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 求救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 求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大当家的,你梦见什么了啊?”来运边为李凌擦拭着满身的汗,边奇怪地问道。见他居然会因为一个梦而弄得全身都是汗,不由得更是纳罕。

    李凌不自觉地用手牵住了来运的衣袖,笑着说道:“梦见你了啊,梦见你身处险境,少爷我啊,要去救你,可是怎么都够不着,可真是吓死我了,还好,这梦啊,都是反着的,说明你啊,有一天肯定是会大富大贵的。”

    来运本来并没有怎么把他做梦这事放在心上,这猛不丁地听到自己居然都到了他的梦中去了,却免不了有些好奇了,问道:“小的遇见什么事情了啊,惹得少爷你如此着急啊?小的怎么了啊?”

    李凌见来运真的要着急了,便笑着说道:“其实吧,也没什么,就是啊,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把你当成坏人了。虽然咱们在一起没有多久,可是,本少爷觉得吧,来运你不可能是那样的人……”

    李凌还在自说自话,却根本就没有觉,来运的脸色竟然越来越紧张了……

    李凌这话本来是一句想安慰来运的话,没有怎么认真,自然也就没有一直看着来运,当然更是现不了他的脸色变化了,只是,来运的手劲猛然一下子大了许多,这让本来正说话的李凌一下子“嘶”了出来。

    “啊,少爷,对不起,小的不是有意的。”来运一听李凌这声音,才回过神来,自己看来是下手重了一些。

    “你有心事?”李凌这才惊觉来运早就走神了,抬头看了一眼,不由得问道。

    那来运慌忙摇了摇头,说道:“没、没有。少爷,小的这就去打水,让你好好地洗把脸,也凉快凉快。”

    “这倒也是,果然是越来越热了。咦,对了,他们都还没有回来吗?”

    来运正要回答,突然就听到外面一叠声地慌慌张张地大呼小叫:“大当家的,不好了,不好了!”

    这李凌都还在内室,未有起身。那人却也不能进来。李凌虽然已猜到了今日必定会有事情生,忙随意披了一件轻薄的衣服就出来了。

    “何事不好了?”李凌还未坐下,便开口问道。

    那人着一身青衣,下巴尖尖的。见李凌出来了,忙“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听李凌问询,忙不迭地说道:“回大当家的话,是……是二当家的和三当家的……”

    “二当家的和三当家的……他们怎么了?”那人慌张地说话已是结结巴巴的了,李凌自然也是很想知道结果如何了。

    “回大当家的,他们……他们被官府的人给抓走了!”那人见李凌也很是挂心二当家的和三当家的,便都对李凌说了。

    “什么?被官府的人抓走了?”这李凌倒是有些惊讶了。本来在尉迟东方走的时候,他确实对尉迟东方说了一些事情,只是,那是为了应对万一二当家的和三当家的用什么调虎离山之计的,难不成他还真的到这贼匪窝里来了,把那俩人抓走了?

    李凌心里想到这儿,不由得有些着恼了,这个尉迟,若是他真的这么做了的话,那就把自己的整盘计划给打乱了啊!

    李凌忍不住跺了跺脚。

    那人有些犹豫地点了点头。

    李凌看他神色有些古怪,不由得细细地打量了一眼他的身上,灰尘满脸,衣衫凌乱,一双鞋子上更是五颜六色,好像刚刚从密林中慌慌张张地逃回来的一般,而那眼神,更是闪着害怕和惊慌。

    来运常走动于各位当家的中间,是何等机灵的人,一见这大当家的如此,忙问了一句:“咦?说来奇怪啊,昨儿个晚上小的去找二当家的和三当家的时候,他们都出去了,这一晚上都没有见他们的人了,难道他们昨天晚上不是出去了,而是被官府的人都抓走了吗?只是,为何当时不报,直到现在才来报呢?”

    “这……”那人见来运这话问的古怪,却也知道他有所怀疑也是对的。二当家的和三当家的谋事,本是怕大当家的知晓了,是以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要报给大当家的,以为那一仗是必胜的,只是,现在这情况,却又如何能瞒得过大当家的?

    只是,若现在就将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大当家的,若那二当家的和三当家有一天回来了,会不会觉得自己……背叛了他们?

    一想到此处,那人便只是将头低得更低了,马上就要贴着地面了,却也根本拿不定主意,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李凌见他面色很是犹豫,似有难言之隐,便走上前去,一把扶起了那人,轻声说道:“是不是二当家的和三当家的有危险了,你觉得我是官府的人,应当是可以去救他们的,是不是啊?”

    那人倒没有想道,这位大当家的说话如此和气,更震惊的是,他居然能想到自己心里面在想些什么。他只是愣愣地望着李凌,连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做错了什么事情一般。

    “可是,你若不把整件事情都告诉我了,我也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我该怎么去向官府要人呢?我相信,这二当家的和三当家的若是个明白事理的人,肯定都会知道你是一片忠心的。你看那二当家的和三当家的,岂是不明白事理的人么?”曾经做过老师的李凌,自然知道怎样去讲明利害,更清楚的是,这人在犹豫不决的时候,最需要的是什么,是肯定,是有理有据的诱导,是问话之时的抚慰。

    听完李凌的话,那人的神色果真是越来越坚定了,到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只是,看向李凌的时候,却还是有些胆怯。

    其实,这胆怯,并不是对李凌个人的,而是对他的身份的。封建时代,自然是等级分明,这官,代表的是国,是万万惹不起的。普通老百姓见了当官的,若不是有事相求,或怕日后这官找自己的麻烦,自然都是要躲得远远的。

    “他们都在半路上被抓住了。”那人最后终于说了出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