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变态的灵魂 > 章节目录 第25章 维家求救

章节目录 第25章 维家求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童姗扯着嗓子低声喊了几声奶奶,可惜奶奶没有应声。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盯着童姗慌乱的眼神问她。

    童姗摇了摇头有些紧张的说“不知道啊,我总觉着今晚有事要发生,但是要发生什么事还不清楚。”

    我一想,今晚可不就是有事发生了么!维家今晚跟寡妇洞房花烛啊!于是我跟童姗说了维家办喜事的事情,童姗呼出一口气坐下来说“哦,知道了!”童姗说完眉头拧得更紧了,停顿了一会儿又说“今晚村里必有血光之灾!”

    我吃惊的问“什么??什么血光之灾?你怎么知道的?”我顿时怀疑童姗是不是瞎说的,就算是算命先生也不敢妄自夸下海口啊!我记得算命算得准的也就封神榜上那个被纣王关押了七年的周文王才对!于是我有些轻蔑的点了根烟坐了下来。

    “你不信吗?”童姗看我的表情很淡定于是问我。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信,童姗咬了咬嘴唇没再说什么。

    我起身要走,因为耽搁的时间不少了,再怎么说现在也是我的上班时间,离开商贸行时间久了没法跟王胖子交代。

    童姗让我等一下,于是她转身去了另一间房叫奶奶去了。

    喊了几声奶奶没人答应,把灯打开看了看奶奶居然不在房间。

    “奶奶有可能出去了。”童姗捋了捋刘海说。

    我喔了一声我说我先去上班,童姗欲言又止,眼神带着焦虑的看着我,后来没再说话,说要送我出门。

    屋外的天阴沉沉的,星星和月亮都偷懒去了吧?

    我让童姗回去我自己回去就行,可惜童姗不理我,就那么一直抱着我的手走着。

    过了小桥的时候童姗突然搂紧了我,嘤嘤啜泣着,我不知道为什么她哭,而且我不知道该怎么问,该怎么问她为什么要哭,毕竟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并没有一起生活,为了安慰她,我的手从后面搂住了她,轻轻拍着她的背。

    突然一阵噪杂的喊叫声划破夜空“杀人啦杀人啦”并伴随着棍子敲打盆盆罐罐乒乒乓乓的声音。

    童姗一愣把头从我怀里抽出来看着大北村的方向喃喃的说“还是发生了。”

    我盯着童姗问“那这个跟我有关吗?”

    童姗摸了摸我的脸眼睛转来转去的看着我说“阿正你记住,不要多管闲事,千万记住啊!时间也不早了,你赶紧上班去吧。”

    “你看你大半夜的送我,我感觉很不合适啊!我还是送你回去我再上班好了!”我说着就拉住童姗的手要往回走,童姗再次的浑身一震有些感激的挣脱了我的手把我往河对岸推。

    “那好吧,你赶紧回,我看着你走了我再走。”

    “嗯。”童姗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转身一步三回头的往家里走去。

    回到商贸行以后我瞌睡难耐,抽了一根烟也始终抵不过眼皮的挣扎,昏昏欲睡的就那么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起来。

    突然一声信息铃声和手机的震动惊醒了我,我猛的起身擦了擦口水伸手掏出手机看信息。

    “阿正你快来救我,八里坡上山入口处。”

    就这么几个字我感到了心情很沉重,因为发信息的人是维家!

    我不知道维家怎么了要求助于我,这厮不是今晚结婚入洞房呢么?不在家好好享受人生出来求救是为了毛线啊!

    我再次拿起手电赶紧出门!毕竟维家人还不错。

    到了公交站刚好有一趟公交车要发车了,我赶紧上去投币,回头看了看公交车里居然坐了几个人,几个人都是面无表情的坐着,我也不认识,所以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

    到了下一站,也就是八里坡停靠站我下了车。

    用手电照着前面寻找维家的身影,找来找去也没看见他人在哪,于是我低声呼喊“大哥你在哪儿”

    突然就在墓坑右边几十米远的地方有一点亮光,分明是手机的亮光没错,我赶紧往右走。

    前面越来越难走,也不知道维家是怎么走过去的,蒿草丛很深,被他绊倒的草丛地上分明是有血!

    我顾不得多想,跟着被绊倒的蒿草一路跟踪过去。

    “兄兄弟你可来了!”维家断断续续的说,说话看起来很吃力的样子。

    “大哥你咋啦?你不是今晚就要享受人生呢么?咋弄成这逼样了?是不是你第一次流血过度了?”我赶紧搀扶着维家,维家坐了起来露出痛苦的表情又嗷嗷的痛呼着。

    “别提了啊兄弟!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维家捂着腹部面色僵硬的说。

    “咋回事儿你说呀你!”我催促着,不知道维家到底遇上什么狗血的大事了。

    “兄弟你快帮我包扎一下,我快不行了”

    “哦哦哦!”我答应着揭开维家的衣服,他的肚皮上分明有一条被刀砍了的痕迹,肠子都露了出来。

    我不敢耽搁,一把扯住自己的汗衫刺啦一声撕了个两半,又刺啦刺啦撕了两根布条给维家包扎起来。

    维家被布条勒住以后不再流血,但是头上豆大的汗珠唰唰滴落,一分钟不到就昏了过去。

    “卧槽你大爷啊这大半夜的你别吓唬老子啊!”我咒骂着扶起维家,维家用力睁开一半眼睛虚弱的说“送我去小医院”说完彻底昏了过去。

    我急得团团转,于是背着维家一步步艰难的往公路上走。

    踉踉跄跄到了公路,可惜这条路几乎都没有车辆经过,就连公交车也是半小时一趟。

    由于耽误了不少时间,万一维家死了我可咋整?我赶紧掏出手机打算给杜灵打个电话让杜灵开车来接,就要拨出去号码的时候一辆公交车从远处开了过来。

    招手上车,司机看见了我们就跟没事发生一样,淡定的开着车,往后走看了看车厢居然又有三四个人面无表情的坐在后面。

    我扶着维家坐下,公交车缓缓启动,我观察着路上哪有医院或是小门诊之类的,可惜一路上都没有,我跟司机师傅打听哪有小诊所可惜司机只会摇头不说话。

    进入市区以后,霓虹灯闪烁,路上车来车往,虽然是后半夜但依然是喧闹不停。

    猛然间看到一个诊所,是的,是一个小诊所,我喊停车,因为没到站不停车,但司机看我们情况特殊于是嘎吱一声来个急刹车又打开门。

    我背起维家朝着诊所跑去,这不是我宿舍附近吗?我看了看我楼下的小餐馆,就是童姗请我吃饭的那家,我努力的回忆着,可是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诊所啊!这个诊所是什么时候开起来的更让我疑惑的不止这些,因为门口站着的不是白大褂也不是护士,而是一个看上去粗布衣衫,衣服有些凌乱头发花白的老头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