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九章 放行(二)

正文 第三百三十九章 放行(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黑杨峰人虽然走了,却也并没有忘了让人看着李凌,这家伙万一跑掉了,那自己的小命就真的不好说了啊!

    只是,他在走的时候,并没有忘记告诉那看门的人:要对李凌尊重一些,他是贵宾。那看门的人不由得愕然抬头,眼神很明确:“这皓山难道这么快就是我们的了?他们现在也只能称为是宾客了?”

    黑杨峰没有给他答案,庆生也没有,他们很自然地觉得,这个人应该明白他们的心思,应该知道怎么处理了。

    远远地,看到有几个人急匆匆地赶来,面色惶恐焦急,很明显就是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才过来的。

    那俩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一人两手空空,一人却手提一个箱子,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看门的那人很是有些诧异,不由得心想道:“这人是谁啊?怎么看着一点儿都不像是黑树林的人啊,总不会是皓山的人吧?”他正这么想着,那俩人早已是就走到了面前了。那高个子的人满脸横肉,眼光凶巴巴的,让人有些不敢靠近,而那个子略微矮一些的则很是慈祥,看向看门人的目光也很平和,并不像是一个坏人。

    只是,他们并没有认真地看向那看门的人,更没有要和看门人打招呼的意思,而是自己就要直接往里面走了。

    那俩人走过的时候,有一个清淡的药味飘过,虽然是隐隐约约的,但是因为这是看门人第一次见到陌生人过来,所以很紧张,就连如此轻微的味道也没有逃过他的鼻子。

    看门的那人一看这俩人这么没有礼貌,有些着急了,马上就往前走了一步,要拦住那气势汹汹的俩人。

    只是,那俩人根本就像是没有看到那人一般,看也不看那人,就很轻松地一挥手,那看门的人完全没有防备,一下子就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本来还想发扬越挫越勇的精神,还要上去拦住,那两手空空没有带东西的人却猛然一回头,很有威胁意味地看了一眼那看门的人,还没事人似的晃了晃拳头,看门人便很识趣地抬头看向了其他的地方。

    “李大人,李大人,你怎么样了啊?”那俩人刚刚一进到院子里,都还没有看清楚院子里到底有什么人,便开始了呼唤。

    这俩人不是别人,正是沈琼瑶派过来的廖英和金银花,这就大摇大摆地过来了,全然不将其他人放在眼里。

    李凌一听见这熟悉的声音,整个人就只觉得心花怒放起来了!这一下子,来运应该就会没有事了,这金银花可是号称川蜀第一圣手的啊!

    “可把你们给等来了啊,这一路上可还顺利吗?”李凌一听见他们的声音,忙三步并作两步地就迎了出来,这就看见了廖英和金银花!

    “好好,就是一不小心伤了几个人。”廖英笑呵呵地说道,他是一个不拘小节之人,这一不小心伤了几个人也不知道那伤势会如何,是不是一不小心就会没有命了啊。

    金银花见李凌迎了出来,对李凌微微一施礼,便开门见山说道:“大人,请先让老朽看看你的伤势如何。”

    李凌知道金银花对病人是怀有慈悲心肠的,无论什么时候,他最先关注的永远都是病人,这个时候自然也就无需寒暄了,便摇摇头,说道:“先生,这受伤的人并不是我,而是另外一个人,他现在正在屋里呢。”

    金银花一听这话,便紧紧跟随着李凌来到了屋内,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那个被布条紧紧缚住伤口的人,不由得一惊:“怎么他还在地上啊?”

    李凌也不知道一直将来运放在地上是不是有些不妥,听见金银花这么问,便觉得十有**这样不太好,只是也只得据实相告,便说道:“先生,他的受伤之处是在腹部,流了不少的血,我不敢挪动他,生怕挪动之下再动了那伤口,这样做可有什么不妥吗?”

    金银花听见李凌如此说,想了一想,便道:“无妨,受伤之人本也不宜轻易挪动,保持一开始的状态是好的。”李凌看他欲言又止,大约有些话是不想对自己说的了,便也不再说话了,只让他细细地看那来运的伤势。

    那廖英这一次的主要职责便是充当保镖,一路上都小心警惕地护送着金银花,现在已经将金银花安全地送到了李凌这,心中不由得很是放松,见那地上的人伤势严重,也知道自己什么忙也帮不上,便自己在这院子里逛了逛,这一来二去的,便又走到了大门口,看门的那人还是很尽职尽责地看门。

    “吭、吭”廖英一开口便是惊天动地的声音。其实,他只是觉得喉咙有些痒,便清了清嗓子。

    那看门人一听见这声音,忙飞快地转过了身体,有些慌张地问道:“你你要干什么啊?”

    廖英闻言不由得停下了脚步,瞪大了眼睛,有些诧异地看着那人,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奇怪地开口问道:“你怕我?”他边问还边用手指了指自己,生怕看门人听不懂自己的意思一样。

    看门人的小眼睛极力地瞪着,见廖英这么问自己,忙壮胆似的挺了挺腰杆,猛烈地摇摇头,说道:“不怕啊,我为什么要怕你啊?”

    “你不怕我,你慌张什么啊?”廖英见看门人神色慌乱,早已肯定这人肯定是怕了自己了,不由得对自己的威武产生了不恰当的敬佩之情。好像是为了印证自己的话似的,廖英又往前走了几步。

    “我没有慌张啊。”那人见廖英又往前走了,自己不由得就往后退了几步,看向廖英的眼神儿更是紧张了。

    “不紧张那就好,我来问你,你是谁的人?”廖英稳稳地站在了那看门人的面前,用泰山压顶式的目光探究似的看了看那人。

    “谁的人?当然是大哥的人了!”看门人不知廖英究竟要做什么,一双眼睛几乎不敢看向廖英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