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离经叛道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离经叛道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自从早晨太早的早晨了,反正是天还没有亮,天上的星星都还没有下班,暑气也都还没有消退糊里糊涂地被他们认定是新的山大王之后,李凌的心里就没有一刻安生过。本来这山川是美景,美景很怡人的啊,只是,到了这儿之后,就没有怎么觉得这美景会怡人了,只觉得,这美景一点也都无法让人提起兴趣来。

    李凌让大家都散了后,自己终于抓住了邓玉成,无论如何,这事情总是需要说说清楚的啊,自己就这样被赶鸭子上架做了山大王,这很是不符合自己的一贯风格啊,自己这么美,这么帅气,这么有范儿,说实话,自己每天都非常清楚自己是怎么醒的,那就是被自己帅醒的,这样的一个人物,说出去居然是一个山贼,这说到天上去,总也觉得好像对不住自己的这一绝世姿容啊!

    “王伯伯,王伯伯,你过来一下啊。”李凌生怕自己再做出什么引人注目的事情来,只得悄悄地喊了邓玉成过来。那挤眉弄眼的模样,像极了偷偷摸摸的家伙。

    邓玉成本来要细细地安排一下以后的事情,正要和李福说,这见李凌如此,只得简单地对李福交代了几句,忙就跟了过来。

    “公子。”邓玉成恭恭敬敬地行礼道。

    李凌说道:“邓伯伯啊,你不用对我行礼了。现在就咱们两个人,无论怎么说,你都是长辈,我是晚辈,我不向你行礼就已经是很不懂礼貌的了,哪里还能让你对我行礼啊?况且咱们都这么熟悉了,就不用拘于那些所谓的礼法了。”

    那邓玉成一听见李凌如此说,忙退了几步,这才屈膝行礼道:“公子,这可万万不可啊!礼记有云:夫礼始于冠,本于昏,重于丧祭,尊于朝聘,和于射乡。此礼之大体也,若是老朽连这最基本的礼仪也不讲的话,那又如何能成大事呢?公子,天理伦常都无外乎一个礼字,尊卑之序”

    李凌根本就没有想到,这邓玉成不是武将吗,怎么说起大道理来居然也是一套一套的,他心里本来已经喊了几百个“完了”“完了”,喊到最后,居然发现,他还在一直不停地叨叨着,李凌不禁觉得自己就成了那倒霉的孙悟空了,而这家伙居然就是那啰里啰嗦的唐三藏。最后他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忙说道:“那个,邓伯伯啊,好,好,在下知道了这礼的重要性了,这个,我这会儿让你过来,主要是想说说以后的事情啊。”

    邓玉成正说到兴高采烈处,本来还想往下说,见这李凌已是有些不耐烦了,不得已,也就忙住了口,问道:“以后的事情?以后的什么事情啊?”

    李凌一听到这以后的事情,更是连心都纠在一块了,自己这身份现在实在是很尴尬啊,万一瑶儿不了解情况,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山贼给宰了,那可怎么办啊。

    “邓伯伯,你也知道,我本来是要到京城去赚钱的,想让我爹能有个安心的晚年。李向高那小老头”

    邓玉成以前从来没有听见过李凌居然能直呼李向高的名字,这一下真是觉得这孩子有些太不知道尊重李向高了,李向高那人对这孩子,可真的是掏心掏肺啊,这么多年来,自己都是一直看着的,这孩子怎么能这样说话呢:“你这孩子,怎么能如此说李大哥啊,那李大哥是个好人哪!”

    李凌倒是没有想到邓玉成对李向高那小老头居然还如此维护,不过,想来也算不得是什么稀罕事情了,诚如邓玉成所言,他一直都守在自己的身边的话,那这么多年来,李向高是如何对待自己的,他应该是再清楚不过了。

    他想了想,这才改口说道:“我爹吧,你应该也了解,一辈子吃了很多的苦,尽管他不是我的亲爹,可毕竟是他把我养大的啊,我得为他养老送终吧,我得让他后半生能有依靠吧,不能让他流落街头吧,这都是需要很多很多银子的,需要很多很多的钱的,我不去挣钱谁去挣钱啊,总不能让他去”

    “可是,公子,等你有了江山,天下的金银财宝都是你的啊,你难道还担心没有机会尽孝吗?到那时候,你会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会有用不完的银子啊。”邓玉成有些纠结了,觉得自己已经对李凌说了那么多了,怎么他就一直没有把前太子的事情放在心上呢,这江山本来可就是他的啊!

    李凌刚想开口说:“我对江山才不感兴趣呢!坐在那个位子上,哼,位子还没有暖热呢,不是被这个捅一刀,就是被那个刺一剑的,连做梦都不是美梦,而是噩梦,那样的话做人还有什么乐趣嘛!”只是想一想,这邓玉成为了自己的那个太子亲爹,一生孤苦,看他那情况,说不定连家都没有成,自己这样说出来,是不是太打击他了呢!

    他却不知道,他这稍一犹豫,在邓玉成看来,却都已经当成了是认可。那邓玉成见自己终于说服了这李凌,不由得心花弄放,觉得自己的一番心血总算没有白花。

    最后李凌只得叹道:“邓伯伯,自从你告知我的身世后,我想了很多很多。一将功成万骨枯,何况是江山易主这种大事!那是要多少人流血才可以成功的啊,不流血的易主从来就没有过,为何要用无数的无辜人的性命来换得自己的江山呢?这江山,无论谁去做,只要能好好治理,让大家有好日子过不就行了吗,为何一定要争夺个你死我活呢?”

    自从邓玉成将他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李凌之后,李凌从心里也就把他当成了自己人,自己的这些话,其实也才刚刚想通,就这样不假思索地说了出来。李凌原本以为,就算邓伯伯不同意自己说的,但是起码,也会尊重自己的这种想法吧。谁知,那邓玉成听见李凌说完,脸上居然现出了深深地失望的神情,居然有些不相信地喃喃道:“你你怎么会有这些离经叛道的想法啊?”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