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虐杀 > 章节目录 377 你,死定了!

章节目录 377 你,死定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377你,死定了!

    这件套装,正是双翼飞龙纹套装哥的标志性服装。

    自从玩了虐杀原形后,艾立对于哥就十分痴迷。以前他信钢铁侠林冬,现在则改信哥了。

    而当他发现自己能够进入虐杀原形游戏之后,就有了在现实中扮演哥的冲动。

    他将哥的图案打印出来,然后专门找人照着哥的服装给自己做了一套。

    本来还打算穿着这件套装出击装装逼的,但后来事情越来越多,越来越忙,他也就没顾得上了。

    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

    艾立接过那套装,将背包放在一边,套在了身上。

    虽然他的身材没有游戏中设定的哥魁梧,但是配合此时他身上那种冰冷的气质,倒是与哥有几分相似。

    尤其是当他将那连衣兜帽戴在头上,将眼睛遮在阴影中时,那种神秘、冰冷、诡异的气质,让张翠花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

    最后,艾立背起背包,没有多说一句话,迈步跨入了风雪之中。

    咔嚓

    天空一道血红色的闪电划过,将天空撕开一个巨大的血口。

    艾立的轮廓,也被这闪电勾勒成了血红色。

    张翠花看着艾立的背影,她知道,艾立这次一定会做出一些非同寻常的事来。也许也许他会一去不回

    要不要通知校长,拦住他?

    可是,看艾立这样子,艾立的决心,恐怕校长都拦不住。

    艾立趁着天还未亮,跃过战士学校围墙,直接从数十米高空跳了下来。

    此时路上几乎没有行人,也几乎没有任何车辆。

    但在远处的的十字路口附近,却停着一辆悬浮计程车。

    计程车的司机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因为生活压力,不得不跑计程车。本来这个点上,其他计程车司机都还在家里。可是他知道这样的鬼天气,坐计程车的人一定不会少。

    所以早上五点钟他就收拾出门了,一直在这十字路口附近等。

    可是出乎他的意料,他来这里半个小时了,连鬼影子都看不到一个。

    看来是他心太急,出来得太早了。

    他在车内,为了省点燃料,也不敢开暖气,就那么双手缩在袖管里,剁着脚,忍着冻。

    正在这时,他无意间抬头,看到远处的路边上,一个人影正在大步冒雪而来。

    他心中一动,暗暗祈祷着,祈祷着这个人会打车。

    那人走的速度很快,不到一分钟,便已来到车前。

    司机连忙将车窗打开,探出头去“先生,要打车吗?”

    “嗯。”

    那人听说了一个字。

    司机听到这声音时,只觉得心里一激灵。

    这人的声音很低沉,给人一种阴暗、冰冷、诡异的感觉。

    不过他摇了摇头,心说这也许是自己的错觉。

    他连忙按了前面的按钮,后面的侧门自动打开。那个人影坐了上来。

    司机直到此时才发动了车子,打开了暖风,同时打开车内的灯光。

    灯光很柔和,并不亮,司机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后面的客人。

    这么一看,他顿时又是浑身一激灵。

    只见那人头戴兜帽,眼睛和上半张脸都遮在阴影里,看不清楚。而露出的下半张脸上,则没有任何表情。整个看起来,给人一种非常冷酷、神秘、诡异的感觉。

    司机的喉结蠕动了一下,问道“请问您要去哪?”

    “区。”

    回答的声音仍然很低沉,很冰冷。

    司机有些犹豫,鼓起勇气说道“区那么远,这天气”

    那声音只回答了一个字,司机就不敢说下去了。

    他是开了二十多年计程车的老司机,所谓的从小卖蒸馍,啥事都经过,但此时也只是觉得胆寒,实在不愿意去。可是看后视镜里,后座上那人,全身都透着一股冷酷、神秘和诡异的气息,还真是不敢违拗他的意思。

    想到这里,司机只能启动了车子,车子在雪中,开始纷纷行驶起来。

    悬浮计程车,相比起普通的计程车来,有一个很大的优点,就是不怕雨雪天气。

    那计程车在路面上很平稳地向前走去,后面的个人只说了一个字“快。”

    司机仍然不敢违拗,再次加快了速度。

    虽然是雷雪天气,能见度不太好,但在后面黑影的要求下,速度已经达到了100公里每小时。也多亏他是老司机,对这一带的路况相当熟悉。

    那司机不敢从后视镜看后座,但一直不说话又觉得气氛很诡异。

    而且他生性就是健谈的人,遇到有人总有说几句,现在不说话总憋得慌。

    五分钟后,天空咔嚓一声,血红色的闪电再次响起。

    司机趁机说道“先生,这雷雪天气,诡异的血红色闪电,历史上都从来没有出现过,你我有幸能看到,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

    后座没有说话。

    司机沉默了片刻,又不自觉地想要和后座拉话“先生,大清早的就去区,一定是有要紧事吧?”

    后座仍然没有回答,甚至连呼吸似乎都没有。

    司机真怀疑后座到底有没有人。

    他壮着胆子,再次看向后视镜。

    只见后视镜里,那个人还在那里,兜帽遮脸,看起来说不出的冷酷、神秘和诡异。

    他连忙收回目光,心中暗松了口气。

    片刻后,他又一次按捺不住了“先生”

    “开车!”

    那个低沉、冰冷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话语之中,冰冷得没有任何感情。

    老司机连忙闭了嘴,再也不敢开口。

    同时他也暗自庆幸,幸亏刚才让那人坐在后面。如果让他坐在副驾驶上的话,那自己恐怕能被这巨大的压力压死。

    与此同时,在区的黑龙会总部,一间冰冷的仓库内。

    艾父和艾母紧紧靠在一起,艾父不时咳嗽一声,艾母就替他轻轻拍拍后背。

    他们身上裹着毯子,这是刚才一个漂亮的女人送来的。并且那个女人告诉了他们,小薇暂时没事,让他们放心。

    不过,他们怎么能放心,说是暂时没事,就表面很可能将来还是会有危险。

    艾母生来就比较爱操心,无论在艾立的事上还是在小薇的事上。

    她担心得一直问艾父怎么办。

    艾父则尽量宽慰着她“我早就说过,小薇人机灵,你看,她这不就让人给我们送来毯子和吃的吗?放心吧,以她的机灵劲,一定会平安无事的。倒是你,要休息休息,不要累坏了身体。咳咳”

    艾父说着,又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艾母连忙替她拍打着后背“嗯,我不着急,你也不要着急,你看你这身体,还不如我。我们都要好好的”

    正说着,外面又一次传来呵斥声“他妈的,能不能老实点。一晚上一会哭一会闹,一会又咳嗽,他妈烦死老子了,再他妈哭哭啼啼,老子崩了你们丫的。”

    同时,在会长的住处,他已经醒来。

    别看黑龙睡得晚,但每天却起得很早。

    房间里四五个人,服侍着他穿衣刷牙洗脸,最后把早餐给他送了进来。

    吃着早饭,他便问门口的人“昨晚人带回来了吗?”

    “带回来了会长,两个老的关在仓库,小的在前面那栋别墅里,已经收拾打扮好了。您随时可以用。”

    会长显得很高兴,点了点头“嗯,这次干得不错。那两个老东西先饿他们一饿,那个叫艾立的,还以为我们不敢动他老子。过一会找人揍那两个老东西一顿,拍点视频发给艾立那小子。看他还不束手就擒?不过可别他妈玩过火,把那两个老东西给玩死了。到时候不但没了人质,还激怒了那小子,那就太他妈蠢了。永远记住,兔子急了还他妈咬人,除非把兔子他老妈捏在手里或者把兔子干掉。”

    “是,记住了。”门外那战士连忙应道,随后又问,“会长,那我们现在是把那小丫头带过来吗?她已经打扮好了,随时可以用。”

    会长一边吃饭,一边骂道“你他妈没长耳朵吗,说了兔子急了还咬人,除非把他老妈捏在手里。”

    “可这是他小妹,不是他老妈。”

    “尼玛!给老子滚!”

    会长手里一杯牛奶当场就砸了过去“他么的谁招来的人,这种废物都能招进来!”

    立即有人过来,将门外那战士轰走,连忙对会长说道“会长,对不起对不起,他是我表弟。”

    “尼玛的,老子让你负责招人,你把这种货色招进来。别说是你表弟,就算是你老子也不能要!下次再让老子看到你干这种蠢事,你他妈也别干了!”

    那人吓得面如土色,惊恐不已。

    黑龙会所说的“别干了”,并不只是单纯地不让在黑龙会干了。

    在黑龙会有个规定,只要加入黑龙会,那就一辈子都是黑龙会的人。你想退会?可以,把命留下。

    所以会长所说的别干了,其实就是别活了。

    那人惊恐之下,连忙说道“会长,不会了,再也不会了,我以后再也不会干这样的事了。”

    “你那个表弟,让他去后园里种花,别他妈再在老子面前出现。”

    “是,是,以后保证不会在您面前出现。”

    “你,现在就去找人,把那两个老东西揍一顿,拍点威胁的视频,发给那叫艾立的小子。别揍得太狠。”

    “是,我这就去办。”

    大约两个多小时后,那个仓库里,便不断传来了拳头入肉的声音。

    接着,便是艾母的哭声,艾父的怒吼声,和艾父的惨叫声。

    五分钟后,仓库之中。

    艾父倒在地上,嘴角脸上都是鲜血,他急促地喘息着,因为强咬着牙忍受着痛苦,牙齿都被咬得咯咯直响。

    艾母在艾父旁边,抚着艾父受伤的部位,不断哭叫着“他爸,你怎么样怎么样”

    自从被抓来之后,她一直是担惊受怕,似乎很胆小的样子。但此时此刻,看到艾父被打成这样,她突然转过头,怒斥道“你们这些畜生!怎么下得去手!你们没有父母么?如果现在被打的是你们的父母,你们就一点不感到难过吗?生为人子,你们却欺凌别人的父母,你们还有没有一点人性?”

    那三个来动手的人中,有两个都目光有些闪烁。

    另一个举站摄像机的头也低了一些。

    他们确实被艾母的话说得有些内疚。

    但为首的那个,脖子上都纹着一只蝎子的青年人,睁着环眼,骂道“老东西,别他妈给老子来这套,老子小时候被父母教育,上学被老师教育,早就受够了,这才躲进黑龙会。妈的没想到随随便便抓个人质来,都想教育老子,你他妈再说一句,信不信老子再揍他一顿!”

    艾母虽然愤怒,但在这种威胁之下,也不敢再做声。

    只能抚着艾父,希望这样可以减轻他的痛苦。

    那脖子上纹着蝎子的青年人,转过头来,环视着其他那几人,问道“看到没,以后碰到这种情况,就像老子这样。我们出来混的,还被一个人质教训,说出去他妈丢人!”

    另外三人都点点头,拍着马屁“还是蝎哥见过世面,跟着蝎哥真是长见识了。”

    蝎哥对着后面那个摄像的说道“都拍到了吗?”

    “嗯,拍到了,蝎哥。”

    蝎哥点点头,然后从旁边搬了一把椅子来,把他的多功能手表摘下来“把刚才拍的都传到我的手表上。”

    那个摄像的连忙照办,片刻后就传好了,又递还给蝎哥。

    蝎哥接过手表,随后拔通了一个号。

    当那个号拔通,一个全息投影的人影出现在面前时,蝎哥顿时一愣。

    只见那个人影,头戴兜帽,半张脸都隐藏在阴影下。剩下的半张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整个看起来透着一股冷酷、神秘和诡异的感觉。

    蝎哥回过神来之后,骂了一句“这是什么怪物。怪物,给你看一段视频。”说着将那段视频发了过去。

    与此同时,计程车已经停在了区,离黑龙会总部不远的路上。

    在计程车上,艾立看着父母受难的影像,他的嘴角不断抽动着。

    双拳死死握了起来,握得咯咯直响。

    当那段影像结束,艾立那紧咬着的牙关,终于开启。

    牙缝里,只吐出四个字“你,死定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