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公子成了山大王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公子成了山大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请王爷明示。”白展鹏本是颇负盛名,因他才学俱佳,而此计他本来觉得是完全可行的,等王爷说出“不妥”二字,他又细细地思索了一遍,并无觉得有何不妥之处。

    那清川王说道:“小王担心的是,如此处置,自然会伤了沈琼瑶的性命,其他人尚可,若伤了她的性命,此事就难以处理了。那沈相还不非追查到底啊,到时候若万一查到王府这来,无论如何都脱不了干系了啊。可是,要图谋大业,现在还需他援手呢,万万不可轻易得罪了他啊!”

    白展鹏本来觉得自己此计甚妙,听清川王这么一说,不由得深悔自己说话有些鲁莽了,说道:“王爷考虑的是,是属下大意了。”

    “不,”清川王却又出乎意料地摇了摇头,说道:“你的这计谋自然是可以用的,只是,既然那沈琼瑶不能杀,那咱们就姑且先让她多活几日,待到这天下都在小王手里的时候,还怕她能蹦出我的手掌心不成?”

    “王爷英明,王爷英明啊!”白展鹏见王爷如此说,忙说道。当下三人计议已定,只待筹谋了。

    皓山之中,李凌正安稳地坐于富贵堂中,他的左侧站着的是邓玉成,他的右侧站着的自然是李福了。

    那二当家的、三当家的于深夜回来,急急地就来找寻李福,想商议商议此事该如何应该。本来以为那坐于正中间的当是李福,这行礼毕,抬头一看,不看则已,这一看啊,几乎要魂魄飞天外了!那端坐于正堂之上的,不是那官军年轻的将领,却又是谁啊!

    二人紧张不已地跪于堂下,大气也不敢出。

    李凌却轻轻地笑了一声,这才开口说道:“二位大当家的请起。在下和二位大当家的实在是有缘啊,居然也能在这遇见两位啊。”

    那三当家的正想着如何应对,这二当家的脾气火爆,却早已是开口说道:“你这小子,你是把俺们大当家的怎么样了啊?”

    李凌本来也无意于要和二位当家的争吵,现见了他们二位,却也并没有多少火气,见那二当家的如此相问,便扭头对李福说道:“大当家的,你这位二弟啊,虽然脾气不怎么好,但是对你却是忠心耿耿的啊。”

    “哼!我是不是忠心耿耿,大哥本来就知道,哪里就轮到你这个外人在我们这富贵堂说话了啊!”二当家的陡然见到他居然敢如此对自己的大当家的说话,更是觉得生气了,打仗虽有胜负之分,可是,却也不能就这么让人随意侮辱啊!更何况,那人是大哥,可不是寻常一般人物啊!

    李凌见这二当家的如此说话,倒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人嘛,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有许多人,都不需理会的。只是,那邓玉成却觉得这小子太过分了,忍不住轻轻地“咳、咳”地咳嗽了两声。

    李福见状,忙斥责道:“二弟,你怎的说话还是如此冒失啊!这位公子,就是咱们新来的当家的,以后咱们啊都要听命于他了,你切不可对他无礼啊。”

    那二当家的一怔,有些疑惑地看向李福,这时人多,李福自然也无法向他解释什么,只一个劲地对他说道:“难道大哥的话你也不听了么?”

    那二当家的还没有意会过来,三当家的却早已是猜到了几分,忙拉着二当家的向李凌跪拜道:“见过当家的。”

    那二当家的见三当家也都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虽然自己不怎么明白,却也要和三弟一起像那李凌行跪拜之礼了,若不然,大哥是无论如何的不高兴的,自己也实在不愿意惹得大哥不开心了,遂就和三弟一起,向李凌跪拜行礼了。

    李凌坐在位子上,见他们都这么向自己行礼,却也是感觉到压力山大,简直是如坐针毡一般。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他可是早就学会了什么是平等、自由之类的口号的,虽然说重生到了一个封建朝代,他可也不想总是压迫别人啊,自然了,以往啊,他想要欺压别人还真是没有机会呢。俗话说,一个人年轻的时候,别人怎么对待你,那是看你老子的脸的,而等你老子老得动弹不得的时候,别人如何对待他,则是要看你的脸的。作为传统的农户,老实巴交的李向高可从来没有想过要欺压别人啊。是以,那李凌,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机会去欺负别人了,说起来啊,人家不欺负他就已经不错了。所以,当他们第一次跪到在李凌的面前的时候,李凌的第一感觉就是跳着往后退开了几步,总觉得这乌压压地跪了一地的场面,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这李凌见两位当家的都向自己行礼,忙三步并作两步地过来了,一手一个搀扶住了两位当家的,说道:“当家的快快请起啊,这咱们都是一家人了,再也不分你我,以后呢,这见了面呢,就再也不用行这么大的礼了。”

    大家见过面之后,互相厮认过,李凌方才终于有了机会和邓玉成单独地说几句话:“那个,王伯伯啊,咱们来的时候,可还是押着那于三胖子呢,现在于三胖子不在身边,连王琦也没有过来,我实在是有些担心。”

    邓玉成见李凌还担忧着那个吃里扒外的于三,不由得有些诧异,说道:“公子,你现在还担忧他们做什么啊?于三自然就应该随便找一个地方扔了算了,那王琦,以老朽之见,应该是一个明白人,他一时不见咱们二人出去,自然会想办法进来找咱们的。”

    李凌心里其实也担心沈琼瑶,毕竟自从昨天攻到这山上之后,自己就再也没有沈琼瑶的消息了,也不知道她到底得了什么病,当真是忧心如焚。想他自从和沈琼瑶相识以来,极少有这么长久地分开,真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不过,在那个时候,儿女情长却总是被说成是上不了台面的事情,是以,李凌能不提起沈琼瑶,自然也就不提起了。一则是有损沈琼瑶的名声再者是一个男人老是说起来一个女人,那也是会被别人小看的啊。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