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钻在钱眼里的朋友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钻在钱眼里的朋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爹爹,瑶儿也是刚刚到家,这不是正要向你去请安吗?谁知道,哥哥就这样冲出来了,我们正准备一起去呢。”甜甜的笑容浮现在俏丽的容颜上,撒娇地对着那中年男子扮了一个鬼脸,便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了沈如山。

    “琼琚啊,你堂堂一个大将军,可要好好报效国家啊!”沈如山和沈琼瑶说笑过,便一改慈父形象,变作了严父,严肃地对沈琼琚说道。

    沈琼琚双拳一抱,低头应道“是,爹爹。”从小到大,沈如山都如所有父亲一样望子成龙,对于自己的这个儿子,一直都严格要求,唯恐他长大之后担当不起男儿的责任,待到他投身行伍,为国南征北战之时,沈如山的那一份期盼终于有了着落,一颗心才终于安定下来。

    “老爷,晚膳已准备好了。”一个下人兴高采烈地地过来报道“小姐,您可回来了,今天少爷回来,老爷可高兴了,我们做下人的看到少爷回来也好欢喜啊!”说完之后,便恭恭敬敬地站立一侧。

    沈琼瑶笑着点点头,夸赞道“刘伯,我可想吃刘婶做的饭菜了,一日不吃啊,早就馋的不行啦!”那刘伯一听沈琼瑶夸赞自己,更是开心,连连摇手道“小姐你要是喜欢吃,就让她天天做给你吃啊!”

    沈琼瑶开心地笑笑,点了点头。

    她一手搀着沈如山,一手拉着沈琼琚,笑道“终于可以吃饭了啊!爹爹,我好饿啊,咱们先吃饭好不好啊?哥哥得胜归来,正是需要饱餐一顿的时候……”说着,她眼咕噜一转,再次说道“主要是我干活累了一天,太需要饱餐一顿了,爹爹啊,先吃饭去吧!要不然明儿个我连一个小毛贼也打不过,说出去丢的可是你的面子啊,堂堂的当朝丞相,居然女儿那么没有用!那到时候可该我哭了,你就当疼我了成不成啊?”

    沈如山看着这娇丽可人的女儿,不由得把那望子成龙的心都收起来了,微笑着点点头,道“其实啊,为父也很饿了,走吧,用晚膳。”

    “刘伯,大家要用晚膳了,咦,对了,有没有准备清蒸鸽子蛋啊?”

    那刘伯一看就是个机灵人,马上笑眯眯地应道“小姐,一早儿听说少爷要回来,早就备下了。”

    沈琼瑶点点头,对沈琼琚说道“哥哥,这次,我可要沾你的光,好好吃饭了!”

    “这丫头,说的是什么话,好像你哥哥不在家里的时候我没有让你吃饭一样!”沈如山假装生气了。

    “爹爹啊,还说没有,哼!咱们多久没有吃这个清蒸鸽子蛋?算了,反正今天我要大开杀戒了!”

    满桌子的饭菜,看得沈琼瑶口水都想下来了,那客栈的面啊,味道方面,可真的需要大大的改进啊!

    “对了,刚刚啊我饿坏了,到一个小客栈里去吃了一碗面,是一个朋友请的……”说起李凌这个朋友,沈琼瑶都忍不住想笑,直到现在她都没有告诉他自己到底是谁,连姓啥名啥都没有说,不过,那个一心钻在钱眼里的家伙还真有意思啊!

    “朋友?”正在吃饭的沈如山听到这话,都忘记了女儿前面说的是什么了,忍不住就打断了,把筷子轻轻地往桌子上一放,不放心地问道“你这朋友是何人?家里是做什么的?父母是何人?——刘贵啊,你去查查,看谁这么大胆,公然敢和瑶儿做起朋友来了!”

    “爹啊,你还要不要我说完了啊,你不知道打断别人说话是不礼貌的吗?”沈琼瑶一看那刘伯就要行动,不得不对老爹耍起赖了,说话之间,也忘记了分寸。

    “好好,那我就听瑶儿说说,这个家伙到底是谁啊?”沈如山慢条斯理地说着,还不忘往沈琼琚的碗里夹菜,忧心地看了一眼这个儿子。

    “爹爹你知道吗?这个朋友叫李凌,是临江府的一个庄户小子,他居然要赚科举考试的钱哎,好像是赁了些房间,开了个什么贡士速成班,听说啊,收费还是很高的,不过好像成效也不错,听说有一半以上的报了这个班的人都榜上有名,我以前就认识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是个斯文的读书人,因为他啊,想的点子还都是歪点子,你知道吗?年前的时候,我不是领着属下去大安村抓贼吗?我也给你讲过那个笨笨的冰树了,而那个冰树的制造者啊,就是这个李凌,他啊,是大安村有名的半吊子!”

    沈琼瑶说着说着自己早就忍不住笑了起来,那沈琼琚也早已是面色缓和了很多,看着这样开心的妹妹,总觉得回来一趟很值得。

    沈如山听到这‘冰树’俩字,也忍不住微微笑了一下,这个小子,心眼儿真多啊!正准备要开口劝女儿远离这个小子,却猛然发现这个丫头说起这个李凌来,眉飞色舞,滔滔不绝,兴高采烈,一扫这么久以来脸上的阴霾之色,不由得把走到嘴巴的话生生地给憋了回去,或许,这是个不错的机会吧!于是,欣慰地笑道“瑶儿啊,看来这个李凌还是很不错啊,说不定啊,能成为你的好帮手呢!瑶儿,你那不是正好需要人手吗?圣上英明,已同意金吾营增加人手了,你正好可以趁此机会把他招到你营里啊!”

    沈如山这一番话,本来是要逗得这小女儿开心的,结果话刚刚说完,就看到沈琼瑶猛地摇头,着急地说“爹爹啊,你有所不知,这可是万万使不得的啊!”

    埋头苦吃的沈琼琚本来也正替妹妹高兴呢,实在也没有想到琼瑶怎么会觉得这使不得呢,便也疑惑地看着沈琼瑶。

    那沈如山也是很惊讶,问道“瑶儿,有何不妥啊?”

    沈琼瑶脸上含笑,略微有些犹豫地说道“这个李凌,什么都好,就是对这个功名好像不是特别……不是特别的上心,他就是,就是……”唉,这话要是说了出来,以后对他的功名会不会有什么影响啊?万一他有意于功名了,是不是不太好啊?

    “就是什么啊?瑶儿,怎么今天说话吞吞吐吐的啊?”沈琼琚终于没有忍住,问了出来。

    沈如山却是只是微笑地看着沈琼瑶,并没有催促她。

    “就是……就是,这个家伙好像特别喜欢钱,无论说到什么事情,到最后他总是会说到要钱的事……”沈琼瑶觉得这话实在是不好开口啊!说话的声音简直和蚊子哼哼差不多。其实,她这样说,多多少少还是有所顾忌的,并没有直截了当地说出心里话,她真实的想法是“哼!这个家伙,是个钻在钱眼里的家伙!”

    这在重文轻武、重农抑商的大靖朝,不喜欢功名,却唯唯喜欢金钱这阿堵物,不得不说这人是一个异数啊!那时的人,只要识字,只要有条件读书,有机会去考取功名,大家都会非常珍惜机会去考取的,至于金钱,有了权,那金钱不自然就来了么?再说,没有权,只有金钱,那金钱早晚也都守不住啊!

    不管怎么说,这个人,都是比较奇特的。

    那沈如山却哈哈大笑了起来,拍了拍沈琼瑶的肩膀,安慰似的说道“瑶儿啊,他只要有喜好就好啊!”

    沈琼瑶不明白沈如山这是何意,问道“爹爹,何出此言啊?”

    沈如山却只是摇了摇头,笑问道“这事啊以后再说,对了,你刚刚说的那个贡士什么速成班,他现在还在开吗?”

    “对啊,他还要扩大规模呢,我今天去他那,看到他画了一副画,他自己非要说是什么设计图,要按照那图纸建造一所书院,这里面会有各种各样的功名培训什么的,有那个啥童试、乡试、会试什么的好像都有,学子可以住在书院,也可以不住在书院。爹爹,你说这好不好?”沈如山捋了捋胡须,好似正在思考什么一般,就听到沈琼瑶接着问道“爹爹,那以后女儿也去书院读书可好?”

    本来沈如山正在想这李凌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谁知道女儿最后却突然提出要去书院读书,不禁一呆,笑道“琚儿啊,你看你这个妹妹,做了咱们大靖朝第一个女捕头还不满意,还要做咱们大靖朝第一个女状元呢!”

    谁知,那沈琼琚却立即放下了筷子,重重地看了一眼沈琼瑶,然后方才说道“爹爹,孩儿觉得,瑶儿去书院读书大是不妥。”

    沈琼瑶很惊诧,这第一个反对的,怎么会是一贯疼爱自己的哥哥呢?从小到大,这个哥哥可都是最最疼爱自己的,从来都是自己要什么他就给什么,连他最爱的那匹宝马也是这样,怎么现在,他会反对自己去书院读书呢?

    这么一想,小脸儿不禁拉的老长,闷闷地道“哥哥啊,这是为何啊?瑶儿读书是为了明事理,难道这也不可以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