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变态的灵魂 > 章节目录 第11章 狗驮鸡

章节目录 第11章 狗驮鸡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王胖子的脸型变了数变以后平复下来笑呵呵的问“怎么了小兄弟?是嫌待遇不好吗?”

    没等我回话王胖子又说“我这就去给你买保险!只要你好好干,表现好了以后给你配辆专车!再给你一套别墅!”

    “不!我不要!”我态度决绝,王胖子的笑脸瞬间变得愠怒起来,我心虚的说“我离家时间久了想回去看看父母,而且我又不喜欢上夜班,昨天的工资我不要了,对不起,你再找人吧。”说完我递给王胖子一根烟,王胖子接过烟在桌子上磕来磕去却没有点燃、

    “小兄弟我看你最适合做商贸行的掌柜了,你要是有事可以先回去,但是!”王胖子仰起脸说完又凑近我低声说“给你三天时间,第四天你要按时上班,否则后果自负。”

    “威胁我”我厌恶的看着王胖子,王胖子再次笑眯眯的说“兄弟你误会了,我是为你好,我王胖子说话一言九鼎,说不会亏待你那就不会亏待你,人呐,就是这样,把握该把握的才是上策。”

    王胖子说完划了一根火柴点燃了香烟,“去吧,早去早回。”

    我皱了皱眉走出门,小女孩没离开,从拐角迎了上来笑嘻嘻的看着我。

    “叔叔你还得继续干是吗?”小女孩边说边嬉笑着,我看了一眼小女孩劝她回家,我还要回去吃饭呢。可是小女孩拉着我让我去她家,说是要让奶奶给我钱,我没空去,杜灵估计已经做好饭了,于是我果断拒绝了小女孩,小女孩一步三回头的从商贸行往右拐回北村,我劝着小女孩路上注意安全。

    到了车站维家正蹲着抽烟,见我过来立刻起身问我的情况,我照实说了,维家又劝我还是别再提辞职的事了。

    我想要不然就回去不来了吧,免得招惹麻烦。

    公交车启动了,肚子饿得快瘪了,杜灵的信息发来正哥你在哪儿?是不是去辞职了?赶紧回来。

    看完信息又来了一条信息,发送人居然是童姗阿正你不要辞职,没用的,就当是为了我好吗?

    我回凭什么?凭你借钱给我?

    童姗那头没再回话,我跟维家分别以后自己到站下车,上了楼就看见杜灵站在门口等我,手里拎着快餐。

    我拿钥匙开门,杜灵直接说“我就知道你去找王胖子辞职去了!”

    我皱了皱眉斜眼打量着杜灵,“那又怎样?与你何干?”

    “你!”杜灵咬着嘴唇立刻红了眼委屈的看着我。

    开了门我进去坐在床上点了根烟抽着,杜灵放下快餐就站我面前看着我,“我是为你好啊正哥。”

    “我怎么没看出来呢?”我不削的又皱了皱眉说“你跟王胖子是一伙的吧?你们想害我对不对?好啊,来呀!”

    “正哥,你误会我了。”杜灵满眼是泪的咬着嘴唇看着我,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我掐灭烟头走到杜灵面前,“我为什么不可以辞职?你告诉我啊?你说呀?”

    杜灵捂着嘴哽咽着跑了出去,我打开饭菜带着满脑子的疑惑机械性的吃着,饭菜的味道也不知道了。

    收拾完垃圾我一抬头就看到了他。

    “你怎么又来了?”我停下动作看着他。

    “你还没说到底是谁养的云英鸡呢!”维家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翘着腿抖着。

    “我也不认识。”我懒洋洋的靠在床上闭着眼睛回答。

    维家有些失望的看着我,我解释“我只知道是一个老婆婆去商贸行买过云英鸡蛋,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维家摸着下巴思索着,过了好久维家问“是不是一个头发花白看起来很慈祥的老婆婆?”

    我没有回答,而是点了点头。

    “是不是有六七十岁的样子,背有点驼?”

    我又点了点头。

    维家拍了一下自己的双手兴奋的说“我知道了!走,我带你去!”

    我还是懒洋洋的说“你想去就去呗,我去干什么?又不关我事。”

    维家耐心的坐下开始长篇大论,说是要揭开商贸行的谜底,要不然我性命不保之类的话来刺激我,还说前面有一个掌柜是他亲弟弟,但是他的亲弟弟已经疯了,成了一个没有意识的人,也或许是没了灵魂。

    维家啰啰嗦嗦半个小时,我考虑很久,为什么童姗也不让我辞职?明明是童姗介绍我来工作的。为什么杜灵也不让我辞职?以前我跟她又不认识。

    思来想去我决定还是弄个清楚的好,免得死于非命!

    跟着维家出门到了车站,我埋怨起来“你是不是有病啊又是174路公交!”

    维家笑呵呵的说“等着吧,别着急,为了自己,一定要认真探索。”

    上了车又是到了终点站下车,维家带着我,并没有走商贸行门前的那条路,而是顺着河边绕了一个圈又绕到了一个村口,顺着泥巴路往前走。

    “就是这里了。”维家说着递给我一支烟。

    离村子还有不到三百米,村口没看见有人,我跟维家开始走过去。

    一路上没说话,眼看着村里的房子越来越近,但让我惊奇的是村口地里觅食的鸡看见我们都跟没命似得往村里跑去。

    村口第一家就是三间瓦房,砖是青砖,让我没想到的是院里坐着的那个老人,就是那个死而复生的五保户老汉。

    五保老头没有被活埋那最好,好死不如赖活着,好歹也是一条性命。

    五保老头正在打盹,鼾声如雷,维家看了看没有说什么,示意我不要在这里久留。

    就在我转身要走的时候五保老头说话了“村里来了俩死人,村里来了一个新死人一个老死人。”

    我看了看维家,突然我心里嘀咕起来,这维家怎么被他说是老死人了?

    “走吧,别理他!他是个神经病!”维家说着拉了拉我的胳膊。

    刚走不到五十米,异常情况发生了!

    村口的鸡一只接一只扑棱棱飞了起来落到树上,在树枝上排成一排,隔壁那户人家的一只狗没有叫声却跳上了墙头匍匐在墙头上,鸡和狗都是盯着我和维家,我心里纳闷,这狗怎么不会叫呢?这鸡怎么都上树了?

    维家解释说这是一种象征,寓意是指这些小动物见了贵客都绕道让路的意思。

    “走,别理它们。”维家说着先走一步。

    就在这时奇迹又发生了!

    只见那一群十几只狗涌过来排成一队朝我跟了上来,树上的鸡扑棱棱飞了下来,但是这些鸡并没有落地,而是落在了狗的身上,每只狗的背上都落了一只鸡。

    我心想,真是奇了怪了!不是说鸡犬不宁吗?怎么这些狗都愿意让鸡落在它们身上呢?

    维家听到了扑棱棱的声音也是扭头嘴里嘀咕着什么,嘀咕了一会儿一拍大腿对我说“我想起来了兄弟,真是奇迹啊!”

    我纳闷儿的看着维家又看了看鸡和狗,维家继续说“典型的民间传说被我俩遇到了呀!狗驮鸡!对!就是这样!本来这鸡和狗是合不来的,但今天是个例外呀!这意味着这对二货家畜今天是来陪嫁的,估计今天咱俩是有好事要发生了哈哈”

    我回头看着那些维家口中所说的送嫁产物排成两行跟在我们后面不离不弃的样子很是可爱,不由得有些好笑。

    就在这个时候,五保老头疯疯癫癫的边跑边喊“快来人呐村里添新丁了快来人呐谁家的姑娘可以嫁出去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