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变态的灵魂 > 正文 195.第195章 鬼洒血

正文 195.第195章 鬼洒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章节内容开始&;    师父的话说完,黄良升和中年男一起打量着小虎,小虎貌似昏迷,黄良升探了探小虎的鼻息,之后就抬起头说:“没死,这孩子还没死!”

    师父走上前蹲了下去,从小虎的身上一根根的把银针抽出,阿花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这时远处传来喊声:“不好了不好了又有人死了”

    回头望着黑压压的人头,显然是村民越聚越多,整个来鹤村的大门口都围满了人。

    喊叫声越来越近,阿紫吩咐村民们让路,人群迅速让出一条通道,阿紫快步走了出去,我们几个外来人也赶紧跟上。

    “什么情况?”阿紫盯着来人问话,刚才的喊叫声就是这个女子发出的。

    女子看上去三十岁不到,但我感觉不出她的真实年龄,因为来鹤村的人发育的比较快,生命比较短暂。

    女子结结巴巴,语无伦次的说:“族族长,桥边大柱两父子死在了桥边,你你你快去去看看吧族长!”

    女子因为害怕和紧张,因此前言不搭后语的跟阿紫说着。

    阿紫扭头看了我一眼说:“大哥哥你要救救来鹤村啊,大哥哥”

    阿紫声音哽咽着又要晕倒,我赶紧扶住阿紫,把阿紫放在了我的背上,一行人朝着山谷底下的小桥快速走去。

    沿着山坡一路七扭八拐的下山,来鹤山和凤凰岭之间的唯一一座小桥上躺着俩人,一大一走近了看,二人样貌相似,显然是一对父子无疑。

    师父拨开人群查看二人的情况,仔细查看一会儿又从怀里掏出银针小包,飞快的将银针插进了这对父子的五脏六腑各大穴位。

    完事之后师父拍了拍手站了起来说:“看来这鬼的杀人方法进步了很多,即日起,大家准备好红血防鬼,切不可掉以轻心,要随身携带红血,睡觉和走路都要带着。”

    阿紫好奇的问:“是不是放点血出来?”

    师父摇了摇头似语非语的支支吾吾半天,接着轻咳两声说:“我说的红血其实是女子的月事之血。”

    阿紫大囧的涨红了脸低头不语,若有所思着。

    人群中有人问:“男女都要随身携带着血吗?”

    师父看了那个问话的男子一眼就点了点头说:“是的,只要是男子,无论成年与否,都要随身携带!”

    村民们开始议论纷纷:“我前几天刚完事啊怎么办?”

    “我现在倒是有。”

    “借我一点啊大姐!”

    “我还要几天才来。”

    村民们互相交头接耳一阵一哄而散,估计都是回去准备红血去了。

    地上的这对父子眼睛缓缓睁开,“爹,我头晕。”

    孩子坐了起来对父亲说。

    这位父亲看了看我们围观的几个人,显得有些莫名其妙的摸了摸脑袋,“请问你们这是?”

    阿紫说:“大柱哥你觉得怎么样?刚才你晕过去了。”

    大柱这才恍然大悟的站了起来,想说些什么,但嘴巴一张一合,表情显得很是恐怖一般。

    大柱没有回答,表情怪异的搂着自己的孩子说:“孩子你没事吧?刚才你看到啥了?”

    “爹,我刚才看到鬼洒血了!”孩子直言不讳的说。

    大柱立刻捂住孩子的嘴巴看着阿紫,“族长你别听孩子胡说八道,其实不是那样的,我刚才也看见了,但不是鬼洒血,好像是阿花家的孩子边走边朝我们身上扔了一把红色的东西。”

    大柱说话间身子有些颤抖,那孩子又说:“不是啊爹,我明明看到一个模样很老的人朝我们洒血,然后我们就晕倒了。”

    这时候除了师父比较淡定之外,其余人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样子,谁也搞不懂这孩子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啪的一声,师父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说:“我知道了,阿正咱们快去北村!”

    我问师父发生什么事了,师父说赶紧走,到了你就知道了。

    我跟阿正告别,但阿紫拉着我,执意要跟我出村,经不住哀求,但见阿紫虚弱,我只好再次背起阿紫,跟着师父往村口走去,神秘老者带着黄良升和另一个手下也跟了上来,俩狗照例紧随。

    路上沉默了一阵之后,神秘老者首先开口介绍自己,于是师父他们这算是互相认识了。

    听着互相介绍我才知道,原来这神秘老者姓向,据向老头说起,向老头早就关注到了师父的一举一动,师父却蒙在鼓里。

    向老头说他非常的崇拜师父,说师父在这九里坡奉献一生时光,为九里坡做了重大贡献,接二连三的夸着师父,师父被忽悠的一愣一愣的,看着很是好笑。

    想不到这向老头拍马屁的功夫也是一流,我心里暗暗佩服,黄良升一路上也是满头大汗,只有那个不知名的中年人始终是一言不发和面无表情的跟着。

    阿紫在我背上趴着,浑身柔若无骨,轻盈无比。

    由于来鹤村地理位置复杂,沿着山路走了大概一个小时,这才到了大北村。

    大北村这个上午很是安静,师父一言不发的前面走着,直接到了耳叔的家门口。

    我心想着耳叔已经死了,林豪伟也躲在山上,屋里估计是没人了。

    师父推开门,我惊讶的看着院内,院子里童姗的奶奶正坐在门口发呆,眼皮耷拉着盯着地面。

    耳叔走过去问话:“感觉好点了吗?”

    童姗的奶也不抬也不说话,耳叔站起身说:“痴呆了,过几天必死无疑。”

    师父轻飘飘的说完就推开了客厅的门,查看了客厅的每一个角落,并没有发现异常,推开东厢房的小门,师父举起了手示意大家不要进去,我看了看向老头,向老头对着后面的人使了个眼色,大家都坐在了客厅的长椅上等待。

    我放下阿紫,阿紫精神好了很多,脱掉阿紫的鞋子,阿紫的小脚露在外面,脚底起了好几个大水泡,我取下挂在裤带上的钥匙扣,掰开上面的小刀,边吹着气边帮阿紫挑破水泡。

    阿紫一声不吭的看着自己的脚,疼的咧着嘴但坚强的挺着,因此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阿正你进来一下。”师父在内室喊。

    我一脚踏进内室,内室有一个浴桶,没错,这就是林豪伟泡澡的那个浴桶。

    但我看到了浴桶以后这都不是主要的,让我吃惊的是这屋里弥漫着草药的气味,再看浴桶内,里面的洗澡水颜色鲜红夺目,深红色的洗澡水发出阵阵恶臭,气味辛辣刺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