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前太子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前太子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李凌很想找到东西可以让自己靠一靠,可是,却又好似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他依赖一般,他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软绵绵的,耳边的声音如同长江大浪一般冲击着他,那声音“哗哗”地一直不停息,吵得他根本就无法思考了……

    可是,这个时候,他不能就这样沉浸在这种呼声中啊,他得替这具身体的主人弄明白自己的身世,不能让他永远都是糊里..

    李凌终于定了定神,慌忙扶起了那邓玉成,颤声说道:“王伯伯……,呃,不,邓伯伯,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为何爹爹从来都没有提起过呢?他可一直都是说我是他亲生的孩儿啊,那个,你确定你说的那个人就是我吗?我真的就是那什么前太子殿下的孩儿么?你确定你不会认错人吗?”

    那邓玉成对于李凌的一连串的问题,却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疼惜地看着李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而后却又陷入了沉思。

    “邓伯伯?”李凌无奈,只得摇了摇邓玉成的胳膊。

    “哦,老朽没事。”邓玉成回过神来,淡淡地道了一句,忽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对李凌说道:“公子,你还是喊我王伯伯吧,邓玉成的名字还有许多人记得,让他们知道老朽还在世的话,对于咱们的大事并无助益。”

    “这个,那好吧,王伯伯啊,你别认错人了啊,”李凌忍不住又开始了碎碎念:“我可不觉得我有什么高贵之处啊……”

    “不会的。”邓玉成看了他一眼,非常笃定地摇了摇头:“若末将真的认错了你,那以后老了哪里还有脸面去见你的父亲啊?”

    “可是,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李凌满腹疑问,陡然间居然根本不知道该从何处问起了。

    出乎意料的,那邓玉成却也只是摇摇头,这才说道:“这个,末将到现在也还没有查出来呢!公子,末将惭愧,这么多年以来,几乎时时刻刻都要守护在你的身边,确保你的安全,很少能抽出时间来查那件事情的始末,不过,这么多年以来,也总算是知道了一些事情,只是,这些也都是属下探知过来的,也并没有确切的证据。”

    “那我的名字是什么?既然我也姓楚,还是皇族,那名字应该是……”

    “唉,名字?说来惭愧,老朽已经记不得了……”那邓玉成不待李凌问完,却一下子就打断了他的话。

    李凌这下子吃惊不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大,这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奇特的事情,他知道自己的身世,无论怎么说,都应该知道自己是谁,叫什么名字,哪有一直守着你,却连你的名字都不记得的人呢?

    可是,瞬间,李凌也就明白了,他现在不说,应该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或者是说了对自己并无益处,也或者,怕自己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之后,会闯入宫殿,将那楚天阔从龙椅上给拽下来?

    想到这儿,李凌“嘻嘻”一笑,不正经地说道:“王伯伯,你不会是怕我知道了我是谁之后,真的会跑到皇宫里将那皇帝老儿从金灿灿的龙椅上给拉下来吧?”

    原本以为,这话无论怎样也都是可遇缓和一下这压抑的气氛的,毕竟现在自己的心情也很是沉重。李凌抬起眼睛,很是期待地看着王伯伯,希望他那严肃的面容上能稍微放松放松哪怕有一点点放松的迹象也好啊!

    只是,很明显,这玩笑却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站在李凌面前的那邓玉成并没有笑,而是一本正经地说道:“公子这话错了,你不需要把他从龙椅上拉下来,因为,那个位子本来就是属于你的。”

    “算了吧,那怎么可能!等等,你说什么?皇位是我的?”李凌道最后好似才明白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思绪好像需要好好地正一正。

    这话让李凌不由得跟着他的思绪小小地走了一会儿神。

    那也就是说,自己是前太子的第一个儿子,不,是有继承权的儿子,那正常情况下,前太子会继承大统,然后,自己就会被封为太子,再然后,自己也就会理所当然、众望所归、不出意外地成为未来的皇帝……

    金光闪闪的美梦啊……

    这个梦想,还真是有些诱惑力呢!

    不,李凌承认,这诱惑力不是有一点点啊,而是有很多点点的!这好像是自己重生以来遇见的最大的诱惑了!

    李凌猛地摇了摇头,才发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这个梦早就已经过期了啊,跟感觉自己买彩票中了多少多少个亿是一样的道理啊!

    只是,这个前太子,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这具肉身的真正的父亲,于情于理,自己也貌似有义务把这事情的前因后果给弄弄清楚了!

    “末将无能,始终没有查清楚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虽然不知道起因,但是结果总是很明白的啊。”

    邓玉成像是在对李凌说,也像是仅仅在对自己说。

    “对,我明白。”李凌知道邓玉成说的是什么。

    “唉,或者,从一开始,嘉王都盯上了那个位子,而太子从不知道。可是,无论是或者不是,毕竟,最后登上皇位的终归是他,他才是最大的利益获得者,所以,末将才不得不如此猜测了。”

    “邓伯伯,你所说的这嘉王就是当今圣上?”

    “自然是了。”邓玉成捋了捋自己那花白的胡须,满是沧桑的脸上显出了李凌从未见过的睿智。

    “他与先父的关系如何?”李凌很是好奇,政治斗争他自然是完全不懂,只是,有些道理还是懂得的。

    “好,太子对待他,比对待自己的亲兄弟都好。”邓玉成回答的快而且异常肯定。

    “果真如此啊。”李凌不由得低低地叹了一声,真希望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可是,或许,那事实比自己想得要复杂的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