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二章 自救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二章 自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什么?生了一场大病?”白奇松听见这话惊讶不已,然后就飞快地闭上了眼睛,似是在回忆事情一般,过了好大一会儿,他才猛地睁开了眼睛,看着邓玉成说道:“邓兄啊,此事并未听你提起过啊。”

    邓玉成苦笑着摇摇头,说道:“白兄,自从咱们意外相逢之后,这皓山上便接二连三地发生了许多事情,而在下又要一直照顾好小主人,哪里有时间聊这许多事情啊?更何况,你自己不是连家人都顾不了了吗,又怎么有时间听这些陈谷子烂麻子的事情啊?”

    那白奇松是有家人的。只是,太子殿下如此委屈,他是无论如何不能置之不理的,所以,这么多年以来,总是以此事为重,其他的事情,多是有心无力了。听邓玉成这么说完,白奇松却现出了郑重其事的神情,说道:“非也。邓兄有所不知,但凡是奇人,总是有许多异于常人之处,咱们这小主人看来就应是此类人,本来是呃,就像你所说的,年少时是很有一些傻气的,只是,某一天,或许在机缘巧合之下,因为某些事情,他就会突然开窍了,是不是这小主人就是这样啊?”

    邓玉成一听此言,立即抚掌奇道:“白兄,你所言极是啊,正是如此啊!这也正是小弟不明白之处啊,去年冬天,这小主人他生了一场大病,小弟正住在他家旁边,自然是可以日日得以见到的,又兼民风淳朴,也并无人会想到小弟有其他的什么心思。那李向高”

    “李向高?”白奇松疑惑地问道,邓玉成以前也从来没有提过这个人。

    邓玉成这才想起来自己只是零星地对白奇松说过小主人的事情,以前的事情也并没有清楚,他有这样的疑问也是应该的,便忙解释道:“这李向高啊,也就是养大咱们小主人的那位大哥,他为人忠厚老实,这么多年来,待咱们小主人,那可真的就像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啊。他并不知道小弟就是那晚将小主人托付于他之人,自然也就完全没有必要在小弟面前刻意表现什么。小主人生病那一段时间里,那李向高天天简直就是不分昼夜地守在小主人的身边,茶饭不思。农人本就辛苦,一年到头苦苦劳作还未必能养活家人呢,这李向高一是劳累,二是心忧小主人,三则是心苦不已,妻子早逝,现在这唯一的亲人也不知道能不能再醒来了。”

    “什么,小主人他一直昏迷吗?”白奇松倒没有想到这小主人竟然能昏迷多日。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邓玉成说起此事,还是满面担忧之色,点点头,说道:“是啊,小主人他昏迷了很久,很久。”

    “这么说来,那小主人就等于自幼没有母亲啊,这又昏迷了,确实是命运弄人啊。”白奇松虽然自己在这川蜀过得也很辛苦,但是却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这小主人,太子殿下唯一的骨血也会活得如此艰难。

    邓玉成心下所叹也正是为此,便点点头,说道:“是啊,这小主人确实是很苦啊,或者,正如圣贤所说的那话吧,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要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这小主人现在所经受的,莫不如此。”

    “这李向高待小主人果然是一片真心啊!”白奇松说着就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孩儿,那是自己的嫡亲嫡亲的孩儿啊,可是,自己对他,说来都很是惭愧,自己对他,竟然不如这李向高对待小主人啊!

    邓玉成自然是满口称赞:“是啊,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就在那一段时间里,李向高的须发全部都白了,可真是如霜染的一样啊。”

    “那后来又是何方高人将小主人的病医治好了呢?那咱们可真得好好感谢人家了,若不然,咱们是不可能完成太子殿下的大业了。”白奇松说道。

    邓玉成点头,说道:“是啊,若不是那位高人,咱们确实是无法完成太子殿下的大业了,只是,这位高人,却并不是别人,而是小主人自己。”

    任是谁听邓玉成这么说,总会觉得很是奇怪,这白奇松自然也很惊讶,不相信似的问道:“邓兄啊,你这话也可真是奇了,这一个病重的人都已经昏迷了许久了,又哪里有本事能自己救治自己呢?若是他自己真的可以救治自己,那为何还会昏迷呢,为何不早早地喝着汤药呢?岂不是可以免去许多麻烦了吗?”

    邓玉成见白奇松如此相问,遂忙说道:“白兄,你大可不必如此惊讶。其实,说实在的,小弟一开始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也很是惊讶呢!小弟自从知道小主人身子不适之后,日日都想了许多借口去探病,但是在外人眼里,这邻居毕竟也不是亲人,无法时时呆在他身边啊,小弟天天心急如焚,忧心似烫啊。这万一小主人有个三长两短,邓玉成这条命就再也不用要了,可是,就算真要了邓玉成的这条命,也弥补不了小弟的愧疚啊!小主人这病,也不知道是不是当时从东宫仓皇出走时颠簸的过于厉害了,若真是如此,那小弟真是万死难辞其咎啊!小弟在那一段时日里也老是魂不守舍,总是怕小主人有个不好。有几天连降大雪,冻得连动都不想动一下了,小弟生怕小主人身子弱,熬不过去那个奇冷的冬天啊!可是,尽管如此,小弟还是坚持日日去李向高家。”

    “是啊,若非如此,邓兄你怎么会安心啊。”白奇松赞叹道。

    邓玉成微微一笑,说道:“看来,还是白兄最理解兄弟啊。”

    “那是自然了啊,咱们都是在为太子殿下办事,都清楚地知道他是被冤枉的,若不是为了此事,咱们又岂会亡命江湖这么多年。不过,邓兄啊,小弟真是自叹弗如啊!”白奇松早就不由得用充满敬意的眼神看向了那邓玉成。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