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蛮子的粉丝儿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蛮子的粉丝儿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萧逸觉得这家伙的话不是特别靠谱,万一吃完了大餐,他非要把自己压在人家酒肆,那自己岂不是很没有面子吗?为了保护自己,萧逸狠了狠心,硬生生地咽下了那些伸头的馋虫,一脸正气地说道“不,蛮子,我不能再接受你的好意了,咱们还是回去吃窝窝头吧!”

    李凌有些担心了,慌忙说“瘦子啊,你还不知道我嘛,就是嘴贱啊,你既然想吃水席,以表对家乡的思念之情,我怎可扰了你的思家?”李凌深知,吃人嘴短,拿人手软,这可是个亘古不变的真理啊,这一顿饭,无论如何,一定要好好请,好好招待,别说是一顿饭了,就算萧逸要天上的月亮,李凌也要去摘下来了!——李凌这样想的时候,赶紧抬起头看了看天,希望月亮今天不要出来打岔了,要不然,他就准备把月亮扔到井里去,并且把猴子都关起来,不让他们去捞月亮!

    俩人酒饱饭足回到客栈的时候,已是夜深人静时分了,李凌不管三七二十一,叫开店里伙计的门,借到了笔墨纸砚,然后,他要开创一个伟大的事业,肯定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只是,那店伙计,却是非常的不乐意,对李凌也一点都不客气,好像李凌叫醒他睡觉扰了他的美梦,欠了他几车银子一般,如果这个时候,他能表现好一些,李凌说不定都愿意帮他把那难看的瘊子给弄下来,好让他也娶到一房美艳妇,不过,现在就算了,主要是李凌在心里已经和那美艳的女亲属有了更深的交情了。

    于是,大靖朝的新的劳动合同新鲜出炉了!甲方即是李凌,乙方嘛,现在还是空着的呢!

    李凌历尽千辛万苦地写完,觉得背上都流了好多汗,唉,早知道有一天要到这大靖朝来一趟,他当初读大学在学习毛笔字的时候应该好好学的,现在这字,简直就是……穿越到大靖朝的小燕子的字体嘛!鬼画符!

    难看死了!

    萧逸会不会笑得抽过去了啊?

    李凌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很有可能会发生那样不幸的事情!看来,得准备好冷水啊!

    第二天,李凌一见到萧逸,便说出了他的发家致富奔小康的宏伟计划与周密部署,听得萧逸一愣一愣的,最后,萧逸断定,自己第一次见到的李凌早已不在了,眼前的这个家伙,貌似忠厚老实善良可靠,可是,表里好像不那么一致,以后,一定可不能得罪他啊,否则,虽说他的人品没有保障,可是,坑品却是很有保障的啊,保证一坑一个准!

    萧逸听李凌讲完,二话不说,先是一拍大腿,他这一拍大腿不当紧,吓得李凌一颤,这拍大腿的动作可是女士们骂街要开始的热身动作啊,简直和男士们要开战时的捋袖子是一个意思啊,还未及想出应对之策,只见萧逸已是两眼发光,直直地盯着李凌,激动地语无伦次了,结结巴巴地说道“好!蛮子,……蛮子啊,你真是好眼光!找……找我合作,这是最正确的选择了,我连中三元,简直就是为了这事量身定做的啊!”萧逸高兴地跳起来了,眼睛直直地盯着李凌,然后以饿狼扑食般的姿态扑向了李凌……

    然后,李凌就被一股蛮力狠狠地蹂躏了,他被抱得都出不来气了!这个瘦的跟猴子一样的人,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劲啊!

    李凌不由得翻了一个大白眼!

    不过,即使被蹂躏了,他仍然很开心,如果有了第一笔进项,他一定先把招妹叫来,自己要和萧逸好好喝一场,一醉方休,让招妹好好看住自己的钱,省得别人趁自己喝醉的时候把钱偷走了!

    然后他就掏出了那早就准备好的劳动合同,萧逸一看,果然是惊讶,不相信,然后就是狂笑不止!……

    最后居然还能想起来“蛮子,这是你的大作?”

    李凌狠狠地给了他一个白眼!

    这是李凌自重生以来受到的最大的侮辱了!

    不过,他决定什么都没有听到是什么都没有看到——有时候,作为一个残疾人,还是很不错的嘛!

    几日之后,客栈的伙计老周打开客栈的大门时,被眼前的情景吓得一个趔趄,不太明白怎么这大白天的还会撞见鬼啊,赶紧使劲关上了大门,揉了揉眼睛,生怕是自己做梦还没有清醒,等到自己彻底清醒了之后,才再次打开了门,终于看清楚这喧闹的场景了,直吓得他瘊子上的那几根毛都竖起来了!他还从未见过这么热闹的场景呢!

    小小的客栈门前挤满了苦苦求索的学子,那将是大靖朝的栋梁,也是治国的生力军,他们的脸上都写满了焦灼与期待,手里都拿着一份薄薄的宣传单,那上面有几个醒目的大字烧得这些学子们根本什么都看不清了,那几个字就是用隶书写就的非常简单易认的贡士速成班。这几个字如同糖水之于蚂蚁一样吸引着他们,他们的眼睛都像是探路灯一样,都直奔这个小客栈来了!

    他们根本就顾不得照顾老周那呆子一般的情绪,十年寒窗苦啊,马上就要春闱了,哪里还有时间过问这些小事儿呢?

    “蛮子,李蛮子,谁是李蛮子?”一个身着蓝色丝绸外衫,腰系玉带的公子哥一般的人首先问道。

    确切地说,这样的一群人,是闯进了这个小小的客栈,而不是被这客栈的伙计迎进来的。

    “他娘的!这天刚刚亮,是哪个没有长眼睛的这么吵,扰了老娘的清梦啊!”一声怒喝自天而降,老板娘大黄牙就这样出场了!

    大清早的就这样被一伙没有素质的人给吵醒了,她觉得很是不忿啊,气愤之下,端着一盆昨夜的洗脚水就出来了!

    众学子只听到一个女人的愤怒的声音,根本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古来皆是重文轻武,这读书人是文官的基础,况且有资格参加会试的都是已经通过了乡试的举人,这女人吼一声就吼一声了,读书人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因为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值得他们放在心上啊!

    “我们是来在找李蛮子的,有些事宜需要赐教,敢问阁下是何人?”那蓝衫公子并未因为这老板娘不值得放在心上而在言语上轻慢了他。

    其余人也都随着那声音向上望去,正在这时,只见上面露出了一个物件,还未看清楚那时什么,瓢泼大雨已是从天而降!

    伴随那泼瓢大雨而来的,还有一个女人尖利刺耳的声音“蛮子?蛮你个大头鬼啊!扰了老娘睡觉,让你们一个个好看!”

    众学子躲闪不及,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愕然之间,大家居然寂然无声,好似失去了应变能力一般!

    未几,大家好像是死而复生了,一时之间,客栈里简直成了乱糟糟的一锅粥了,怒骂哀嚎者有之,捶胸顿足者亦有之,众人都想破口大骂,慰问那泼水的人的十八代祖宗,正在这时,一个人问道“这水,好像是不洁之物,隐隐有一丝味儿!”

    另一个人跑跳如雷,指着上面,也没有看到究竟有没有人,就大声叫骂开了“你奶奶的!到底是谁啊,敢往外面这些举子身上泼脏水啊?”

    那大靖朝的人都还是比较讲究兆头的,而这往即将参加会试的人身上泼脏水,这性质可严重了,简直是不共戴天之仇啊!万一这兆头成真,那就是应该拿命来拼了!对于读书人来说,你断了我的科举之路,就等于断了我的为官之道,几乎等于要了我的命啊!这种事情如果都不去拼命,那人生在世还有何意义!读了那么多的圣贤书还有何意义!

    那身着大红衣服的大黄牙,本来并没有看清楚这嚷闹不止的一群人到底都是些什么人,待听到他们一片唉呼,漫不经心地往下一瞅,不禁一下子就从梦中彻底清醒过来了,生怕自己一眼看错了,便使劲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待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些人都是读书人的时候,惊得一身冷汗直流,根本就不待听清楚他们骂骂咧咧地在说些什么,就一溜烟赶紧回去了,只听到上面“嘭”的一声,重重关门的声音,然后就再也没有声音了。

    李凌被外面的声音吵醒的时候,心里闪过了一丝不耐烦,于是就站在门后面探听了一下情况,待听到这群人大喊着要找蛮子的时候,他的嘴角轻轻地浮现了一抹笑意,那是充满邪气的笑意,绝对地不怀好意。

    于是,在大家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二楼的一扇门慢慢地打开了,然后,一个身着白衣、面容清秀的年轻后生慢悠悠地出来了。

    下面的学子们都非常生气,非常非常地生气!

    “这……方兄,咱们本来过来,是为了讨教春闱登科之道的,这迎来的居然是这样的事情,哎,这……这叫什么事儿啊!”一个满脸孱弱之色的中年男子愤愤不平地说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