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变态的灵魂 > 章节目录 第26章 第一次救人的玉佩

章节目录 第26章 第一次救人的玉佩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我背着维家顾不得多想直接就冲了进去,老人伸手指着里面的房间让我进去。

    里面的房间有张小床,我把维家放在床上。

    “轻点啊小伙子!”老人看着我说“毛手毛脚!你不知道受了伤的人要轻拿轻放吗?”

    我为老人的话感到好笑,这分明是个人嘛又不是物品还用的上轻拿轻放这个词?

    不过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救人要紧!我赶紧闪开。

    “老人家你是医生吗?”我光着上身东张西望怀疑的看着老人,心里疑惑极了,老人家看上去估计七十多了,眼睛好使吗?会看病吗?

    老人不说话也不换衣服,直接拿剪刀剪开了维家肚皮上的包扎布条!

    我立刻怀疑老人是不是瞎搞!剪刀分明就是农村妇女做针线活的那种剪刀,又不是医院的专用消毒剪刀!

    “哎哎”

    我正要阻止老人的时候老人一把抓住维家的肠子往肚子里塞,边塞边说“幸好来的及时!还不算晚。”

    我看着老人的动作也太不专业了吧!最起码你戴个手套防止细菌感染也好啊!

    我正要再次阻止老人的时候老人说“去,帮我打盆水过来,我要给他清洗干净开始缝线!”

    唉,算了算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吧!我立刻走出去找水。

    “老人家水在哪呢?”我东张西望左看右看就发现门口有个水龙头,房间里连个开水瓶也没有!

    里面传来老人的声音“门口不是有个盆子的嘛!水龙头一拧自然会有水!”老人大声说完又在小声嘟囔着,“真是够笨!”

    我心底一股怒火燃烧“这水都没消毒这不是害人呢嘛!”

    “你要动作快点!一会儿他死了那你直接背去火化好了!”老人语气凝重,我想了想还是赶紧接水吧!

    边接水边说“兄弟你死了可别怪我啊!怪就怪那个老头好了!”我边说边双手合十祈祷着。

    “喂!”

    一声呵斥吓了我一跳!原来老人等不及自己出来了!

    “叫你快点你怎么念经呢你!耽搁时间久了他说死就死,想活都难了!”老人一边指责一边端水快速回到里面的手术床边,又让我把门关掉,我只好照做。

    卷闸门轰隆隆被我拉下,我走进里面一看,结果让我大跌眼镜!

    只见老人用卫生纸,啊不对!准确的说应该是那种比较粗糙的厕纸!

    老人拿着厕纸在维家肚子上乱七八糟的乱抹一通,刚擦掉的血迹又冒出一股鲜血,好像止不住的泉水一样涓涓流淌。

    老人翻开维家的眼睛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没救了,瞳孔都放大了让我另请高明!

    我看了看维家喃喃的说“兄弟你走好啊,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快就死了!”

    我以为完了,维家已经死了,于是我开始整理维家的遗物,老人安静的看着。

    当我掏出维家口袋里的那块玉佩跟我的那块对比的时候,维家那块泛白,我的颜色墨绿,我顺手装进裤兜。

    老人看到玉佩于是要看,我递给他。老人仔细看了看以后有些激动起来,把玉佩塞到我手里开始洗手“不多说了,就凭着这块玉佩我也得救他!”

    我摇着头本来无力的坐着思考如何处理维家的后事,哪曾想老人从床头的抽屉里掏出一个布包,翻开一看居然是一包银针!

    老人快速的抽出一把银针拿在手上,右手上下翻飞,一根一根的银针飞速又稳稳当当的插满了维家全身!

    我震惊了!看老人家满头白发,给人的感觉又是鹤发童颜一般活力旺盛,在这不太明亮的屋子里居然手法可以如此的出神入化!

    我看了看维家,维家本来晕过去了还是满头大汗脸色苍白,现在好像是睡着了一样,脸色缓和了好多,呼吸均匀平静。

    老人总算是控制住不再往外冒血,接着居然把一只粗糙干枯的手伸进了维家的肚子里面,就那么闭着眼睛左边掏掏右边掏掏!

    我惊讶的看着老人,老人的眼睛始终没有睁开过。

    我心想,看来这位老人应该是高手在民间吧?不如看看情况再说!

    又过了两三分钟,我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老人的动作,“找到了找到了!”老人似乎惊喜极了,回头说“去拿个瓶子过来,有盖子的!”

    我走到门面房里寻找,一个矿泉水瓶子在垃圾桶被我捡起,“这个行吗?”

    “行!拧开盖子拿过来!”老人说着从维家肚子里用手捏着一个小东西放进瓶子里又让我拧上盖子,接着就开始穿针引线缝合伤口。

    我一看瓶子里的小东西浑身颤抖着,瞠目结舌的问“这不是蛆吗?”因为瓶子里的虫子就是一只蛆!白白胖胖的甩着尾巴蠕动着。

    只有死了才会生蛆呀!难道维家死了?我紧张的望着维家。

    老人不说话快速缝合好伤口,接着又用药粉撒上,拔掉所有的银针就让我扶着维家开始包扎。

    老人有些疲惫的洗了手坐下来,我心想这玉佩原来如此啊,玉佩是这么救人的!我从裤兜掏出烟递给老人,老人居然不介意病人的安危直接抽了起来,我烟瘾来了,于是也跟着抽。

    “想知道这是什么吗?”老人眯着眼睛看着我。

    “不就是蛆嘛!又不是没见过!也不是什么稀有的东西,茅坑里很多很多!”我慢条斯理的说,说完又问“他是不是死了?怎么生蛆了呢?”

    老人神情凝重的说“那不是一般的蛆!”

    “哦???”我好奇起来。

    “会怎样?”我心想着不就是蛆嘛!专吃腐肉或是吃厕所便便的让人恶心的东西!

    我说了我的看法,老人一直摇头,忽然问“你们得罪人了?”

    “没有啊!”我解释着说没有得罪人,而且维家昨晚结婚了更不可能跟谁有过节。

    老人盯着我问“他是被谁刺伤的?”

    我说我不知道啊!他昨晚结婚入洞房呢么,他是三点多给我发信息求救的,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老人又问是不是在北村,我说是。

    老人安静的盯着天花板坐了一会儿,表情木讷的说“没想到他还是不知悔改!居然做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

    我惊讶的问“你认识行凶的人??”

    老人点了点头不再说话,我又递了一根烟给他,他依然是默默的抽烟。

    一根烟抽完,维家醒了过来,直接坐起来说“寡妇死了!跟我洞房一半,浑身一丝不挂从我身下挣脱!冲出去站在门口!她不愿意倒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