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变态的灵魂 > 章节目录 第15章 游泳鸡

章节目录 第15章 游泳鸡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跟维家通着电话,老婆婆怪异的盯着我,维家问我在哪里,我说我在北村,维家说他也在北村,我说我刚才听到你喊我了,老婆婆突然伸手夺过我的手机挂了电话,我惊讶的望着老婆婆,老婆婆说“以后你就是我孙女婿了,不过你要保密,不可以跟外人提起这个事。”

    我张了张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心里和脑子里全是疑问。老婆婆接着说“你叫阿正对吧?”

    我小鸡啄米般的点点头,“嗯,是啊奶奶。”

    “你可以走了,记住,不要跟任何人提起你跟姗姗的事,具体是为什么以后你会明白的,否则你会惹祸上身,你跟我来。”老婆婆说完朝我勾了勾手,瘦弱的身躯略微佝偻着扭头出门,我望了一眼桌上装小鸡的纸箱子扭头跟了出去。

    出了门,是一个土墙院子,院子里铺着青砖,地板干净整洁,右边墙边堆放着好几排煤球,上面用塑料布盖着,左边是个鸡舍,里面养着几只小鸡,旁边的简易棚下停放着童姗的那辆粉红色自行车。

    “快点!”老婆婆低声喊我,我顾不得再东张西望,跟着出了院门。

    出门以后老婆婆还是继续带路,我喊着“奶奶你回吧,我自己走就是了。”

    “你一个人走不出去的,别看了,快跟上,我们从后山抄近道!”老婆婆头也不回的边说边走,我东张西望是因为有些好奇,自打出门右转就是一片树林,林子里也没有路,地上蒿草丛生,夹杂着常年积累起来的厚厚的落叶散发出腐朽的气味,只有老婆婆前面走的地方把蒿草绊倒才算是路。

    树叶沙沙作响,土丘一个接着一个,绕来绕去我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心里发毛,想的事情太多。

    为什么山上的鸡不会叫而这里的两只小鸡会叽叽喳喳叫个不停?为什么童姗说睡着又会睡一个月?为什么她说让我不要相信任何人?这个老婆婆是要带我出村吗还是有别的阴谋?为什么村里这么荒凉?为什么老婆婆带我走这条没有路的路?为什么我跟童姗莫名其妙的有了结婚证?维家到底什么人?为什么维家看着我被那个叫做耳叔的抓走又不救我,事后却来找我?为什么童姗说十五那天让我请假?

    “哎我说孙女婿!你能不能快点儿?腿脚怎么比我这老太婆还差劲儿呢?”老婆婆回头喊我,我跟她已经拉开了一段距离。

    我应声说“知道了奶奶,我刚看风景了。”说完我加快步子跟了上去。

    一路走着我问“奶奶你告诉我为啥童姗一个月醒来一次?”

    老婆婆定了定神犹豫了几秒钟说“我孙女每个月醒来一次是为了补充营养才能更好的睡觉啊!”

    我皱了皱眉“嗯??补充营养?”

    “是啊,也就是说每个月月事那几天她需要补充血液。”老婆婆黯然的看了我一眼,“走吧,翻过这个土丘过一条河你就可以回去了。”老婆婆说完扭头就走,我快步跟上。

    果然,翻过土丘,一个下坡路紧接着一条河,河面上一座拱木桥,桥上站着一个人,我定睛一看居然是童恋!

    不知道童恋站在桥上干什么,于是我加快了脚步。

    到了童恋跟前也就到了河中间,河面不是很宽,十来米的样子,河里的水却不知道多深,水里冒着泡泛着水花。

    就在我问童恋在这里做什么的时候老婆婆先开口了。

    “恋恋你该回去了,等会儿天就要黑了。”

    童恋回过神来看到了我紧接着眼前一亮说“叔叔你要走了吗?”

    “以后不许再到这里来!”老婆婆训斥着童恋,像是故意不让我跟童恋说话一般,童恋委屈的看着我。

    我赶紧说“没事的奶奶,小孩子贪玩嘛,等恋恋长大就乖了。”

    童恋听我这么一说立刻嘟起了嘴,低下了头,似乎是在寻找地上的蚂蚁一般,手指头搓着衣角。

    我盯着童恋问她在这里做什么,老婆婆拦着我不让我继续问了,“你赶紧走吧孙女婿,过了这座桥就没事了。”

    “叔叔你不要看河里。”童恋赶紧抬头拉着我又说“叔叔你过了桥不要看河里也不要回头,你就一直走就可以了,明天我去看你吧叔叔。”

    ,河对岸一条羊肠小道,两边都是土丘,走了十几步路我回头看了一下童恋和老婆婆,她们的身影正好在最后离开我视线的时候,错过了我的视线离开不见踪影。

    搞不懂童恋说的话,我摇了摇头心里暗暗想着心事。搞什么呢这么神秘!边想我边走,人往往越是不让怎样越是心里好奇,就在快要到对岸的时候我眼睛瞟了一眼水面,这时候的水好像鲜血一样詹红詹红的!分明就是血流成河嘛!我浑身一个哆嗦身子一软差点栽倒!

    怎么会这样啊?血河?

    看着并不算宽的河面,水流却是很急,水里的漩涡打着转翻滚着,就像是可以下面条的开水却又不像。

    这时候看了看天我才明白过来,此时夕阳西下,天边的云彩被夕阳染得红彤彤的,我又一想,这不是水倒影了天空的颜色吗?火烧云嘛!干嘛自己吓自己呢这么想着我疑惑全无。

    就在我要离开桥面的时候奇怪的事发生了!

    不远处的河面上游过来一群鸡!

    没错,就是一群鸡!哪有鸡会游泳的呢?

    可是这些鸡它们排成队从远处游了过来,定睛看着,这些鸡是用翅膀划水的,大概有七八只鸡,越来越近,湍急的河水对这些鸡来说毫无畏惧,它们很有秩序的用翅膀做船桨控制着方向,翅膀就像是游泳健将的两只手一样轻巧的划着水,实在是难以置信!

    鸡的最后面跟着一只大白鹅,貌似大白鹅追着一群鸡似得,我望着奇怪的家禽队伍逐渐消失在夕阳底下。

    “啪!”

    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我浑身一个激灵一回头居然是维家站在了我的面前。

    “大哥你这是要整死我啊?这里荒无人烟好吧?人吓人吓死人的啊!”我埋怨着先前一步离开,维家后面跟着说“恭喜啊兄弟!”

    我停下脚步扭头鄙夷的看了一眼维家,“你见死不救还好意思跟我套近乎?切”说完我继续走。

    身后的维家开始解释“兄弟你相信我好吗?我哪有见死不救啊?”维家说着快速跟上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掏出烟在空气里磕了磕示意我抽烟。

    我看了一眼维家,从烟盒里抽出一根叼在嘴里,有些含糊不清的说“说吧,要我怎么相信你!”

    “吧嗒”维家点上了打火机嘴里叼着烟双手捧着火苗递给我先点燃香烟,接着自己点上,维家呼出一口烟雾说“阿正你应该感谢我才是!”

    我抬起目光问“感谢你?你这是害我!你说我过得好好的你要带我上什么山看什么云英鸡,还带我来解谜?算了吧大哥!以后咱俩不认识!”我说完就走,身后传来维家耐心的解释。

    “唉阿正兄弟你不知道真相就错怪我,你听我说嘛!”维家说。

    “好吧,那你说,天快黑了,边走边说。”我边说边走,维家跟在身后。

    “阿正你知道吗?你被抓了我也被抓了!而且我很倒霉!被抓以后我还给你证婚,证婚以后我又被昏迷扔在路边!”

    我惊讶的停下脚步回头看着维家,“什么??你给我证婚??你被扔在路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