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一章 大事不好(二)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一章 大事不好(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因为,太安静了!

    就像越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越安全的地方一样,越安静的时候往往就是越不安静的时候!李凌想到这儿,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再也顾不上自己这一路奔波了。

    廖英好像也已经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遂也就加紧了脚步,就飞快地往军营里这边赶过来了。

    “王强、王琦!招妹!”李凌还未到军营处,早已经是放开了嗓子叫唤起来了,若在平时,这几个人一听见自己的声音,早就一窝蜂地就出来迎接自己了,可是今日

    根本就没有人搭理自己!

    军营外站着的是几个陌生面孔,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见过。李凌顾不得多想,便一溜小跑到了那军营中。

    军营中有一队鲜衣亮甲之人,那鲜亮的颜色简直让这青山绿水都为之失去了色彩!李凌什么也顾不得了,便直奔帅帐而去。

    果然是出事了!

    因为沈琼瑶正跪在地上呢!帅帐里面已经跪了黑压压的一地的人!招妹、王家兄弟都在里面了!连杜敏捷和尉迟将军也在里面了!

    “瑶”李凌激动之下,有些忘形了,那“瑶儿”二字便有脱口而出,忽然想到这种场合,自己如此称呼她,怕是大大的不妥,现在都还没有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更不可能让别人觉得沈琼瑶会有什么错了,便忙改口道:“沈大将军,你们这你们这是怎么了啊?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啊?”

    “大胆!尔是何人,竟然如此无礼?”沈琼瑶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有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缓缓地开口了,那凌人的气势顿时让李凌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李凌这才有时间细细地打量了一下那个人,那老者有一种压迫人的气势,好像在他的面前谁都无法说出反抗的话一般,只是,他整个人看起来干瘦干瘦的,让李凌不由得想起风干的肉块。那胡子微微都动着,如一把白色的绳索,让人忍不住想上前去拉扯一把。他的眼睛很却分外有神,简直能力透人体一般。

    只是,这家伙到底是谁呢,居然敢在沈琼瑶的面前耀武扬威,看来这人还真的是有些来头的。这是李凌仔细打量他之后得出的结论。

    “呃你是哪位啊?”呆愣了一会儿的李凌见根本就没有人要来替自己解围,遂只能无奈地开口了。

    既然不清楚这人的底细,那就先开口问吧,要掌握住话语主动权!也省得一不小心就将自己的信息给套走了!

    这一下子,那干瘦干瘦的小老头也不说话了,他眨巴眨巴眼睛,看也不看李凌一眼了,好像李凌这种小角色不值得他开口一般!这一次开口的却是另外一个人,一个身材魁梧、豹眼猴嘴的人往前跨了一步,声音悠扬地说道:“你是何人?胆敢在尚书大人面前无礼!”他的豹眼圆睁着,明明就是很生气,这声音居然是这样的!

    李凌正要开口说话,就听到一个声音说道:“许伯伯,他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来到这边无非就是游山玩水一番而已,和此事绝对无任何一点关系。”说这话的不是别人,却正是沈琼瑶。

    李凌一怔,不知道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他却很是明白,沈琼瑶这么说的目的无非就是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们都不要再找上自己了。

    站在李凌身边的廖英见李凌在那位老大人面前迟迟不下跪,后来又听那人说这位是尚书大人,那在朝的几位尚书大人中,能有机会到这来的,并且是直接来到沈琼瑶大将军的帅帐中来的,大概也就只有兵部尚书了!而沈琼瑶又称他为许伯伯,那就更不会有错了,这人一定就是当朝兵部尚书许琰了!遂不由得一直在对他挤眉弄眼的,可是在这种情况下,李凌又哪里还有时间去操心这些事情了呢!

    那老者确实如廖英所想,不是别人,正是兵部尚书许琰。当时,嘉佑皇帝对沈如山和许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要二位爱卿仔细斟酌一番此事该如何解决最好,这许琰想了几日,便要自己来川蜀一趟,非要自个儿亲自瞧瞧这些贼匪是有多猖獗,居然能让当今的圣上、当朝的丞相和一位王爷都为之费神!这才就这么过来了。只是,他没有想到的却是,临行之前,嘉佑皇帝却又交个了他一个让自己都没有想到的任务。

    其实,许琰到楚州已经有几天了,只是,他今天才第一次到了这军营中,而且是来到了沈琼瑶的帅帐中。

    “嗯,瑶儿,哦,不,沈将军,本官相信你的话。只是啊,本官很是奇怪,他就这么慌慌张张地闯了进来,可真是失了咱大靖朝的规矩了啊。”许琰一开始对沈琼瑶说话的时候,脸上挂着一丝温暖的笑意,待到后来,说起李凌,那笑意才好像慢慢地结冰了一般,而说到最后几句话的时候,那薄薄的冰已然变成了厚重的冰块了!

    李凌闻言一怔,正不知道许琰此话是什么意思呢,自己怎么就失去了什么狗屁的规矩了,你要搞搞清楚啊,我可是要来平靖这大西南的好不好啊!

    “是,许伯伯,我会处置他的。只是,许伯伯你远道而来,舟车劳累,现在又因为一个毫不相干的人不高兴了,这以后回京了,父亲若是问起来了,侄女可真是惭愧得很呢!”沈琼瑶的语气中不见起伏,可是用词却已经非常清楚地表明了公私立场,这前面的话说的是公事,自然是要按照规矩来办,而这后面的事情是私事,那自然也就不用按照所谓的规矩去办了。

    许琰脸上的冰块好像突然遇见了意想不到的大太阳一样,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轻轻地“吭”了一声,清了清嗓子,这才走上前几步,虚虚地扶了沈琼瑶一把,慈祥地说道:“瑶儿啊,你先起来说话啊。”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