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蹭饭有理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蹭饭有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那好吧,等我挣钱了就还你。”李凌的语气明显软了下来,不对啊,欠债的不都是爷嘛,为啥自己还是这个样子呢?

    “没问题啊,反正我也不着急用。”

    大白馒头倒是难得地爽快了一次啊。

    天渐渐地暗了下来,到了吃饭时间,看来这客人还真是没有眼力劲儿,连想走的意思都没有啊,李凌不由得有些发愁,这来玩就来玩吧,万一再开了个吃饭的头儿,那自己以后赚的银子说不定就真的都用在这个丫头是身上了呢,想想都肉疼啊!

    “咕噜”!

    肚子和饭是从来不会失约的,今儿个饭迟到了,这肚子便不愿意了,已经开始抗议了。

    李凌无奈地揉了揉肚子,怎么这么不争气啊!

    “那个,半吊子啊,我饿了。”大白馒头居然根本就不管李凌在担心什么,开口便如此嚣张,搞得好像李凌应该管她饭一样,还是天经地义的,不管她饭,好像还有点亏欠似的。

    不过,她明显高估了李凌的素质底线。

    “我还不饿呢。”李凌说道。

    大白馒头走到李凌身边,凝视着李凌的眼睛,好像要看看他是不是说真话了一般,然后,猛然转过身去,不耐烦地坐下,说道“你骗人,你明明就很饿了,因为刚刚你的肚子都开始‘咕噜’‘咕噜’地乱叫了。”

    被别人当面揭穿撒谎这还真是有点,嘿嘿,不好意思呢,李凌只得说道“那只是不舒服,没有饿啊。算了,你饿了,你就开始吃饭吧。”

    “饭呢?”

    李凌无法,看来,这个人的脸皮之厚、觉悟之低、蹭饭之纯熟都决定了自己必须要花钱请客了,唉,愁云惨淡万里凝啊!

    “那你想吃什么啊?”李凌觉得自己今天的运真是背到家了。

    “简单,简单,一盘肘子狸,一碟咸花生,”不知为何,李凌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一听说问她吃什么,她的眼睛里居然有一种熟悉的光芒闪过,那是吃货的所独有的啊!结果,他越往下听,脸色越黑,到最后,他都快成了包拯了“一笼酱香包,一碗精耕米,一碟鹅肝酱,一碗肉丝豆皮酸汤面,外加一个时蔬小炒就可以了……”

    大白馒头不经意的抬眸,发现李凌看向自己的目光简直跟看一个不成才的人一样,本来还想吃点水果呢,结果也只能悻悻地住口了,随即说道“可以了,再多了我应该也吃不了,反正你也不准备吃饭。”

    李凌差点晕过去了……

    “对了,你还吃点吧?你要吃什么啊?”大白馒头居然也会关心人了,听这语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大白馒头要请李凌吃饭呢!太厚颜无耻了!

    “我?勒紧裤腰带,啥都不吃了——算了,我要一碗面吧。”李凌无奈了。

    大白馒头低着头又想了一会儿,最后抬起头,认真地看着李凌,缓缓地开口道“那算了,我也要一碗面吧。”

    李凌有些诧异,且不管这原因是啥,马上兴奋异常地喊来了大黄牙,这得省多少银子啊!省得就是赚到的。他生怕大白馒头说话反悔,所以力求一个字快!一定要让这事情变成板上钉钉!在兴奋之余,他喊大黄牙的语气都热忱了很多。

    那大黄牙麻溜溜地赶到,一看这房间里多了个标致的姑娘,不禁诧异地偷偷地用眼睛多溜了几眼,心想这小姑娘还真是标致啊!然后,低着头,一本正经地出去了。

    “半吊子李蛮子,你真小气!”大白馒头叹了口气。

    “我小气?你还真是没有见过小气的,古时候有一个人,家里面特别有钱,基本可以说是富可敌国了,有一天这个人快死了,家里所有的人也都回来了,净等着分他的家产呢,谁知道,他老是不得断气,还把手从被单里拿出来,伸著两个指头,苦苦挨着,这大家都问这问那,就是猜不透他的心思,到后来啊,还是只有他的老婆了解他的心思,上前说道‘老爷!只有我能知道你的心事。你是为那盏灯里点的是两茎灯草,不放心,恐费了油;我如今挑掉一茎就是了。’说罢,忙走去挑掉一茎;众人看那人时,就见他点一点头,把手垂下,登时就没了气。你看看,就为了两茎灯草,他连死都不放心,这才是小气好不好?”李凌说完,还不忘挑了下眉毛,以显示自己的见多识广。

    那大白馒头听得津津有味,早已是捂着肚子大笑起来了,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只得一手扶着桌子,一手捂着肚子,满头青丝披散下来,只能束发银环还闪闪发亮,好像它也在发笑似的,待到大白馒头慢慢地平复下来,直拉着李凌喊着“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这故事,早在读中学的时候老师都不知道讲了多少次了,可能第一次听的时候李凌也觉得非常有意思,可是,后来,便没有什么感觉了,现在倒没有想到,这听个好玩的故事原来还这么有用啊!于是,想了一想,说道“一对夫妻去看皮影戏,那皮影戏讲的是一个怕老婆的故事,看完之后,那做夫人的就问那相公‘那你怕老婆吗?’那相公嬉皮笑脸道‘我不怕啊。’那夫人就狠狠地盯着他,那做相公的看到之后,才赶紧接着说道‘因为我老婆不喜欢我怕老婆’,然后二人相视一笑……”

    大白馒头“嗤嗤”笑道“这人啊,也真是个爱耍贫嘴的。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李凌这下终于皱起了眉头,说道“还要再来一个啊!可是,可是……”

    大白馒头紧紧地盯着李凌,生怕这人会逃跑了一样“可是什么?”

    李凌可怜兮兮地撇撇嘴,说道“可是,我还没有吃饭,肚子里早就没有存货了啊!”

    大白馒头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待明白了之后,忍不住赏了李凌一记粉拳……

    一顿饭,吃的非常开心——除了李凌掏钱带来的肉疼之外都很好,李凌非常客气地把大白馒头送到了客栈的大门口,手里还拿着剔牙签呢,说道“下次来的时候,记得带钱啊,你要付账,起码你得付你自己的账。”

    大白馒头早就跟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走远了,李凌无奈,只得追出去,大声喊道“我是认真的!不是开玩笑的!”

    祈祷她能听到吧!不过,就像你永远都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一个道理,可能,你也永远都叫不住一个作聋的人!所以,李凌看着大白馒头的背影,只能无奈地默默祈祷了!

    那娉娉婷婷的身影就这样慢慢地淡出了李凌的视线,李凌不知道怎么回事,却只顾着望着那背影出神了。

    不知过了多久,那一抹渐行渐远的人儿居然回眸一笑,然后,出乎意料地,看到李凌还在望着自己发呆,不由得也愣住了,待到李凌发现的时候,他不自觉地就感动脸上火辣辣的,应该是发烧了,赶紧回到客栈了,万一那丫头以为是自己依依不舍,下一次不仅要在这客栈里吃饭,还非要在这客栈里要一个房间,那自己可真真的就被她坑死了!想到这里,不由得加紧脚步了,绝对绝对不能让她有可乘之机。

    这下就轮到大白馒头发傻了,她不经意的回眸,居然发现半吊子还在眺望自己,而那个呆子,真是可气,看到自己也站在这儿,他居然就那样一个人回去了!他还会不会再过来呢?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大白馒头终于发现无望了,无奈地跺了一下脚,娇羞似的一溜烟跑了。

    暖风熏柳,花香醉人,正是春光烂漫时节。

    京城东西大街上,笔直的道路伸展出去,直通最繁华的西门巷。时昼市已歇,夜市未起,街面自不免有些清寂。大白馒头很快就走到了一座煊赫的府第前,“敕造安国侯府”的匾额高高悬起,在略微有些清寂的街上,分外显眼。

    “哎呦!快去通报,说是大小姐回来了!”此时正是下人们忙着掌灯的时候,一位眼尖的下人看到了大白馒头,立即高声说道,同时忙上来行礼请安。

    “夫人可回来了?”大白馒头问道。

    “回小姐的话,夫人今日入宫觐见太后去了,要留宿宫中。”一个年长的仆人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好吧,那哥哥可回来了?”大白馒头的声音刚落,就被人给拦腰抱了起来。

    大白馒头不由惊喜万分,大声呼唤道“哥哥,你又欺负我!看我不告诉爹爹去!”那被称作哥哥的人却一定要抱着这大白馒头转够几个圈,然后才慢慢地把她放了下来。

    “哥,你几时回来的?为何不去金吾营找我?你用过晚膳了没有?”

    “瑶儿,你真是过分啊,回家之后,都还未曾向为父请安呢……”一位精神矍铄、目光淡定从容的中年男子从垂花门后缓缓踱步过来了,正是沈相、安国侯沈如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