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七章 朝堂争辩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七章 朝堂争辩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沈相,你看看这折子上说的是什么?”皇上的雷霆之怒携风雨攻来,那沈如山唯有连连磕头。网整个大殿上,只回荡着“咚”“咚”的声音。沈如山闻言,忙抬起头来,捡起了那封折子,他的额头上已经是乌青一片了。

    大殿之上,静寂无声。

    那些官员无不骇然,这皇上可从来都没有这么对待过沈如山啊,莫说如此了,这沈如山在朝这么多年,皇上别说批评他一句了,连直呼他的姓名的时候都非常少,几乎可以说是没有,这固然是因为沈相也是长公主的夫婿,更重要的大概还是,这沈如山是肱骨之臣,是国之柱石。

    今日,这皇上如此生气真是罕见,他的脸色都白了,浑身也都止不住地在抖,群臣一见这皇帝盛怒之下连折子都扔了下来,自然都是诚惶诚恐,忙都跪了下来,现在早已是乌压压地跪了一地。

    沈如山看着那折子,脸色渐渐地变了,越往后,那脸色是越难看,直到最后,他的脸色都变成了青色的了,简直是如铁一般。

    沈如山五体投地,大喊道:“皇上,瑶儿,瑶儿她冤枉啊!”

    嘉佑帝本是人人称道的明君,自登基以来,便都是以仁孝治天下,今日居然什么都顾不得了,见这沈如山还胆敢喊冤枉,便咆哮道:“冤枉?好一个慈父,带女喊冤啊!朕如何冤枉她了,她现在远在楚州,你又是如何知晓她是冤枉的了?你说,你说啊!”皇帝说到最后,那声音冷幽幽的,就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样。

    沈如山听闻皇帝问话,来不及拭去那额头上黄豆般大小的汗珠,便忙说道:“回禀皇上的话,瑶儿她远在川蜀不毛之地,老臣确实不知道她究竟是如何剿匪的,更不知道她心里作何想法。只是,瑶儿纯孝,自然不会做出这般愚蠢的事情。”

    “哼,愚蠢的事情?”皇帝听完沈相的话,不怒反笑,那冷冷的声音刺穿了每个大臣的耳膜:“她做过的……”正说到此处,却又忽然停了口,只是冷哼了一声,便道:“那你觉得此事该如何处置啊?”

    沈如山见到那折子时,便知道今日之事断断不可能好好收场了,等到看到那折子上所说的事情,更是一身冷汗湿透了衣衫,现皇帝如此问,也就只得将自己心中所想的说了出来:“皇上,老臣愿意前往楚州,和瑶儿一起将那贼匪逮捕归案。”

    皇上微微沉吟,未置一词。只是从那龙椅上站了起来,来回踱步,过了许久,方开口问道:“许尚书,你意下如何?”

    兵部尚书许琰,年约六十余,瘦削如木,窄窄的一张脸,眼窝深陷,长长的花白的胡须,平时为人严谨,不苟言笑,做事一板一眼,不喜变通。前段时间,西南贼匪肆虐之时,这许尚书因身体不适,正在家卧病修养,待到他回来时,西南正是捷报频传之时,今日见皇帝如此动怒,正不明就以,在迷惑间,这就便听见了自己的名字。

    群臣现在都是跪在地上的,这许尚书的表情自然就不清楚了,皇帝话音刚落,许尚书便一思忖,朗声答道:“皇上,老臣以为不可。”

    嘉佑皇帝听见这许尚书如此说,倒是很感意外。在上位者者,自然是希望臣工都能好好干活,外加大臣们私下无甚交往。如此的话,他才会安枕无忧。若是有大臣私下里偷偷来往,一来二去,背后议论帝王,那可就不妙了。更进一步,若他们性情相投,政见相合,那是断断不可以都委以重任的。因为,皇权不允许。

    可是,凡是总有例外,比如沈如山和许琰。沈如山是相,是百官之,而许琰是尚书,并且还是兵部尚书,手握兵权,而这二人偏偏就是性情相投,政见相合。嘉佑皇帝对此也并怎么放在心上,更何况现在,许琰已是垂垂老矣。

    “为何?”皇帝冷眼看着那许琰,不知道他心里是如何打算的。

    许琰的头低得更低了,恭恭敬敬地说道:“皇上明鉴,沈相为官多年,从未有过不法行为,况长公主端庄大方,教女有方,想来他们的孩子是断断不会做出什么有损江山社稷的事情来的,更何况那川蜀之地,偏远崎岖,山水路遥,又到何时才能查得清楚?是以,老臣以为,沈相这么做,万万不可。”

    沈如山听闻许琰如此说,一颗心才慢慢地不那么沉重了,整个人也就没有刚刚那么紧张了。

    那嘉佑皇帝听这许琰如此说,想了一想,倒也合情合理,颜色便不再如刚刚一般紧绷着了,又问道:“如此,那许爱卿以为此事该当如何?”

    许琰便道:“皇上,川蜀大将军本也没有太大兵权,况这楚州匪患,经这几个月沈将军围剿,也已经是元气大伤了,老臣以为,用人当不疑。无论这封折子是何人所写,目的为何,老臣以为,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信任沈将军。”

    这一番话,本是劝慰,谁知那嘉佑皇帝闻言冷笑一声,不答反问道:“如此说来,许尚书也是以为朕的那外甥女是不会和贼匪勾结的了?”

    “那倒也未必。”许琰答道。此言刚一出,那本是跪着的众位大臣也都不由得嘘了一口气,这位尚书大人,他到底是要做什么啊?

    沈相闻言也是一怔,不过一愣之后,他马上也便明白了,许尚书这么做是为了更好地保护瑶儿。

    他这一回答,不仅大大出乎大家的意料,就是连皇帝,也不明白这许琰到底想的是什么,早已是很不耐烦了,只是现在在朝堂之上,便也就极力忍耐住了,问道:“不知许大人此话怎讲?”

    “皇上,老臣以为,皇上应该信任沈将军。只是现在,既然有人说她是勾结贼匪,那自然也是要派个人下去查查的,一则是为了还沈将军的清白,二则也是给那人看看,皇上对他还是很重视的。”许琰不紧不慢地说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