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主人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主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大当家的,大当家的。”

    沉浸在回忆中的李福被一声呼唤惊醒了。

    “何事?”

    李福慌忙问道。

    “小的是想问你,今天晚上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那人和李福比起来,神色倒是镇静多了,好似他才是这偌大的皓山的大当家的一般,而李福才是那个传话的人。

    李福见他如此相问,自然便也不准备瞒他:“是,这是我和几位兄弟商议已久的了,只是,这件事,还未来得及向主人禀告。”

    那人却摆了摆手,说道:“主人从来不会因为这事情说什么,他既然把所有事务都交到你手上了,自然是非常信任你的,我也就是随便问问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

    李福恭身应了一声。

    这主人,便是当年救了他的那个人。

    只是,主人一向神秘,踪迹不定,李福对于他,却知之甚少。甚至,连他的真实面目,李福也没有见过。

    其实,他能记得,只是主人的声音。

    主人说话时,字正腔圆、气势逼人,李福总觉得他应该是一个地位非常高的人,若不是皇室贵胄,那便应该是逸士高人,绝对不会是庸碌凡俗之辈。

    二人行了许久,方才行至一人迹罕至之处,抬头便见一块石碑,上书几个大字:清风堂。端庄秀雅,分外潇洒。

    李福随着那人进入清风堂,早已有人迎了上来,先前的那人就退下了,由这人来领路了。这人的背部隆起,是个驼背人,眼睛一直看着地面,李福都不知道他的目光有没有落到自己的身上。

    又行了约半柱香的时间,进入了一个大厅,那大厅当中摆着一个紫檀架子大理石的屏风,穿过大厅,便是一片竹林,这竹林里有一间房子,房子内端端正正地正坐着一个人,那人却是背对着李福的。

    “见过主人。”

    李福忙行礼道。

    “李福,你是要和官军一战了吗?”

    主人的声音这么多年都没有变化,还是那么清朗贵气。

    “回禀主人,是。这官军已围困皓山多时,若再不和他们一战,恐怕这皓山就要落到他们的手上了。”

    “哦?”

    主人仿佛没有想到一般,呆了一呆。

    李福忙屈膝下跪,道:“主人,李福有罪。李福辜负了主人的重托,居然让官军上得了这皓山,实在是”

    “算了,我也并没有要怪罪于你。只是这一战又不知将有多少兄弟要葬身这山中了。唉!”主人竟然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李福,我今日让你过来,却是为了另外一件事情。”

    那声音轻飘飘的。

    “什么事情?”

    “我经过多番寻访,发现你的女儿还活着。”

    闻听此言,李福忙抬起了头,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主人,这这可是真的?”他的声音,因激动而有些微微发抖了。

    “那她她可好吗?她现在居于何处啊?”

    李福结结巴巴地问道。

    “她很好,只是,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因为从来没有人向她提起过。至于她现在居于何处,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啊?这却是为何啊?”

    李福听见这话,不禁有些错愕,既然找到了自己的女儿,自己这么多年朝思暮念,又岂能不马上去见一见她?

    “李福,做父母的,都是要为子女考虑的,你现在见你的女儿,也不是不可以,我也并不是说非不要你们父女相见,只是,现在,时机还未成熟,对她的影响不好。难道这是你愿意看到的吗?”

    李福闻得主人如此说,虽然不明白为何现在还不是时候,但是,既然是对女儿好,那自己也是可以接受的。

    他摇了摇头,说道:“自然不是。那就一切听从主人吩咐吧。”

    那主人忽然似乎疲倦极了一般,朝李福挥了挥手,道:“去吧。”

    和来时一样,还是那驼背之人先将李福带至二门处,然后是先前那人过来,将李福送出去。

    “主人,为何不告诉他实话啊?这么多年了,他也应该父女团聚了。”那驼背之人送走了李福,回来之后,见主人还未离开,便大着胆子多问了一句。

    “你觉得我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一些?”

    昏暗不清的房间里,那主人似乎有些不安地问道。

    “主人,你考虑的东西比较多,相信他会理解的。”

    “唉,希望他会吧!我也有自己的不得已之处啊!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到现在了都还一事无成,但愿少爷不会怪罪于我才是!”

    那主人的声音听起来苍老而惫懒。

    “你辛苦一生,都在为少爷操劳,相信他不会有责备之意的。”

    那主人听见驼背的人这样说,似乎是没有听见一般,只是默然无声。

    旌旗飘飘,铠甲鲜明耀眼,列队整齐,正在向着前方挺进。

    “大概还有多久能到?”

    一身戎装的沈琼瑶格外精神,看看前方,问道。

    “沈将军,大约一个时辰就会到了。”

    李凌面无表情地答道。

    忽然,沈琼瑶但觉一阵剧烈的疼痛从小腹处传来,一阵刺痛犹如刀剑一般,她不由得紧紧地抓住了缰绳。

    “瑶儿,此去咱们胜算应该”李凌说到这儿,转过头看了一眼沈琼瑶,却只见沈琼瑶的额头上满是黄豆般大小的汗珠,李凌不由得一惊,忙勒住了缰绳,低声问道:“瑶儿,瑶儿,你怎么了?你不舒服吗?”

    沈琼瑶已是觉得疼痛难忍,只是,现在行军途中,开战在即,实在不是生病的好时候啊!不由得秀眉紧蹙,说道:“蛮子,我觉得很不舒服可是,现在正是非常时期,将士们的士气很需要鼓舞,我不能”

    沈琼瑶的声音慢慢地低了下去

    李凌见事情紧急,深知若真是身体出了问题,那实在是耽误不得的,便忙对杜敏捷说道:“杜大人,沈将军”李凌本要将身子不适说与他知晓的,只是,这种情形之下却又实在张不开口,可是,可是,他又确实无法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沈琼瑶啊!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就接着说道:“沈将军她身子很是不适,现在情况紧急,我要骑上她的战马,你去你去将她护送回军营,请医延治,不得延误!”

    跨上了她的战马,自然是要代她出征,而出征,就意味着面临死亡!

    杜敏捷一怔,心中的疑惑一闪而过,就听到李凌说道:“什么都不用问,她已经撑不了了,去吧!”

    沈琼瑶已是难受得要昏死过去了,他们在说什么她浑然不明白了,只感觉到一阵阵声音从自己的耳边滑过,自己好想安静安静啊,他们怎么就那么吵啊

    杜敏捷感慨于李凌对沈琼瑶的情深义重,神色微动,正想说些什么,最后,却仅仅是一抱拳,对着李凌说了句:“保重!”便叫了几个人,护送着沈琼瑶回去了。

    大军一路前行,非常顺畅!

    “大当家的,大当家的,不好了,不好了!”

    一个小厮一路飞跑着一阵风似的到了溶德洞前。

    李福正沉浸于前尘往事之中,悲伤于父女不得相见的消息里,听见这叫声的时候,居然好似没有听见一般。

    那小厮寒流如注,“噗通”一声便跪了下去,说道:“大当家的,这下真的不好了啊!”

    李福有些无奈地抬起了头,这帮子人,自己连一会儿的安静时间都没有啊,不是这事就是那事!

    “何事如此慌张啊?”

    “那个,那个,官军已经往咱们这边过来了!”

    那小厮不知是害怕官军来了还是害怕李福责罚自己,整个人哆哆嗦嗦地伏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了。

    “什么?”

    一听这话,李福不由得站了起来,这官军,怎的行军如此之快啊!怎么会,一下子就往这边过来了呢?

    当官的!

    大不了,我和你们拼了!

    “来人哪,传二当家的和三当家的过来!”

    当李福反应过来之后,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这两个兄弟了。自从自己来到皓山之后,二当家的和三当家的对自己一直都是忠心耿耿的,从未有过兄弟红脸的情况,因此,他对自己的这两位兄弟是非常信任的。

    “这回大当家的话,二当家的和三当家的见形势危急,已经领人去抵御了,现在已经在路上了。”

    “啊?二弟和三弟已经去了?”

    李福一怔,似乎是在问那小厮,似乎也是在确定一般。

    “是。”

    “那你先下去吧,有什么消息再来回禀。”

    李福有气无力地说,他现在才知道情况有多紧急了,若不是十万火急,他们是不会就这么不禀告自己就直接领着人出去迎战了。

    “二哥,小弟还记得,上一次咱们夜袭官军,却遭遇他们袭击了,小弟觉得,官军狡猾多诈,咱们不能就这样直接带着人硬冲上去啊!”

    三当家的处事相对稳重一些,总觉得就这样迎战,好似有很多地方都不太妥当。

    “三弟,我也觉得很奇怪,咱们本来准备今天晚上要去袭击官军的,怎的他们正好在这个节骨眼上过来了呢?”

    二当家的也觉得此事甚是怪异。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