

    “嗯,没错,而且直觉告诉我,他的灵魂不会上火车,有可能会对北村继续造成更大的威胁!”

    师父说得很认真,我问师父你怎么会了解他的?

    师父说:“因为他就是我那同母异父的兄弟!”师父说完神色黯淡,显得很不开心,坐着不说话了。

    以前我猜测师父跟耳叔的关系,根据师父的说法,耳叔应该就是那个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个外国人跟师父的母亲所生的孩子才对,但毕竟已经是好几十年过去了,这种事如果得不到师父的确认还真不敢相信。

    根据师父的说法,当初他跟母亲在傍晚上了火车,上了火车以后就昏睡过去,醒来时却见车上没有任何人,要不是那个外国人带他们出来,必定是会活活饿死在火车上。

    那么也就是说,师父本来是西域人,上了火车以后才来到了九里坡。

    那么也就是说,师父的母亲嫁给了那个外国人,说明那个外国人当初在九里坡生活,为什么要在九里坡生活?是为了盗墓吗?

    那么也就是说,那个外国人一直就呆在九里坡,跟师父的母亲生了孩子以后估计是又研究了九里坡好几十年才对!

    那么也就是说,那个外国人呆在九里坡研究古墓一直都没有什么进展,所以耳叔长大后才开始培育云英鸡,想找出破解云英鸡的方法?

    那么也就是说,耳叔研究云英鸡一辈子也是枉然,耳叔中间的时候跟着外国人去了国外,接着在国外娶妻生子,林娜就是耳叔跟外国女人的孩子。

    那么也就是说,耳叔去国外肯定是为了学习外国的先进本领回来想继续盗墓,然而却一直没有得逞,这才送林豪伟去外国继续深造,然后回来继续研究古墓?

    那么也就是说,九里坡曾经是巫国的地盘,古墓是巫国皇帝的墓葬!

    但是外国人也听说九里坡的古墓里有灵魂简吗?这件事情没有人会理解透,毕竟古墓的年龄可是好几百年前的事了。

    握了棵草!照我这么推理的话,耳叔这一家人还真够执着!

    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师父所说的话我有些担心,因为师父刚才说了,九里坡的灵魂没那么容易灰飞烟灭,那么耳叔的灵魂会不会是附到童姗奶奶的身上了?

    当初耳叔就应该知道童姗的身份,毕竟耳叔是看着童姗长大才对,但为什么耳叔还要抓我跟童姗结婚?他不会等着他儿子林豪伟回来,然后再让林豪伟跟童姗结婚吗?貌似有些说不过去。

    越想越觉得不靠谱,我得回去问问童姗才行!

    留下两只狗在诊所陪师父,反正杜灵放学时间还早,因此我先回酒店。

    回到酒店掏出钥匙打开童姗房间的门,直感觉一股冷气扑面而来!

    推门进去,我正要问是怎么回事,眼前的一幕让我瞠目结舌的张大了嘴巴!

    因为床上一具白花花的**正一丝也不挂的躺着,童姗的面部没有任何的表情,脸色泛着渗白,貌似睡着了一样没有苏醒。

    我心想,难怪不让别人有房门钥匙,原来是喜欢裸睡啊!

    我心想着就美美的欣赏了一番童姗的身体,浑身洁白如玉,虽然生过童恋,但小腹已经恢复平坦。

    我心里邪恶的努力回想着梦里的情景,原来我根本就不用赚老婆本就已经有了老婆和孩子了!

    我舔了舔嘴唇拉起放在床边的被子帮童姗盖好,这时候童姗醒了过来,面部惊讶,貌似受了惊吓一般的突然捂着被子睁眼看着我,见是我,童姗这才松了口气。

    “吓死我了!”童姗说。

    我尴尬的一丝笑意,“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你那个那个被子没盖好,所以我帮你盖被子,我什么也没做”

    “咯咯咯”

    童姗捂嘴笑着,伸出的胳膊如同葱白般洁白光滑,我尴尬的无地自容。

    “没想到啊没想到”

    我看了童姗一眼,眼神躲避着不敢直视,童姗说:“想不到我的丈夫居然还会脸红!咯咯咯要知道咱俩可是夫妻呀阿正!”

    我支支吾吾的说:“毕竟那是在梦里啊,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是梦境中发生,但毕竟我这是第一次亲眼见你的身体。”

    童姗笑了一会儿定了定神看着我,“阿正,说明你本性不坏,这也是我为什么会把自己交给你的原因,我是想着咱俩有了孩子的话,你以后一定会对我好,所以每次咱俩都是都是趁你睡着以后我让你的灵魂沉睡过去,因此这才怀上了恋恋,对不起啊老公,是我利用了你,求你原谅我吧。”

    童姗就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此时的脸白里透着红,娇艳欲滴的样子惹人怜爱,我忍不住一把扑了上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