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女孩儿去哪儿了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女孩儿去哪儿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咳咳咳咳……”一声天雷般的声音传来,二人霎时如同惊醒了一般闪电般分开了,大白馒头根本就不敢看向那人,只用手死死地遮住了脸,真是羞死人了,她觉得自己干脆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那天雷声音的主人是一个精壮的汉子,浓眉大眼,五短身材,头戴纶巾,脸上微微有汗,目光炯炯有神。

    厚脸皮的李凌也是面色有些讪讪地,那人看到神色慌乱的二人,一副了然于胸的神情立即堆到了脸上,慌忙连连摇手笑道“那个,年轻的后生啊,我什么也没有看到啊,什么也没有看到。”说着他就连连后退,好似要夺路而逃一般,好像李凌和大白馒头不是两个年轻人,而是洪水猛兽一般。

    谁知,那人刚刚往前走了几步,却又猛然回过头来,拍着脑袋说道“看我这记性!我到这山中来,是为了寻访一位故人,结果在这深山之中根本就不辨方向了,想请教二位,这要去无涯瀑布该往哪个方向走呢?”那人说完,不往向李凌和大白馒头行了一个礼。

    “无涯瀑布?”大白馒头顿时娇羞全无,深深地打量了一下这个人,他去那个地方到底会有什么事情呢?

    “我对这座山啊,熟的很,你往前走,约两里路,会有一个岔路口,再往左走,再走三里许,就能看到无涯瀑布了。”大白馒头热情异常地给那人往前指了指,却不知道为何,李凌总感觉那热情里透出一种诡异。

    他拧紧了眉头,不再言语,仔细思量——不知道今日书院情况如何?施工还顺利吗?建设进度还可以吗?李凌很是担忧。

    大白馒头的热情好似让那人很高兴,一面频频道谢,一面目不转睛地盯着大白馒头,脚下如同生根了一般,根本就挪动不了了。

    李凌慢慢地从想象中回过神来了,不由得默默地瞪了那人一眼,这个小糟老头,他到底是要干嘛啊?一双眼睛里冒出来的光都是奸诈的,肤色那么白,难道是喜欢当小白脸的吗?哼!真是可恨啊!

    大白馒头已经告诉他此行的目的是为了打探,原来是最近京城里总有一群来历不明的人在出没,表面上看他们倒也没有做什么坏事,只是,李凌关注的只是他的书院,真可谓是“我的眼里只有你没有他”,心里眼里都是如此,其他的事情,他既不愿意关注,也没有八卦传到他这。

    自然了,现在和他关系最密切的几个人,萧逸在忙着给自己打工,几乎忙碌的昏天暗地不见天日了,创业真是艰难啊!汤亮在忙着监工、养身体和读书兼为以后授课做准备,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略听书院事,自然是不会关注外面的世界了,再说了,他于京城来说,本来也就是一个陌生人,对京城里的事情也不怎么感兴趣,当然了,京城对他,可能也不咋热情;而招妹,一则是这几天才来到,二则是别说他没有啥消息了,即使他听说到了什么消息,也是指望不上的,事情本来是方的,等他复述之后说不定就变成圆的了,别说他不说了,就是他说了,李凌也只是当成一个故事听听,而不是当成新闻来看待啊。

    近日京城有女儿的人家都笼罩在黑云之下,乌云蔽日不见阳光,愁云惨雾万里凝,原因就是京城里接二连三地发生了女孩走失事件!

    这可怎么了得!天子脚下,竟敢有人如此猖獗,何止是不把金吾营放在眼里啊,简直是不把当今圣上放在眼里啊!——这若是以后还如此,万一事情传到圣上耳中,那天子震怒,后果是非常可怕的啊,说不定还真的会伏尸百万,血流成河!

    所以几天之前,大白馒头正在处理一起斗殴事件事,一个虎背熊腰之人就毫不客气地走到了她的案牍旁。

    但见那人气宇轩昂,仪表堂堂,粗糙的面庞上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乌黑深邃的眼眸里隐隐有愁意,正是金吾营营帅田润。

    大白馒头一看营帅亲自到来,知必是有要事,当下便站起来,道“田帅。”站在沈琼瑶身边的王强本来正在声色俱厉地审问下面的人,见到这金吾营的老大过来,慌忙向营帅田润行礼。

    营帅田润点了点头,却仍旧是面色深沉,脚步沉重,叹气道“沈大人,咱们可能有麻烦了!——哦,你这是在忙什么啊?”田润看了看这一干人等,问道。其实不用问也知道,沈琼瑶忙活的肯定是办案子的事情。

    沈琼瑶虽然到金吾营时间不长,但营帅田润一直对她都特别关照,知道若不是有大事,他是不会在自己正问人犯的时候打断自己的,当下就对站在自己旁边的王强说道“先把他们带下去,改日再审理。”

    那王强朝田润行了一个礼,田润点了点头,什么话也没有说,就摆了摆手让王强带着一干人等出去了。

    “田帅,何事如此忧心啊?”沈琼瑶问道。

    “唉!我记得大概半月之前,我曾对你讲过城东有一户人家的女儿走失的事情,你还有印象吗?”田润皱着眉头问道。

    “记得,怎么了?那户人家有出什么事情了?”

    田润疲惫地摇了摇头,道“不是,不是那户人家又出事情了,而是又有了女儿不见的事情,并且这几天接连有了好几起这样的事情。”

    “啊?”沈琼瑶听营帅如此说,不禁也有觉得此事重大。

    “我甚是担忧……”田润欲言又止。

    “大人有话不妨直说。”

    田润又沉重地叹了一口气道“京师之地,天子脚下,治安重于一切,竟然有人会掳走好人家的女儿,这等于是在咱们的眼皮子低下犯罪啊,这人实在是太看不起咱们金吾营了!当咱们都是吃素的吗?”

    “营帅,听你所说,这事情好像是接二连三地发生的?”

    “正是。”

    “接二连三地发生掳走别人家的女儿事件,这事情确实很严重,并且这事发生在咱们眼皮子低下,上级不追究还好,若是万一追究下来,那治咱们一个失职渎职之罪还真是松松的,这些倒还是其次的,最重要的是,那些骨肉分离之人内心必定凄苦无比。营帅,卑职觉得此事不能怠慢,应速速理清线索,打探消息,缉拿罪人。”沈琼瑶当下就指出了问题所在。

    那田润听了这话,甚感欣慰,这个沈琼瑶啊,初进金吾营之时,还真是一副娇滴滴的大小姐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没有吃过什么苦头的!当时啊,是尚书大人非要把人放在金吾营的,自己还有点不乐意,但是碍于尚书大人的面子,却也不能拒绝。后来,才发现,这姑娘啊,不仅能吃苦,而且还能出奇制胜,慢慢地,田润自然就高看她了。

    听沈琼瑶分析得如此透彻,田润不由得连连点头,道“本帅本打算让你去处理这件事情的,只是,现在看来,你手上也有事情要处理……”

    沈琼瑶认真地看着这位待这件不错的营帅,郑重地说“营帅请放心,琼瑶能分得清轻重缓急,借此机会正好也给那些宵小之徒提个醒,让他们明白根本就不应该妄想在咱们金吾营辖治之地撒野!”

    “好,交给你我总算放心了。只是,琼瑶啊,从失踪姑娘们的家人描述看,这帮匪徒的目的还真是奇怪,他们抓走的都是八月份要过十五岁生辰的人,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蹊跷的事情呢!”

    沈琼瑶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也是百思不得其解,遂笑着说道“营帅,不管他们掳走那些女孩子的目的是什么,现在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了。”

    田润疑惑不解“哦?何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