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救人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救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沈琼琚却并不答言,只是笑着朝沈琼瑶摆摆手,沈琼瑶一时不解其意,只得闷闷地吃饭,第一次觉得,这所谓的山珍海味吃起来也味同爵蜡。

    一顿饭吃下来,沈琼瑶却只是更怀念在那贡士客栈吃的那一碗面了,有个半吊子在身边叨叨着也很不错,嗯,要不然过两天不太忙了就再去贡士客栈那一趟,反正有吃的就可以了!呵呵!

    几日之后,李凌的设计图在萧逸的帮助之下,终于有了初步的样子。说是萧逸帮助,主要是李凌解释自己想要什么,萧逸在纸上简单地画出来,本来,这是李凌的无奈之举,试了一下,发现萧逸果真是聪明异常啊,那画的还真是自己想要的,于是,到后来,李凌就开始非常不客气地使唤萧逸了,自己连毛笔都懒得碰了——反正自己也不擅长和毛笔交流,还是让萧逸发光发热吧!

    李凌现在主要是想先把书院办起来,最好能先有个住的地方,老是把老爹李向高一个人留在家里,其实还是很不放心的,倒不是说有坏人什么的,别说没有坏人了,即使有坏人也不用怕啊,家里早已是家徒四壁了,难道贼还会惦记吗?那得消耗多少脑细胞啊,他们才没有那个闲工夫呢!主要是怕老爹会想念自己,在明月当空照的夜晚,李凌总是觉得李向高会一个人望着天上的那轮明月,说不定他甚至想把那明月给扯下来,好问问它自己的儿子到底啥时候才会回来啊,就因为老爹这思念,李凌最近老是打喷嚏。

    当然了,李凌很忙,萧逸自然也很忙。李凌在忙着拓展业务——按照李凌的想法,能赚钱的都叫业务;而萧逸在忙着创造价值,把自己的状元之路讲给更多的人听,毫无保留地分享自己的成功经验,重新燃起那些不爱读书只爱功名的学长的热血,为他们指明前进的道路,作为茫茫大海上的唯一的一座灯塔。

    而李凌忙着指挥着师傅们干活,主要是要给他们讲解清楚自己要盖什么样的房子,一个夫子教一个学生的那种一对一的小教室,一个夫子教二个学生的那种一对二的小教室,还有六人间的、十人间的小教室,李凌看着这图纸,就沉浸在收钱数钱的幻想里不可自拔了,同时,也感到深深地后悔,后悔自己怎么那么没有远见呢,居然没有早点到这京城里,遇到萧逸,那样的话,他就可以早点开展自己的事业了,说不定还可以躲过蚂蜂围攻那一劫,算了,说多了都是泪啊!

    终于忙完了,和古代的人有点难沟通,有很多东西他们都理解不了,这让李凌深深地郁闷,请注意,这里没有优越感,只有郁闷,因为这沟通直接影响盖房子进度,而这盖房子的进度又直接影响到李凌过上梦想的生活的进度,所以……李凌不由得满面忧愁地叹了一口气,这也忒忧伤了点!

    前面忽然变得闹哄哄的,吵吵嚷嚷的声音一直在往这边传来,令建筑指挥家李凌很是有些不满,但是本着不做麻木的看客的道德修为,李凌决定还是好好地干自己的活,埋头发财赚大钱,不管外面春与秋!

    “哎呀,哎呀,李家公子啊,不好了,不好了!”一个刚刚还在干活的师傅跑过来说到。

    李凌一惊,莫不是有人干活的时候摔下来了?这么一想,一身冷汗直流,要是真出了这种事,还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啊!连忙抓住那个师傅的衣袖,紧张地问道“郭家大哥,咋了?发生什么事了?”

    “那个……那个,路边有个人晕倒了!”那郭姓师傅边说边慌慌张张地指向了外面,在这当儿,他已是跑到那人身边了。

    “谁啊?咋了?”李凌不待郭师傅回答,早已是飞快地跑了出去,嗯,觉得还是应该去看看,倒不是为了看热闹,而是,万一能帮上忙呢?虽说挣钱刻不容缓,不过,无论咋说,这救人一命还是很有价值的!

    “李公子!”人群里一个满面愁容的人低低地喊了一声。

    被大家围住的是一个瘦骨嶙峋的老者,眼窝已是深深地陷了下去,嘴唇微微发紫,脸色蜡黄蜡黄的,好似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一般,花白的头发飞散着。李凌一看老人这情况,很有可能是饥饿过度导致的昏厥,慌忙让大家把他抬到正在盖的房子的旁边,那儿有一个小棚子,是李凌平常过来监工的地方,现在这情况紧急,也只能先把老人安置在那儿了,先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再说吧。

    “水、水……”那老人呓语一般艰难地吐出了几个字。

    “霍师傅,拿一碗水过来!”李凌慌张地喊道,看这老人的嘴唇,发紫发暗,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了。

    “那个,郭师傅,你去附近看看哪儿有郎中,看看这位伯父是怎么了,嗯,那个跑腿的费用我来出。”那郭师傅听到李凌这样安排,便赶快去附近找郎中去了。

    看着郭师傅远去的背影,李凌心里忍不住觉得自己应该抽自己一下,多管闲事干什么啊!看来,自己不仅嘴贱手贱,而且心还贱,这天下苍生多少事,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能管得了的啊!

    他心里在哭泣,因为自己的贱……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毕竟郎中还没有过来,而银子还是自己的,李凌好像跑过去去抓住郭师傅,可是,那脚却根本不听使唤,好像不是长在自己腿上一般……

    命啊,这都是命啊!

    一转身,霍师傅已是端了一碗清水过来,看到李凌这抽筋欠抽的样子,很是诧异,便不由自主地多看了一眼,李凌满脸无奈,只得轻轻斥道“我今天大姨妈过来了,心情不爽,想干嚎几句咋的啦!”

    郭师傅慌忙低下头只盯着那碗水了,这总不会有什么差错了吧?李凌便再也顾不得其他的了,小心翼翼地抬起了老人的脑袋,喂了这老人一些水,看他还是昏迷不醒,便很是担心。只得忧心忡忡地望着郭师傅走过的那条路,祈祷他能早点带来郎中。

    时已近暮春,暖风醉人,自然也不如刚到京城时那么冷了,只不过虽已不那么冷了,还是不要太大意的好,俗话说“春捂秋冻”,这春天啊,还是需要保暖的。只是,他忙四下看了看,也没有找到什么衣服之类的,只找到了薄薄的一条棉被,那是前几天冷的时候他从客栈里顺手拿出来的,无法,现在只得拿出来,轻轻地盖在了那老者的身上,希望他不要被冻着了。

    远远地,看见一个老者蹒跚而来,李凌惊喜地跑过去,以为是郎中,结果,问了几句话之后才发现不是,只得耐着性子再等等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望眼欲穿的李凌终于等到了郭师傅的身影,便喜不自禁地迎了出去,这郭师傅果然没有令自己失望,他找来了一位经验丰富的郎中,因为那郎中看起来年龄比较,嗯,不年轻了。

    李凌赶快让开,好让郎中赶快进行自己的本职工作,安心地替那老人诊治,那郎中认真地进行了一整套的望闻问切,跟打太极八卦拳似的,最后才得出了结论“这老人啊,应该是经过了长途跋涉,本已劳累不堪,现又腹内空空,应是饥饿导致的晕倒,待他醒后,不可作虎狼饮食,要少量多餐,不可吃得太饱胀,以半饱为宜,待身体渐渐复原后,饮食可酌量增加,切记切记。”这郎中交代完之后,又不忘加了一句“近几日不可劳累。”

    待他开了一些温补的药之后,李凌真想抽自己几巴掌,谁让自己嘴贱的啊!十钱银子啊!十钱银子……

    那老人转醒之后,睁开眼睛,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东西,找来找去找了好一会儿没有找到,就非常着急,便再也顾不得瘦弱的身子非要往外走,李凌赶紧扶住他,奇怪地问道“老伯,你这是在找什么啊?”

    “包袱包袱,”一语未了,那老人却早已是猛烈地咳嗽起来了,眼睛里泪水都快憋出来了,李凌赶紧轻轻地拍了几下他的后背,那老人却顾不得许多,只是一个劲地念叨着“我的包袱,一个蓝色的包袱……”那老人着急得都开始结巴了,李凌一看这情况,不敢大意,赶快叫了几个人一起出去寻找,几个人在离老人晕倒不远的地方终于找到了一个蓝色的布兜,掂着很轻,应该也没有几件衣服。

    那老人看到了李凌手里的那包袱,简直就像是恋爱中的女孩见到了自己朝思墓想的俊郎君一般,恨不得直接扑上去死死抱住。但是急切地看了李凌一眼,他终于还是忍住了,先是朝李凌微微点了点头,看向李凌的目光非常和善,道谢之后,才着急地从李凌手里接过了那包袱,看向那包袱的焦灼之色几乎能把人烫伤。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