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 堪当大任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 堪当大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李凌这一次真的是又被惊吓到了!自己素未谋面的一个老者居然也知道自己的身份,不仅知道自己的身份,而且,连自己心里所想的他居然也能猜出来,有这样的一个人存在,那岂不是太可怕了吗?

    猛然间,又有新的不安充斥到李凌的心间了!

    沈琼瑶!

    是啊,沈琼瑶!

    若是自己的身份是真的,是前太子的儿子,那沈琼瑶就是自己的表妹了,自己和她还怎么有可能呢?

    当时的人是不在乎,可是,可是,自己却非常清楚那是近亲啊!

    原本以为自己遇见了这样的一个老者,深知邓玉成的身份,自然也就会知道许多他做过的事情,若是自己的身份不是真的,那么自己也就可以从这人的口中得知了,谁知,这人居然和邓玉成的关系那么好,别说自己还未开口了,就是自己开口了,他也未必会一一告诉自己啊!如果

    李凌的脑海中又突然闪现出一种想法,他自己略一思忖,便向那长者深深施礼道:“老伯,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那侄儿也就不用再多说什么了。若是王伯伯真的要为先父雪耻的话,那作为儿子的我又岂可袖手旁观?等王伯伯回来后,侄儿再亲来拜访吧。现在既然他不在,侄儿也就不再打扰你了。”

    “如此,甚好啊。”那老者见李凌如此有教养,倒也有些意外,无论他的身份如何,他毕竟是在乡野见长大的,只是,现在看来,或者说无论他在何处长大的,他的出身毕竟是高贵的才更合适吧。

    那老者目送李凌走出了院子,这才轻轻地说道:“邓兄啊,你觉得他此番话可是能相信吗?”

    他话音刚落,就有一个人从房子中走了出来,此人目光炯炯有神,虽然已年逾半百,却仍是脊背挺直,孔武有力,他不是别人,正是邓玉成。

    那老者听见邓玉成的脚步声,这才回过头去,正看到邓玉成朝自己走过来。

    “邓兄,怎么,你是否还是觉得他”

    那邓玉成不待这老者说完,便遥摇头,叹了一口气,这才说道:“白兄啊,小弟眼拙,实在是看不透他啊。”

    这白姓的老人,名叫白奇松。这白奇松见邓玉成也只是徒然叹气,便轻轻斥道:“邓兄,一直以来都是你来护卫小主人,在下守着这清川王,这清川王一直都好好的在这皓山中,怎的反而小主人才刚刚过来,便发生了这许多事情,令小王爷也很是不知所措。而邓兄更是连这小主人的心性如何也不知晓,请问邓兄,这么多年来,邓兄可曾尽了心了么?可觉得对得起太子爷吗?”

    他这一番话,咄咄逼人,那邓玉成很是意外,倒真是没有想到,多年不见,这白奇松还是以前的老脾气,倒是真的一点都不曾改变。

    可是,白奇松如此问,邓玉成也唯有连连苦笑,说道:“白兄,以你看来,咱们这小主人堪当大任吗?”

    白奇松说道:“咱们这小主人虽年未及弱冠,但他仪表堂堂,气度不凡,且举止大方,礼贤下士,在下觉得他自然是可当大任的。”

    邓玉成听他这么说,望着这一所小小的庭院,心思却已经是飘到了很远很远,过了好大一会儿才说道:“白兄,你有所不知,小主人身上在去年发生了很奇怪的变化,因在下实在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故而也就没有向你提起过,只是,在下总觉得变化之后的小主人和以前的小主人有很大的不同,不,确切地说,简直是脱胎换骨,和换了一个人一般。”

    那白奇松听见邓玉成如此说,只以为他是为了现在的事情在推脱,面上倒有几分怀疑,便说道:“哦,是吗?那就请邓兄说说,他身上到底是有了什么变化?”

    “此事说来话长啊。想当年,太子为了成大业,让玉成留在他的身边,做了大将军,而让白大人你来了这川蜀之地,只为了接近那大皇子一家,明着是一方富绅,实则是暗中监护他而已,以助来日太子大业得逞。本来事情会很顺利的,但是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太子被人诬陷,倾巢之下,自然无完卵。玉成并不知白大人你的情况,更何况,一开始的时候太子殿下也只是略微提了一句,具体是怎么安排的,玉成也并不知晓。等到事发之时,玉成无法,只得拼死救出了太子殿下的这一点骨血。”邓玉成说到这儿,好像又回到了那个难忘的夜晚,他的声音越来越沉,说话的语速也越来越快了。

    “玉成连夜逃出,一刻也不敢停留,因怀抱婴孩,更是要小心翼翼,后来,玉成因伤势就晕倒了,玉成醒过来的时候那小主人一丝声息也无了。当时玉成很是心惊,若是连小主人也保护不了了,那就辜负了太子殿下对玉成的信任,玉成也就只能追随太子殿下去了。这时,就有一好心的过路人救了我们二人,正巧那人的夫人也刚刚生了孩子,那人见了小主人就一直在哭,弄得玉成很是迷惑。当时天已经很晚了,那人也不顾夜深人静,便絮絮叨叨地说了许多,说他的夫人刚刚难产生下一个男婴,可那孩子竟然玉成想,自己带着这孩子无论如何也是走不脱的。便对他说这孩子是弃婴,在下在行走江湖时听见啼哭,不忍心见死不救,这才救了他,只是,却也很是不方便带着。那人听见,便转哭为笑,说道:若大人能将这孩子交于小人抚养,大人不仅救了小人的婆娘一命,也是让这孩子有了更好的活路啊。玉成想想也是,遂就将小主人交于他抚养了。我当晚也就离开了那地方,过了几日,才又回到那个地方,正巧那人的一户近邻因事要外迁,我就买了那房子,一直看着小主人成长。一开始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到了他五六岁的时候,我才发现这小主人的异样,他不同于一般的孩童,做事情很是有些傻气。直到去年冬天,他生了一场大病。”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