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变态的灵魂 > 正文 第169章 买人肉

正文 第169章 买人肉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超越了一辆公交车提前到了九里坡公交站,下车看了看商贸行的方向,远远望去,商贸行陆陆续续有人提着东西出来,想必是来买东西的无疑。

    没过一会儿,老远就见到刚才被我甩在身后的公交车开了过来,一般不会有人会来九里坡,而这次当公交车停下后,却有个人下了车。

    来的人距离我二十米左右,穿着长袖和黑西裤,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我招了招手,来人望着我走了过来,边走边四处看着,公交站只有两个司机,这一辆停车,另一辆回返。

    来者是个中年大叔,偏胖,眼睛四处打量着问:“请问你是买肉的吗?”

    我点头说是。

    “那就好,这是两斤新鲜的,我看过验尸报告,这个是出车祸死的,绝对没有任何病毒,可以放心食用,爆炒一下下酒好吃得很!”

    男子边说边使着眼色凑过来拢着嘴巴低声说:“这个死者是个年轻姑娘,肉嫩得很!”

    我刚想说我买肉不是做下酒菜的,大玉说让我别说,于是话到嘴边我又咽了回去。

    男子说完把肉递给我又说:“这里是三斤。”

    我说我就带了两千,只能买两斤。

    男子又左右看了看小声说:“这个女子屁股大肉多一点,多一斤算我送你的!记得好吃再来找我哈!”

    我接过肉从口袋掏出钱递给男子,“你数数吧。”

    男子接过钱看了一眼说:“不用数,信得过你!我先走了,你回去慢慢享受美味吧,拜拜。”男子说完上了公交车,这个时候已经过了半个小时,公交车启动,我拎着肉坐回车里。

    “那个是卖肉的?”师父问。

    我说:“是啊,他说让我拿回去爆炒一下当下酒菜,师父你说这人肉能吃吗?”

    师父表情怪异的说:“能吃。”

    我说这吃起来那得多恶心呀!师父说人肉吃起来更香,在饿死人的那个年代他吃过人肉。

    我打开塑料袋看了看,里面的肉鲜红鲜红的,我赶紧封住袋口把肉放好,发动车子朝三河村开去。

    到三河村的时候太阳躲进了云里,已经五点了。

    三河村的道路是水泥路面,楼房基本上都是五层,焕然一新的建筑物跟北村比起来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北村都是那种落后的老房子,而三河村却是别墅一样的高级住宅。

    上次维家带我来过一次,我把车停在楼下拿出维家留下的钥匙和那一瓶血浆以及人肉,师父也跟了下来,俩狗呜呜的叫着貌似也想看个新鲜,于是让俩狗也下了车跟着。

    五楼的房间,打开门,我放下在一楼取来的盘子在地上,取出瓶子倒血,维家说这一瓶的血可以喝一个月,于是我把血倒进盘子放好,两只蝠鼠张开翅膀飞了下来,伸出舌头在盘子里舔着。

    师父看着蝠鼠说:“你这朋友看来是下了功夫的,想让蝠鼠进古墓探路,但不知道着蝠鼠有没有进过古墓。”

    我说商贸行里也有两只,师父说蝠鼠是成双成对的,蝠鼠的警觉力很强,感应力相当于超声波信号,哪怕是一只小蚊子在五百米范围它们都能够检测到。

    而且蝠鼠的本领就是能上天入地,日飞行速度可以达到上千公里,挖洞速度比老鼠快了数百倍,一夜之间可以穿透五百米的地面深入地下。

    师父说的跟维家说的大概一致,这蝠鼠的语言和抗战时期的发报机如出一辙,

    也是有一个密码本,按照蝠鼠的叫声写数字,再对照密码本,就可以拼成蝠鼠要说的话。

    蝠鼠喝饱以后再次飞起吸在了墙壁上,红色的眼珠子同时看着我。

    “汪汪汪!”

    回头就看到狗在对着笼子里的云英鸡狂叫,两只云英鸡貌似根本就不怕狗,盯着两只狗对峙着。

    铁笼上有个投放食物的洞,洞上有个铁锁,我拿着一串钥匙找到对应的钥匙打开铁锁,把肉扔进铁笼,两只鸡开始啄食起来,血乎乎的肉果然是屁股上割下的,皮肤嫩白细滑的样子。

    “这就是家养的云英鸡?”师父盯着两只鸡问。

    我说是,你看墙上还有云英鸡作息时间表呢,这是维家记录的。

    师父凑近看了看说:“这个我还不知道,我还以为那些鸡都是野鸡,原来居然可以培育出云英鸡!这肯定是那个家伙干的好事!”

    我知道师父说的就是耳叔,但我不知道师父跟耳叔只见究竟有什么过节,我也不方面问,人家是长辈,我不能干涉人家的私事。

    我告诉师父,云英鸡是耳叔让童姗的奶奶养的。

    突然想到这个问题,我想起了童姗的奶奶养的那两只小鸡仔,不知道两只小鸡仔会不会被火烧死?等回去我得问问童姗才行!估计那两只小鸡仔是被耳叔施了法才会通灵也说不准!

    鸡的嘴巴很锋利,一口就可以撕掉一块,仰着脖子往下咽。

    三块肉,肉质比较粗,很快被两只鸡吃掉了三分之一。

    天色渐渐黯淡,我得回去吃饭上班,锁了门返回,我让师傅也去酒店吃,可惜师父不去,师父说他每天都有订好的外卖,自顾自的在诊所喝上两杯小酒打发日子,另外再关注着九里坡的动态。

    回到酒店,杜灵和童恋早已经放学回来,杜灵问我另一间房门怎么打不开,而且钥匙也不见了,童恋要找妈妈也没有开门。

    我说童姗不方便开门,因此我把钥匙给她了,他需要休息,不能够被打扰。

    文博坐在沙发上看书看得正起劲,一页看完她用嘴吹起一股阴风,风吹一下翻一页,正看得入迷,看到精彩处的时候文博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大叔你回来了啊,大叔你可不可以再帮我做顿饭,上次的稀饭我好像从来都没有吃过哎!”

    我说我现在来不及了,要赶紧吃饭去上班,文博撅着小嘴不高兴起来,我说让杜灵先给她做,明天我回来再做给她吃,文博这才高兴的继续看书。

    我来到童姗的房间,童姗还是没穿衣服的躺着,不过这次身上搭了一条半透明的纱巾,我咽了咽口水咕咚一声,显然是比之前的景色更好很多。

    我说你怎么喜欢裸睡呢?

    童姗说不是喜欢裸睡,而是在散热保持最低温度。

    我说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弄吃的,童姗摇了摇头说:“明天你下班再给我弄吃的吧,你先去吃饭上班,但是还是要注意我上次说的话。”

    “什么?”

    童姗说:“这个梦我已经做了两次了,雾落晨雪!”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