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虐杀 > 章节目录 440 在我这里撒野,死

章节目录 440 在我这里撒野,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当廖仔回到十二街时,只见十二街到处都在议论着今早发生的事。

    “你们都知道吗,今天灭了整个聚义帮的人,是九头帮新来的管理第十二街的老大。”

    “我去,难怪这么彪悍,一言不合就灭人整个帮会。”

    “管他呢,反正帮会越少,我们平民的生活就越安宁。”

    “这倒也是。不过话说回来,他一个人灭掉人家整个帮会,这实力该有多强?”

    “估计是大战士级别的吧。”

    “大战士?你开玩笑吧,他看起来才十七八岁,能是大战士?”

    “谁知道呢,反正有他这样一个老大在十二街镇着,其他帮会就不敢再来捣乱,十二街也能安宁不少。”

    ……

    廖仔听着这些话,心中那股火就要腾起来。

    特么的!

    这小子才第一天来,才半天时间,看样子竟然比自己的声望还要高。

    尼玛!

    他又想到在华哥那里受到的气,都特么是良仔出的馊主意。

    他下了车,几步就跨进了客厅。见良仔安仔他们都在,他对安仔吼道“去把立老大叫出来,就说华哥找他。”

    良仔听了,脸上虽然不动声色,心中已经暗喜了。看来果然是自己猜想的那样。

    安仔此时只是奉命行事,老老实实地去艾立的房间,把艾立叫起来。

    艾立醒来就是一脸的馋相“怎么?是不是到吃饭时间了?”

    “呃……廖老大回来了,他说华哥找你。”

    “我擦,华哥请吃饭啊,难得华哥这么抠也会请我吃饭,那必须得去啊。”

    说着出了房门,来到客厅时,见廖仔和其他几个仔都在,他嘿嘿一笑,道“各位兄弟们很闲啊。怎么样,今天早上九头帮被灭后,是不是没有其他帮会来骚扰了?以后大家就高枕无忧了,每天吃吃喝喝玩玩女人就行啦。有我在,保管大家以后吃辣的喝辣的。”

    那几人都是干笑了两声,有廖仔在这里,他们都不敢说多余的话。

    良仔则侧着脸看了一眼艾立,心说暗自说着这中二病患者还不知道他要去华哥那里挨骂了。挨骂都是轻的,直接让滚出九头帮都是有可能的。

    廖仔也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

    艾立大摇大摆地出了门,坐上廖仔刚才坐的车,直奔华哥那里而去。

    良仔眼看着艾立坐车离去,心中的欣喜再也按捺不住,转头问道“廖老大,怎么样?华哥有没有说怎样处置这小子?”

    啪

    良仔话刚说完,一个茶杯便当面飞了过来,狠狠砸在他脸上,摔得粉碎。

    良仔被砸得靠在沙发背上,茶水混着血迹在他脸上流淌。一片片的茶叶则粘在他脸上,就像女人给脸上贴的黄瓜片一样。

    良仔顿时就懵逼了,脸上的茶水和茶叶也不敢擦去,嘴里断断续续说道“老大……我……”

    “都是你特么的出的馊主意,说什么让老子告那小子。结果倒好,华哥在我面前把那小子一顿夸,老子是受了一顿气。你特么的不是号称智多星么?智你个逼!“

    “老大,我……”

    啪

    良仔还没说完,又一个茶杯飞了过来。

    这一次良仔虽然能躲开,但却不敢躲,咬牙又受了一记。

    “滚!老子不想再看到你!”

    廖仔怒吼道。

    良仔纵然心里有一万个委屈,此时也不敢再多说哪怕一个标点符号,抚着脸低着头,便走出了客厅。

    廖仔心里还不解恨,瞪着其他几个兄弟“你们特么的一个个也是废物,成天跟老子吃跟老子喝,关键时候没一个能用得上的,全特么一堆饭桶!老子有你们这样的兄弟,真特么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你们特么的一个个都长大的么?跟老子这么长时间了,连十二街都理不顺。”

    “让你们看着十二街这些店面,不要被其他帮会捣乱,你们特么的有什么用?成天被其他帮会骚扰,你们特么的一个个都是猪头么?就算是猪头,其他帮会来了还会哼哼两声,你们特么的能干什么?成天就知道老大他们来了,老大他们来了,你们特么的都是饭桶么?你们自己不会处理么?等老子赶过去黄花菜都特么凉了。”

    “你们特么的还坐在这里干什么?一群废物,都给老子滚!”

    那几人凭白无故就被廖老大这么劈头盖脸地训了一通,他们也不敢停留,都纷纷快速出了客厅。

    客厅之中,只剩下了廖仔一人。

    他怒气未消,怒骂道“特么的,一个刚来的毛头小子,也敢压在老子头上。你等着,总有一天,老子要把你赶出十二街,赶出九头帮,老子要让华哥知道,谁才是他真正的得力助力,谁才是他的左膀右臂。老子要让他知道,他错了,大错特错,大错特错!”

    那几人听着身后廖仔的叫骂声,他们脚步不停,快速向大街上走去。

    几人问了问良仔的伤势,良仔正生着闷气,也没多理会几人,自顾自向好大一个广场的方向走去。那里有一家医院。

    其他几人见良仔不愿理他们,他们也就没用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

    当然,他们也不可能在大街上瞎转悠,他们平日里巡街时,总会有几个固定的休息点。

    此时他们几人就来到了一处售卖多功能手表的店前面,安仔提议进店里去休息。

    那几人都纷纷钻进店里去了。

    这家店面的里间,就是他们几个平日里休息的地方。

    店老板见他们到来,就摆上了一些水果之类的,招呼着他们吃。然后自己又去前面忙生意了。

    几人刚被廖仔吼了一通,每个人肚子里也都有点闷气。

    当几个人都生着闷气的时候,少不得就要报怨一通了。

    “我们做错什么了?平白无故就被骂成了废物。”

    “我们哪里是做错了什么,我们什么都没做好吧。”

    “良仔出了什么馊主意,让廖老大在华哥那里受了些气,现在把气撒到我们这里了。”

    “我平日里就看不惯特么什么良仔,一天在廖老大面前,就他的屁话多,真特么当我们一个个都是废物啊。”

    当然,也有人劝的“说起来确实让人生气,不过你们也都知道,廖老大就是这脾气,平日里总是爱大呼小叫的。不过他对兄弟们也真是没得说。”

    “我承认,老大平日里确实对我们不薄,他吃什么喝什么,我们兄弟也都跟着吃什么喝什么。这一点我们不能否认。可是我们也不是三岁孩子了,动不动被廖老大像骂儿子一样骂。要是我们真犯了什么错,他骂我们也就认了,可是好端端的,我们什么都没干,就得被他训一通。这特么真的让人受不了啊。”

    “远的不说,就说今天,我们干什么了?我们真的是什么都没干,就被他老人家训了一通,而且还骂得这么难听。”

    “唉,真不知这样的日子何年何月才是个头啊。”

    “唉,”另一人重重地叹了口气,“天下哪个老大都一样,就算现在廖老大不干了,换一个老大来也还是这样。与此如此,还不如就跟着廖老大。至于挨骂受气这事,忍忍就过去了。你说对不对,安仔?”

    说到这里时,这些人也想起了新来的老大,其中一人问“安仔,你今天跟着新来的老大转了一上午,你说新来的老大是不是也是这样的?”

    安仔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我看……新来的老大不像这样的。”

    另一人摆了摆手“得了吧,天下乌鸦一般黑,天下的老大也都一个样。”

    安仔坚定地摇了摇头,说道“不,这新来的立老大绝对不是这样。”

    另外几人来了兴趣“那你说说,新来的老大什么样?”

    安仔回想着今天跟艾立在一起的一切,说道“新来的立老大,看起来有些中二,有些逗逼,但是对敌人却是心狠手辣,出手毫不留情,一出手就是杀招。”

    众人纷纷点头,立老大中二逗逼,这他们早上也有所领教,出手多管闲事绝不留情,这从他灭了整个聚义帮也可以看出来。

    安仔继续说道“不过我可以感觉得到,他如果有了不顺心的事,绝对不会把气撒在我们身上。至少不会像骂儿子一样骂我们。也许他会通过某些手段警告我们,但绝对不会像廖老大那样训我们。”

    众人听了,相互看了看,其中一人问道“你说他不会拿我们撒气,有什么根据吗?”

    安仔摇了摇头,说道“我这只是一种感觉,跟了他两个多小时,从他的性格脾气之中推测出来的。毕竟和他相处时间太短,还不是很了解……”说到这里,安仔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过有一件事我觉得应该告诉大家。”

    “什么事?”

    众人都凑了上来。

    安仔压低声音说道“我感觉他知道我们想要合伙整他,合伙赶走他。”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知道?”

    “我们合伙要整他的事是今天早上才决定的,之前又没什么人知道。他怎么可能知道?难不成是安仔你告诉他的?”

    “我?”安仔连连摇头,“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对天发誓,我根本没告诉他。只是我能感觉到,他真的知道。”

    众人见安仔说得这么认真,他们也都沉默下来。

    许久后,有一人说道“如果他真的知道,以他的狠辣手段,会不会对我们动手?”

    “他一言不合就灭人全帮,如果他知道我们要整他的话,恐怕就算是有廖老大在前面挡着,我们也……”

    安仔却打断了那人的话,他说道“不……我觉得立老大不是这样的人。就算他知道我们的事,他也不会对我们动手。他只是会警告我们。”

    说到警告,安仔的左耳又隐隐作痛起来。

    其他那几人听到这里,也都不再说话。

    又过了许久,一人说道“这么说来,你觉得立老大比廖老大要好一些?”

    安仔摆了摆手,说道“我可没这么说。廖老大和我们感情很好,而立老大也算是很不错的老大。”

    “安仔,你这样说不是跟没说一样吗?你这人也太滑了吧?咱们都是兄弟,你什么你直说不就得了吗?”

    安仔考虑了片刻,说道“其实我的想法,之前都已经说过了,我们跟哪个老大,这都是华哥说了算的。华哥说让我们跟廖老大,我们就跟廖老大。华哥让我们跟立老大,我们就跟立老大。如果我们听从了其中某个老大的话,去跟另一个老大对着干,到时候华哥知道的话,受苦的终究还是我们。”

    其他人都微皱起眉来,似乎都在思考着安仔的话。

    安仔继续说道“所以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专心干好我们本分的活,至于我们本分以外的事,我们就不要瞎插手了。”

    众人再次默然。

    其实说心里话,如果在以前问到底支持哪个老大,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支持廖老大。

    但是他会刚刚被廖老大惨无人道地训了一顿,现在又听说另一个老大有可能比廖老大还要好,他们就有些动摇了。

    “那如果明天廖老大还让我们继续和那立老大对着干,我们怎么办?”

    一个人说道。

    安仔毫不犹豫回答道“我不会干。”

    见到其他人都看着自己,安仔说道“我知道,你们都会觉得我没义气,不过你们是没感受到立老大那种冰冷的目光,他杀人时那种极度冰冷的目光,光是看你一眼,你就觉得后脊背发凉。更要命的是他在杀人的时候,嘴角竟然带着一丝笑……”

    说到这里,安仔再次停了下来。

    其他人也都是悚然一惊,面面相觑。

    杀人时平静的他们见过,狰狞的他们见过,疯狂的他们见过,甚至变太的他们也见过。可是杀人时眼里极度冰冷,嘴角却带着微笑的,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

    安仔停了片刻,才继续说道“他就是用那样冰冷的目光,那样可怕的笑容警告我的。所以,无论如何,我是不敢和他对着干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