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变态的灵魂 > 正文 181.第181章 阿紫出山

正文 181.第181章 阿紫出山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章节内容开始&;    大虎二虎等在山脚下,阿紫问我想不想去看看那棵神树,我说想。

    另一条山路有一条半米宽的石阶,但阿紫说不能让狗上去,而且村里也不让养狗,这是族规。

    阿紫对我说完就奇怪的看着俩狗。

    “咦?它们知道我是在说它们吗?”阿紫弯腰盯着俩狗,俩狗屁股坐在地上回望着阿紫,礼貌待人的意味很足。

    “好了,走吧!”我叫了一声就要上石阶,阿紫答应着跟了上来。

    刚才睡了一觉精神感觉好了不少,但阿紫有些气喘吁吁的用袖子擦了擦汗水毕竟是女孩子体力不足倒也正常。

    半山腰,一棵巨大的神树出现在眼前。

    我看到这棵树感觉它就是神树,原因是这棵树不是一般的树,。

    一般的树木都是一根主干和枝叶散开,而这棵树根本就不是书树!

    只见成千上万的树根扎在地上,没有树干,全是树根。

    成千上万的树根有着细密的缝隙,每根树根牢牢抱成一团,像是藤缠树一般直耸云雾,因为近距离看着的时候这棵树非常高大!

    许许多多的树枝散开,树枝上绑满了已经被风化了的红布条。

    阿紫说这都是许愿的人绑上去的红布条,这些红布条已经历时一年,因此被风化的样子随风舞动着。

    树根下有一汪泉,泉水从树根里面往外渗着水,这些水最终汇聚一起,在树根下的低洼处形成一个两米来宽的小池塘,池塘里的水很清,并非阿紫说的两种颜色,一种红色一种乳白色。

    阿紫说要到明年的七月七才会变色,现在不会。

    我问阿紫,你的另一个双胞胎是弟弟还是哥哥?

    阿紫叹了口气说:“不公平,我弟弟被爷爷送出山去了,说要让弟弟来完成他的梦想。”

    我又问阿紫,你的弟弟去哪儿了?

    阿紫摇摇头说不知道。

    我说那你爷爷的死他也不知道咯?

    阿紫点点头没说话。

    我看了看时间,现在是下午两点,我说你该吃点东西了,否则体力不支。

    阿紫蹲下身看着泉水,泉水里映射出阿紫美丽的脸庞,接着双手捧起泉水喝了一口又抹了抹嘴。

    “大哥哥你也喝一口,喝一口神清气爽!”

    我怀疑的看了看阿紫,蹲下去双手捧起泉水试着喝了一口,甜丝丝的感觉遍布全身,冰凉中带着细腻的口感。

    我又捧起泉水想要再喝,阿紫立刻制止,说这泉水不能多喝,喝多了体内会似火烧。

    我松开手,小池塘被水珠溅起水花,池塘清澈见底,不含一丝杂质。

    我说那我找个容器灌一壶回家每天喝一口,阿紫说这个可以,家里有爷爷从外面买回来的水壶,可以装满给我带回去。

    临下山,我回头看了看大树,心中打着小九九离开。

    阿紫让我等着,她去做点好吃的,说完挽起袖子开始忙活。

    灶台边堆着木柴,我帮阿紫点火,我烧火,阿紫烧菜,阿紫兴奋的忙活着,似乎从失去爷爷的沉痛中脱离悲伤。

    阿紫的脸红红的,我伸着头看着锅里的菜,色香味俱全,我吸了吸鼻子,阿紫乐呵呵的铲菜。

    三菜一汤,外加几个馒头,阿紫伸手拿起一个馒头递了过来,我接过啃了一口,味道很棒,这顿饭吃的我感觉比大酒店好吃的多,因为味道跟外界的与众不同。

    我说我该回去了,阿紫让我等着,不知道要去干嘛。

    我坐在屋里困意袭来,闭眼小憩。

    不知道过了多久,阿紫喊了一声:“我回来了”

    我猛然惊醒,只见阿紫手里拎着一个白的塑料壶,里面装满了水,阿紫指了指水壶说:“带上这个,包你身强体壮!”

    阿紫收拾着衣服和被子,说是要跟我一起出山,所以在里屋忙活着。

    我进了里屋,屋里干净整洁,一尘不染,我说你别忙活了。

    阿紫一愣就问我,是不是不愿意带她出山。

    我说不是,不用带任何衣物和棉被,出去了有卖!

    阿紫撅着嘴说:“可是我没有钱。”

    我笑了一会儿,我说你当族长了还没钱吗?

    阿紫说族里的钱跟外界的钱不一样,阿紫说着打开箱子给我看。

    我吓了一跳!因为里面是黄橙橙的金元宝!

    我手指着金元宝差点叫出了声,阿紫不解的看着我,说:“爷爷不让动这些钱的,每次爷爷都是带着一些族里的土特产出去卖了然后直接买一些需要的东西回来,比如布匹和油盐,买回来就分给大伙,所以村里的那辆驴车就是通往外界用的。”

    我心里吃惊不已,这来鹤村貌似富得流油哇!这么多黄金!

    我问阿紫:“那你要是跟我走了,你这些钱不怕被偷吗?”

    “不会不会,族里的人都不会偷东西的,所以我们都不养狗,而且狗的叫声很大,这应该就是不让养狗的理由吧!”

    我说那咱们走吧,又说不让阿紫带行李,山路不好走,没必要添累赘。

    阿紫随手关门,也没有锁,门闩插上就行,大门也是。

    带着阿紫,身后跟着俩狗,到了村口我有些惊讶。

    村口已经有几个人等着了,二爷带头,手里拎着一些麻袋,说是为我送行。

    “阿紫你怎么不带行李呢?”二爷说。

    我解释说根本不用带任何物品,出去了再买就行,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拗不过二爷的好意,二爷亲自扛着麻袋带了俩人装上驴车,守门老者开门目送我们出去。

    一条险象环生的山路通到下山的路口,这个地方驴车无法通过,二爷从驴车上拿起扁担,三个人每人挑了一旦,做起了挑山工。

    我抱着俩狗,阿紫拉着我的衣服,顺着山路蜿蜒前行,山路的一边是悬崖,我叮嘱阿紫小心。

    二爷带的俩人挑着东西一直送到了九里坡公交站,经过商贸行的时候我往里看了一眼,里面没人。

    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五点。“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手机信息铃声连连响起,杜灵的信息:“正哥你去哪儿了?怎么失联了呢?怎么没有服务区呢?”

    后面又一条信息:“正哥我问过师父了,知道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后面是另一条烈日的信息:无暇谷的人们都很惧怕进入无暇谷,我感觉有些好笑,但又说不上来的胆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