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招妹入狱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招妹入狱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那萧逸看明白了这事儿,便再也不去询问李凌了,而是自己开始了漫长的冥思苦想,眉头皱成了一个补丁,李凌实在不想这家伙在自己面前如此……死脑细胞,状元郎的脑细胞就这样死翘翘了岂不是很浪费!于是耐下性子好心提醒道“我是好心买了好酒好菜来请你喝酒的,谁知道你竟然一把抢过了酒壶,就自己山喝海灌了,然后你不胜酒力,就睡着了,我觉得地上比较凉爽,也比较宽敞,所以就忍住了自己的一片好心,没有打扰你。”

    萧逸诧异地看着李凌,不知道他这话是不是真的,当然自己喝酒了肯定是真的,但是为何除此之外自己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呢?难道自己这记忆出问题了吗?他挠了挠脑袋,准备进行新一轮的思索,后来一拍脑袋,算了,不能太为难自己了,于是,萧逸在醒过来之后,第一件事不是和李凌去打个招呼,而是快走几步去掂了掂那放在桌子上的酒壶,感觉很轻,就更使劲地摇晃了摇晃,脸上不由得现出狐疑的表情,确定酒壶里真的是空空如也了,最后不得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唉,我怎么还是那么能喝酒呢?”

    这话好像是在问李凌,也好像是在自己问自己,李凌赶紧附和道“瘦子啊,你酒量好,就说明你运气好啊。”

    萧逸赶紧蹭到了李凌的身边,不相信似的问道“一派胡言!我一直酒量都这么好,可运气一直都是很不好的……所谓命运多舛,时运不齐啊!”

    李凌觉得人太聪明了还真是一个大麻烦,明明是要安慰他的,他竟然还这么较真,不得不转移话题道“瘦子啊,我听说开国至今,咱大靖朝就只有你一人是连中三元的了,此话可当真?你开心不?”

    这读书人就是听不得夸赞,只有一夸赞啊,这多聪明的人都变得模糊了,萧逸听到这话,笑吟吟地不再接话,却只是哼起了前几天李凌教给他的另一首新的歌曲“壮岁旌旗拥万夫,锦襜突骑渡江初。燕兵夜娖银胡觮,汉箭朝飞金仆姑。追往事,叹今吾,春风不染白髭须。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这歌曲上半部分慷慨激昂,豪气冲云霄,下半部分却是心伤骨透,沉郁见苍凉,这本是宋朝大词人辛弃疾的一首词,是李凌最喜欢的词作之一,自己在读大学的时候,就瞎编了一个调子,还被同宿舍的女神们笑话了好久,哦,不,说错了,是同宿舍的男神们,不过呢,他们的嘲笑没有挡住李凌前进的步伐,他依旧坚持把这调子和宋词结合在了一起,最后,成了他们宿舍的镇家之宝。现在,李凌自然是毫不客气地把自己的心血奉献了出来。

    当然了,在此之前,他先进行了一项封建迷信活动祈祷!祈祷辛老英雄不要出来抽自己,向来自己本是一片好心,老英雄志在还我河山,也没有时间和李凌计较这个,慢慢地,他也就释然了。

    “吱妞”!

    一声微弱的声音!

    李凌忍不住脸上黑线又起,怎么回事,这个时候都没有一个正常的人吗!真是……太没有素质了!

    怎么就不知道要敲门呢!

    待李凌发现又是一片白光闪过,不禁暗暗叫苦,这个大白馒头,天天就知道在自己面前逛来逛去了,难道衙门都是不用上班的吗?

    “唉!”李凌未语气先叹,他打心眼里怕这个姑娘,真的。

    那大白馒头自然听出了这一声长叹里包含的意味,高高地抬起了头,一双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不是门缝里看人,而是眼缝里看人了!

    作为一介布衣,李凌绝对没有勇气就这样和大白馒头对视,于是,他马上变换了一种态度,恭恭敬敬地请大白馒头先坐下,然后,想给这进门从来都嫌弃门板碍事的家伙倒一杯水,拎起水壶,摇了摇,居然是空的!

    “不用倒水了,我马上就走,反正你也不待见我!”气呼呼的大白馒头,扭着眉头,满脸的不高兴,一双眼睛现在又瞪得老大老大的,恨不得把李凌给吃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李凌只能赔笑道“大白馒头,你这说的是哪里话啊,我当然欢迎你来了啊,就是担心……”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几乎已是听不到了。

    “噢?你还会担心?”大白馒头今天好像心情不错,满脸揶揄地望着李凌,好像李凌脸上有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

    “我当然会担心了,你是官,我是民,你老这样来找我,还是一个大姑娘家家的,这不太好吧?你说是不是?”李凌最后这句话,其实是说给萧逸听的,扭头一看,哪里还有萧逸的人影儿!心里暗气,这个家伙,怎么这么不讲义气,每次大白馒头来了,他不是躲起来就是溜走了!哼!

    “哦,这个啊,你大可不必担心了,衙门里可没有什么男女之分,我就是金吾营的大捕头而已,过来也都是为了办案子。”大白馒头冷冷地说。

    “办案子?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啊?我天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根本是啥事都不知道,也都没有看见……”

    “真的?”不待李凌说完,这没有礼貌的大白馒头便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面上又是那种熟悉的看笑话的神情。

    李凌很生气,自然就顾不上看大白馒头的神情,只觉得这做人不能太没有素质了吧?于是,更不客气地说道“我还没有说完呢!”

    “那你慢慢说吧,反正我不急,就是啊,有人可要吃苦头喽!”大白馒头眼瞅天花板,气定神闲得狠,好像是李凌专门来找她的,而不是她专程来找李凌的一样。

    她好像觉得这样不够刺激到李凌似的,然后以气吞山河之势来了一嗓子“店家,上茶来!晚一会儿,我就把你这客栈给关了!”如此嚣张跋扈,横行乡里,鱼肉百姓,这衙门,养的都是些什么人呐!

    果然,那大黄牙还是很有眼力劲的,一听这声音,如此有底气,如此有魄力,便知不是一般的小老百姓能发出来的,看来这个家伙还非富即贵呢!听说啊,现在的达官贵人们啊,没事都老喜欢溜达了,这万一是个溜出宫来的公主贵人啥的,得罪了她,别说生意了,大概连小命都找不到影儿了,当下,便慌慌张张地把给其他客官准备好的茶水拿了上来,进得门来,仿佛那大白馒头能吃人似的,低着头麻利地倒好了茶水,颤巍巍地笑着说了一句“客官您慢用。”便轻轻地带上了门,就脚底板抹油溜走了!简直可以说是来去一阵风了!

    然后,那大白馒头就开始翘起了二郎腿,慢慢地抿着那茶水,好像那茶水里有糖似的,眼神儿里时不时地还轻轻地瞟一眼李凌,好像李凌是那待宰的小羔羊一般。

    看她那一副看笑话的样子,李凌就更觉得生气。

    本来这威胁对李凌是没有什么力度的,但是她那一份气定神闲地看笑话的神情让忽然想到上一次自己的钱被别人抢走,自己还未发现时,她便是这样的一份样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再一次涌上了李凌的心头……于是,笑嘻嘻地问道“是……是有人偷了我的银子了吗?”

    “哎呀!某人啊真是太没有礼貌了,都没有请我喝口水润润嗓子,我可是东奔西跑的忙了一个上午了!眼巴巴地就想喝口水了!”

    李凌赶紧弯下腰,倒了满满一杯水,恭恭敬敬地递了上去,客客气气地说道“大白馒头姑娘请喝茶!”就差给她跪下磕头了!

    那大白馒头慢悠悠地接过了杯子,却没有喝,“噗嗤”一声笑了!这个李凌,半吊子,还真是……有点意思,一点都不倔强!

    勉勉强强地喝了一口水,这才眉开眼笑了,笑完之后居然死死地盯着李凌,然后缓慢地站了起来,围着李凌转了一圈,这感觉真像是一个猫在挑逗猎物老鼠的极限性啊,好像非要把老鼠玩得要拼命了才有意思一般,最后才慢悠悠地说道“蛮子,你那兄弟被抓进衙门里去了。”

    “啊?招妹?”

    李凌骇然道,脸上的表情不自觉地就变得非常严肃,心里则像是有十五只吊桶一般七上八下的,这家伙怎么会被抓进衙门里去了,他不是回家去了吗?这家里人该有多着急啊?

    大白馒头看李凌着急得不行,赶忙起身安慰道“你放心,我已经关照过了。”李凌正待要道谢,忽然如同想起来了什么一样疾言厉色道“招妹本性胆小又善良,他到底怎么了,你们为什么要抓他啊?”

    大白馒头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看李凌这个样子,好像是自己故意找茬似的,便也横眉冷对起来了“刚刚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我关照过兄弟们,让他们好好大刑伺候!”说完便要拂袖而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