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恐吓

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恐吓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来运在摔倒的瞬间刚刚要大呼一声,却不敢相信似的,使劲揉了揉眼睛。

    他的心里很害怕。

    因为他觉得他又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李凌见他摔倒了之后就再也没有起来,嘴巴一直在和那泥土做亲密接触状,很是诧异,待喊了几声之后却还是没有得到回应,不由得有些紧张了,忙上前一步,关心地问道:“来运,你怎么了啊?”

    来运听见李凌唤他,忙慢慢地站了起来,只是,一双眼睛转过来转过去,却不知道该看向哪儿。

    李凌见他面有恐惧之色,不由得担忧地问道:“来运,你害怕什么啊,可是摔坏了哪里了吗?”李凌说着,不由得就伸手去摸了摸来运的身上。

    并没有伤啊。

    来运猛然见明白了,自己看到的,并不是什么不该看到的,而是……甫一想通,他便陡然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了,对着李凌便说道:“少爷,有人跟踪你。”

    “什么?”李凌一听见这话,惊讶的不行,赶紧朝四周都看了一眼,别说跟踪自己的人影了,根本就是连个鬼影子也没有啊!便抬出手去,拍了拍来运的肩膀,教训似的说:“小子啊,你可学点好吧,怎么就学会了诳人了啊?”

    可是,来运的眼睛一直就盯着同一个地方,再也没有动过了。

    李凌看他那眼神,可不像是在骗自己,遂也就随着来运的眼神瞅了过去树上!晕,可真是高难度啊!

    来运果然没有骗自己!正有一个人穿着树皮一样的褐色的衣服,稳稳地立于树干之间,若不是来运现了他,恐怕自己就算看到了也不会在意的,那根本就是和树融为一体了嘛,哪有那么容易现啊!

    李凌在看到那个人的第一眼就生出了无穷无尽的悔意:“自己怎么就没有听瑶儿的话,让王强兄弟跟着自己啊!这人也不知道会不会武功,而自己和来运可什么都不会啊,万一这人见跟踪失败了恼羞成怒要杀掉自己和来运灭口那可如何是好啊?”

    不过他的担忧完全用不上,因为

    那人见李凌唤他,倒是很配合地从那树上跳了下来,只是,李凌再要问他什么,得到的回答都非常明确:摇头。

    那人生的长胳膊长腿的,身上都是精肉,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真如两颗黑色的宝石镶嵌在了油脂上了一般。只是,任凭你问他什么,他也只是在摇头。

    李凌自然不信,谁会那么傻,居然要派一个哑巴跟着自己?那这人肯定就是装的了。“来运啊,你知道不知道啊,在咱们大靖啊,有一种刑,说起来有点吓人,但是做起来却是很好玩的。”

    李凌倒还不信了,就这么一个人,自己还治不了他了。心道:“你装,哼,我让你装,等一会儿啊,让你痛苦得都后悔从你娘胎里出来了。”

    “什么刑啊?少爷啊,小的可是很胆小的,你可不能吓我啊。”那来运看李凌对自己一个劲地使眼色,早已就明白了李凌这主要是想吓唬那人的,只是,别那人真的什么都不害怕,那自己听到了可就真的惨了,晚上会做噩梦的啊!

    “尸人刑。”李凌简简单单地吐出了几个字。

    来运一听这么短,根本就没有听明白这到底是什么,便将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扬光大了,问道:“什么是尸人刑?”

    “唉,说来此刑啊,那真是听者胆颤,闻着心惊啊,若是胆小的人啊,根本都不敢听完早就精神错乱了。”李凌阴测测的声音一点一点地从喉咙里被挤了出来,眼睛直直地盯住那人,哪怕他面上有些微的神色变动,都逃不过自己的眼睛。

    “啊!少爷,小的好怕啊!”李凌这才刚刚开了个头,来运已是觉得很恐怖了。可是那人的表情,简直就是如同刚刚那绊倒来运的木头一般,根本就不见一点点变化。

    “这刑啊,是专门针对贼匪的,你应该知道,这贼匪啊,实在是罪大恶极,偷东西也就罢了,更可恨的是,他们在偷东西的时候还顺手牵羊。”

    这话让来运有些不明白了,便很是疑惑地问道:“顺手牵羊?少爷,顺手牵羊不就是偷东西吗?”

    李凌愕然地看了来运一眼,无力说道:“你不是说你没有读过书吗?怎么就知道什么是顺手牵羊?”

    来运:……

    李凌不能再这样讲下去了,这样就算是到了天黑,也都还没有讲完呢,那又怎么能知道这人是谁呢,谁会派这么一个人跟踪自己呢?李福?二当家的?三当家的?他们兄弟三人唧唧歪歪地在一起就是为了找这么个人来跟踪自己吗?

    “这个顺手牵羊就不是说的偷了,而是害人了,破财消灾是咱们都知道的,有时候家里进了贼,也没有办法,谁让人家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呢,全当是江湖救急了吧!可是,最恨的是那贼偷了东西还要害人,这才叫让人忍无可忍呢!于是才有了这刑。”李凌很是情深地看了那人一眼,这才接着说道:“这种人呢,一旦被抓住,就先将他身上的皮给剥下来,并且啊,这剥皮是很有讲究的,皮是从身后剥开的,前面可不能破坏了,若是这皮都弄坏了,那可就是失败了,以后也就不能用了,想想就很是可惜呢。最痛苦的是啊,即使是将这受刑之人身上的皮都剥了下来,那人却还是活的呢!然后才是凌迟处死!这才是一刀刀地被活活折磨死呢!而那皮呢,自然还是有大用呢!”

    虽然李凌这话主要是看向那人说的,可是来运却早就已经哆哆嗦嗦的了,一听说这皮还有大用,却也很是好奇,便结结巴巴地问道:“那皮……还能有……有什么用啊?人都已经……已经死了。”

    “那皮啊,是要挂在人偶身上呢!每里每庄都要置一人偶,让每个人都知道,这做了坏人是什么下场!这才是最厉害的地方呢!你想想啊,每次路过的时候,你看到的都是狰狞痛苦的人偶的表情,那心情如何?那滋味如何啊?”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