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他是谁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他是谁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一身蓝色绸衫的萧逸远远看到这边的热闹,等到他一路小跑到书院里来的时候,只看到一行人早已是走远了,只是,那模糊的背影好似很熟悉一般,他不经意地问道“蛮子,那是谁啊?”

    李凌双手一拍,满不在乎地说道“哼,他啊,一个小贼而已,不值得你挂怀,咦,你今天怎么出来了?”说着说着,李凌开始心疼起来了,这老师出来了,那学生都去哪儿了呢?想到这里,他伸出脑袋,看向萧逸的身后,只是,空空如也,一个学生的影子也没有啊!

    “今天有个学生家里有事情,正好空出来了一个时辰,我闲着也是闲着,就来看看以后要坐班的地方。”萧逸的眼睛直愣愣地瞅着那远去的背影,难道是……?不会啊,他没事的话到这来干什么了啊?难道是琼瑶对他说了什么,他来探查探查?

    他边想边觉得不太可能,还真是自己多虑了,沈相忧国忧民,公事繁忙,又哪里有时间来操心一下他女儿的事情呢!这样想着,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

    “瘦子,你怎么了?你又是笑又是摇头的,是要发疯了吗?”李凌戏谑地看着萧逸,看这人又是摇头又是叹气,还在傻笑,简直就是宝玉发疯的前兆啊,这状元也要发疯了,那就好玩了,以后学认得几个字,就写一本书,名字就叫做《状元也疯狂》或《疯狂的状元》,说不定啊,人家一看到萧逸的大名,都竞相购买呢!

    萧逸见李凌这样嘲讽自己,不由得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了,于是,赶紧正了正衣冠,换上了一副认真思索的模样,我思故我在,然后又忍不住白了李凌一眼,闷声闷气地说道“我看刚刚那位被招妹带走的人,气度不凡,满脸富贵之相,生怕你们抓错了人,想来给你提个醒……”

    “你算了吧!你就看到一个背影,还那么远的距离,还说他是富贵之相,那萧大状元郎,请问,从背影能看出来他有多富贵呢?”萧逸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这样生生地被李凌给截住了。

    这被李凌问的好像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呢,是啊,看相看的是本身就是相,又不是背影,这……玩笑开得有点大了?

    萧逸讪讪一笑,眼睛闪过一丝不知所措的光芒。

    不过李凌倒也没有在说什么,因为他没有时间啊,本来要做过懒散的闲人的,做梦都想天天能在街上闲逛,有事没事勾搭个妹子,逛个窑子,天天有美女相陪,能睡到自然醒,日上三竿睡得头疼还可以有人唱个小曲,看谁不顺眼就上去揍他一顿,嗯,还不需要自己动手,让自己那帮可爱的狗腿子上……想想这样的生活,李凌都忍不住……咦,怎么衣襟上已是湿了一大片?

    诧异地抬头看看天,没有下雨啊!李凌满脸疑惑不解,得,还有一堆事要忙活呢,还是要先挣钱啊,马克思说的对,物质基础啊才重要,要不然去逛窑子老鸨也会兜头给自己来个凉水泼吧?自己可不想重生之后天天过泼水节啊!

    “啊!”

    李凌一声低喝。

    终于明白那衣襟为何湿漉漉的了,嗯,一想起来,他的脸上就不自禁地飞上了一片红霞,那是他的口水……

    “蛮子啊,这书院大概何时方可落成?”萧逸看李凌又要自己忙起来了,自己也插不上手,赶紧问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盖好的时候就算落成了。”李凌回答。

    萧逸差点被这话给噎死,这不废话嘛!

    “对了,状元郎……”李凌差点忘了一件事情。抬起头来,迎到的是萧逸那秋意瑟瑟的眼神,于是,很识趣地换了称呼“瘦子,前几天见到一个人晕倒在路边了,我帮忙扶了一把,现在他非要哭着喊着要报恩,也是个读书人,现在正埋头苦读呢,你也认识认识吧,反正早晚都要认识……”

    萧逸听到这话,脸上忍不住一阵白——被李凌气的了“汤亮,是吗?你不是早就说过了吗?真是啰嗦啊!”

    “呃,好吧,我想让他辅导那些要参加童生试的学子,县试不是四月份就要开始了吗?报名的人太多,你自己也忙不过来,这读书人又少,有从师经验的人更是不多,一时半会也不好找人,所以,我看他是个读书人,就想让他来帮你,你意下如何?”

    萧逸听说有人过来帮自己了,不禁喜上眉梢,这教导士子原来还真说不上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啊,有人来了,好啊好啊!

    “真的吗?”李凌会不会是逗自己的呢?还是问清楚了比较好。

    李凌无奈了,这事哪能开玩笑啊,于是,重重地点了点头。

    满以为萧逸会过来给自己一个热情洋溢的拥抱,谁知道,那家伙脸上转眼之间好似结冰了一般。

    “瘦子,你咋了?”

    萧逸的回答让李凌有些哭笑不得,真想一脚过去狠狠地踹飞他“那个,他是帮忙的还是来抢饭碗的啊?”

    李凌真想问问苍天啊,这个家伙,真的就是那个为民请命的萧侍郎吗?还是说,传说总是美好的,现实总是很……碍眼?

    金吾营当值的人很纳闷,远远地就看到了一大群人,为首的那个家伙胖得低头都看不到自己的脚了,却还居然大摇大摆地招摇过市,鼻孔朝天,看都懒得看一眼地上,难道他就不害怕自己一脚踩错了地方,摔一个四仰八叉眼睛朝天吗?

    不过,他没有时间想太多了,因为那人已是走到了金吾营的大门前了,不,不是那人,确切地说,是一群人。

    正是招妹等人。

    这一次,招妹信心满满地走进了金吾营,大有一雪前耻的决心!上一次,自己一不小心被金吾营的人给抓住了——大白馒头嘛,这一次,一定要让她看看自己的厉害,自己不仅能帮她抓到那赌徒,还能帮她抓住这蹲点的小毛贼。

    “你是何人?”那守门的早已忘记了这位哥们是那尊神仙了,看着这一群人,眼珠子咕噜咕噜乱转,看这气势,那位年长的人更像是发号施令的人,不过,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所以,也没有敢表现的太过分了,只是依照惯例问了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人。

    “俺叫招妹,今儿个抓住了一个贼,给你们金吾营送过来,让你们衙门接着去抓坏人。”招妹说完这话,就等着那人大笑着走过来了,边走还边夸赞自己。可是,他等了半天没有等到,不得已,稍微调整了一下鼻孔对天的角度,颇为不耐烦地看了一眼那个没有眼力劲的守门的人。

    “贼在哪里?”那人倒毫不含糊。

    招妹一摆手,郭师傅早已拥着那一老一壮二人走了上来。

    那守门的人不由自主地睁大了眼睛,现在的贼看来还真是俸禄很丰厚啊,这个贼满脸贵气,丰姿出众,呃,自己也应该去当这样的贼啊!

    “那个,待我去通报一声,麻烦各位在此等候片刻。”未待招妹反应过来,那人早已是一溜烟去向大人通传去了。

    郭、霍两位师傅应该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衙门,二人畏缩不前,只是盯着那高大的门楣发呆。

    招妹本来想说他们没有见识的,想一想自己上一次进来的旧事并不怎么光彩,于是,也就很自觉地闭上了嘴巴。

    不一会儿,那守门的人就一溜烟地跑出来了,脸上早已不复是刚才的怀疑了,而是令人振奋的微笑“各位,里面请!”

    招妹自是当仁不让,走在了最前面,那守门的人低下了头,紧紧跟在招妹的身后,大家鱼贯而入。

    大家径直来到了大捕头大白馒头办公的地方,只见,她正双眉紧皱,盯着案牍上的一叠文书,好似遇到了什么天大的难事一般。

    听到了大家的脚步声,她也并未抬头,而是笑吟吟地问招妹道“胖子,是谁那么没有眼力劲啊,竟然敢招惹你,敢到李凌开的书院里去捣乱啊?”

    “唉,俺也不认识啊,这找麻烦的人还真是不少类啊。”招妹诉苦一般说着,并未看向大白馒头,而是示威似的看了一眼那位老者和那个年轻的人,接着说道“你说,这人年纪轻轻的吧,咋还想着要去偷东西呢?”招妹这个时候连说话的语气都有些像李凌了,唉,交友须谨慎啊!

    那老者却只是很淡定地瞅着招妹,那眼神里竟有淡淡地看笑话的意思,还真是一个气定神闲的贼啊!

    那年轻人则是定定地瞅着那大白馒头,本来一进来的时候,他好似有要开口的意思,那老者看似不经意地摆了摆手,那年轻人便再一次紧紧地闭上了嘴巴,只是,一双眼睛却还是一直粘着大白馒头,似乎是见着熟人了一般。

    “偷东西啊,你们那书院不是还没有建起来吗?要偷啥啊这是,难道是想搬走几根木料吗?”大白馒头依旧是眼睛不离文书。

    “这个,俺们也不知道,反正蛮子让俺把他们抓过来,俺就这样做了,蛮子让俺抓他们,反正那他们就不是啥好人。”招妹理不直气也壮地说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