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昏迷的姑娘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昏迷的姑娘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夏苗哆哆嗦嗦地偷偷摸摸地抬起了头,想看看老祖宗是何样神情,只是,抬起头才想起,老祖宗从不以真面目见人的,自己自然也看不到他到底是何模样了。

    “嗯?”老祖宗发出了一声疑惑的声音,看那夏苗迟迟不敢再说下去了,便道“恕你无事,说吧。”

    这老祖宗用手紧紧地抓住椅子上的扶手,简直要从那扶手上榨出水来。等了这么多年,报仇的机会终于来了!宁可错杀一万,不可漏网一人!不,别说一人了,连一根头发都不能漏网!

    那夏苗听到这话如获大赦,当下磕头如同捣蒜一般,激动地说道“属下想着,这二人或许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也未可知,所以属下才千方百计地设计抓住了她,以便于老祖宗讯问。”

    “做得好。”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之后,那影子却久久地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心中的火山几乎要爆发了,但是他忍住了,一下子人忍不住的话,他就会过去一下子让她去见阎王了!老祖宗非常清楚,手下的这一般人会怎么折磨人,他很清楚他们的手段,在他们的手里,她会过的比死一千次一万次都难受!

    大厅里非常静,安静地能听到每个人的呼吸声!

    夏苗越来越没有底气了,暗暗思量道“难道是自己说错话了么?”又仔细地想了一遍,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啊!遂安下心来,静等老祖宗的训示。

    “夏苗,你去把人押往后山,我明日再去问讯。”那影子像是累了一般,说话的时候声音很低很低。

    “老祖宗!”夏苗一听这话,便着急地唤了一声。

    “嗯,还有何事?”

    “预祝老祖宗能早日得偿所愿!”夏苗可不敢把心里的话一股脑儿都说出来啊,他现在还是很有忍耐力的。

    山洞中。

    沈琼瑶迷迷糊糊地被人搀扶着,到了现在的地方,她记得原本是只有半吊子李凌和自己一起来的,但是却不知为何后来一直闹嚷嚷地,好像是回到了小时候一样,自己身子不舒服的时候,想要安安静静地蒙头睡觉,结果却总是有不相干的人要来看自己,天天被那些夫人们吵得头疼,现在又来了!

    “别吵了,别吵了……”什么都不知道身在何处也搞不清楚的沈琼瑶使尽了力气发出了这声音,只是,很可惜,那声音根本就没有因为她的要求而有所收敛,好像大家都没有听到这声音一样。

    沈琼瑶觉得好累好累,也好热好热,爹爹不是说要去买个冰冰的李子的吗?为何到现在还是没有回来?哦,好渴啊!

    “呜呜呜,我好怕啊!”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小小的发抖的声音。

    “别怕别怕,到底是何人把咱们抓到这儿来的,都还不清楚,先看看再说吧。”另一个女孩好像在劝慰大家。

    “索姐姐,你为何那么勇敢,一点都不害怕啊?”一个脸色苍白的女孩儿问道。

    那被称为索姐姐的女孩儿容色秀丽,眼睛炯炯有神,一点也不沮丧,反而觉得她好像是在游山玩水一样,她却只是微笑着“我哪里不害怕啊,我也很害怕很害怕啊。”那女孩看着脸色苍白的女孩儿说道。

    “水,水!”沈琼瑶再一次喃喃道。

    那脸色苍白的女孩儿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却又不敢肯定一般,四下里仔细瞅了一遍,最后才在山洞里一个小小的角落里发现了今天刚刚被扔进山洞里的那个衣饰不俗的女孩子,只是,看她的样子,她好像生病了。

    “姐姐,姐姐啊!”那脸上苍白的女孩拉住索姐姐的衣衫,有些害怕似的往后退了一步,恐惧地叫道。

    索姐姐这时才回过头来,安抚似的说道“小荷不怕啊,小荷最勇敢啦!”边说边拍打着那叫小荷的小女孩的背部。

    小荷却依旧很害怕似的指向了沈琼瑶,结结巴巴地道“索姐姐,索姐姐,那……那儿好像……啊鬼啊!”

    话还未说完,就一直死命地往索姑娘身上紧紧贴去,连眼睛都不敢看向沈琼瑶所在的方向了。

    “小荷,小荷乖啊!”那索姐姐见到小荷被吓成了这个样子,不由得一阵心疼,如同对待自己的小妹妹一般。

    “那个……那个姐姐好像醒了。”小荷看沈琼瑶除了偶尔不清楚地嘟囔几句之外,便没有其他进一步的动作,慢慢地也就不再害怕沈琼瑶了。

    索姐姐闻言,往沈琼瑶躺的那个角落望了一眼,轻轻地叹气道“这姑娘身着华服,头戴着昂贵的金步摇,一定是位大家小姐,说不定还是哪家官宦人家的小姐,只是,这起登徒子,怎么有本事把她也抓过来了呢?”

    说完,又摇摇头,长叹了一口气。

    “这群匪人,为什么要抓大家啊?被抓进来之后就一直被关在这个山洞里,再也没有看见外面的蓝天白云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出去。”索姐姐想到这里,不禁很是伤感,人命关乎天,怎么一做了贼人,连这都不懂了呢!

    “水,水!”微弱的声音再次从沈琼瑶的嘴巴里传了出来。

    索姐姐听到这姑娘有所言语,她好似是昏迷了,也不知道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唉,落难的小姐啊!”她轻轻地摇摇头,往沈琼瑶所在的角落里挪了过去。

    沈琼瑶但觉得嗓子里在冒烟,火烧火燎的,爹爹和母亲一定是太忙了,竟然没有听到自己说口渴了!只是,思琪也去忙了吗?那现在是谁在照顾自己呢?

    还是,还是爹爹总觉得自己不听他的话,让他在百官面前很是丢脸,也一下子不愿意搭理自己了?

    那么哥哥呢!唉,是了,哥哥,去了边关!最疼爱自己的哥哥老是不再自己身边,若是他在身边,一切也都好了!

    好像还有一个人,萧逸大哥呢?他一直都陪伴着自己,有时候甚至比自己的亲哥哥还亲,他也不再这儿了吗?不,不,不,萧伯伯家早已出事了,萧逸大哥大概早已不在人世了,哪里还能照顾陪伴自己呢?

    那个傻乎乎的是谁呢?总喜欢不耐烦地说话,老是见了自己都很不耐烦,可是,他好会逗人啊,好像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他一样,哦,对了,蛮子,蛮子呢,连他都不要自己了吗?不会吧?一定是自己瞎想了,他又没有说!可是,他为什么跑了呢?连自己那么大声音喊他他也不回头?

    唉,怪不得,原来大家都走了,都走了!

    “姑娘,姑娘,你醒醒啊!”索姐姐没有听清楚沈琼瑶刚刚在说什么,只是,见她一直这样昏迷不醒,就着急地想叫醒她。

    迷迷糊糊的沈琼瑶只觉一个轻柔的声音在喊自己,来不及睁开眼睛,便再一次说道“水,水!好热啊!水!”

    索姐姐这一次终于听清楚了这姑娘的话,只是,听到了这话的她却什么忙也帮不上,只能默默地发愁,眉头早已是拧成了一块儿了,心里只能为这姑娘祈祷了,希望她能撑到能喝一口水的时候吧。

    那叫小荷的女孩慢慢地也爬了过来,看着昏迷的沈琼瑶,怯怯地问道“索姐姐,这位姐姐怎么了?”

    索姐姐看着沈琼瑶,道“她昏迷了。”顿了顿,接着说道“刚刚那个人把她抓进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昏迷了,唉,他们抓住她的方法和抓住我的方法是一样的。”说着又转过头看向小荷,问道“小荷,你是怎么被抓进来的?”

    “我?”小荷指了指自己,想了一会儿,咬了咬嘴唇才回答道“我是跟我爹爹一块儿去胭脂坊那,我要吃冰糖葫芦,俺爹非不买给俺吃,俺就好难受啊,然后俺就趁俺爹一眼没有看到跟着那卖冰糖葫芦的走了,后来就眼前一黑,什么就不知道了,根本也没有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姐姐,俺是遇到坏人了吗?”

    话未说完,眼睛里早已是雾气朦胧了。

    索姐姐听到小荷这样问,看着这样眼泪汪汪的她,不由得安慰道“小荷,没事啊,等这位美丽的姐姐醒了,咱们就和她一起玩,好不好啊?在这儿啊,一直都会有索姐姐陪着小荷的,小荷不用怕。”

    “那爹爹直到现在也没有来找我,他是不是生气了,是不是不要我了?以后小荷会很乖很乖的,不再惹爹爹生气了,小荷以后再也不要吃冰糖葫芦了,见了卖冰糖葫芦的就跑得远远的,不让爹爹生气。”

    小荷不安地说道,说着说着,已是低下了头,她的声音里带着哭腔,想来是没有忍住,还是哭起来了。

    “小荷啊,你爹爹肯定很担心你,他才不会因为你想吃个冰糖葫芦就生气呢!说不定啊,现在你家里啊,早已经有一堆冰糖葫芦等着你吃呢!”索姐姐看她如此伤心,忍不住逗她道。

    “会吗?会吗?真的会吗?”小荷听到这话,立即抬起头来,开心地问道。她一把就抹去了脸上的泪水。

    “真的会啊,你索姐姐是不会骗你的。”

    “别吵了,就你俩话多。”阴冷的角落里发出了愤怒的声音。

    小荷听到这话,用恐惧的眼神往那角落里看了看,只是,光线昏暗,却是什么都看不清楚,只隐隐约约看到那是个站着的女孩,她不由得往索姐姐身边又靠了靠,好像这比她年龄大了一点点的索姐姐就是她的依靠。

    “姐姐,我是不是很让人烦啊?”小荷问道。

    “小荷这么乖,怎么会让人烦啊?大家都喜欢你还来不及呢!你也该累了吧,困不困啊,要不你躺我腿上睡一会儿吧?”

    小荷忙摇摇手,道“姐姐也和小荷一样累了,若是小荷再躺在姐姐的腿上,恐怕姐姐会更累了,小荷靠着姐姐就好。”

    说着,小荷就真的靠着索姐姐,不再说话了,好似真的安睡了一般。

    整个山洞里都安静下来了,昏暗中的十几个女孩都不再说话了,只听到外面的麻雀啼叫的声音,大家的心里都是一阵阵的疲惫,那麻雀本来是最常见的鸟了,现在若想去见上一见,却也是极不容易了。

    “水,水!”沈琼瑶呓语一般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这位姑娘大概是有罪要受了,直到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一个声音有些担忧地说道。

    “唉,被那些坏蛋抓住,被关在这里,真是倒了大霉了啊!”悻悻的声音。

    “姐姐,你说那位姐姐会不会生病了啊?”小荷原来并没有睡着,她只是不再说话了而已。

    “小荷,你先在这儿坐着,我看看她好不好?”索姐姐柔声说道。小荷点了点头,便也把目光转到了沈琼瑶身上。

    这是最后被抓进来的一位姑娘,那坏蛋为了省事,直接就把她扔在离洞口最近的地方了,她那儿略微有些光亮,照在她的身上,这是一个神仙一样的姐姐,她好美好美,只是,她好像生病了,一直都没有醒过来,小荷不由得有些担心了。

    那索姐姐慢慢地扶着墙壁,小心翼翼地过去,轻轻地摸了摸沈琼瑶的额头,这一摸不当紧,吓得一下子“啊”地一声叫了出来。

    “索姐姐,怎么了?她很不好吗?”小荷问道。

    索姐姐声音有些发颤地答道“没有,没有,是我自己太大意了,没事的啊。”

    索姐姐心下忐忑不安,这姑娘的额头这么烫,那些坏人知道吗?这……无论他们抓住大家的目的是什么,但是这有个生病的人总得管管吧?总不能让这姑娘病死在这儿吧?左思右想,实在是想不到有什么办法可以救助这姑娘了,只得默默垂泪。

    迎着亮光,眼尖的小荷看到了索姐姐脸上的泪水。

    “姐姐,姐姐,你怎么哭了?”小荷紧张地问。

    “有什么好哭的,那姑娘病得那么重,就赶紧叫人啊。”还是刚刚那女孩的声音,她的声音有些沙哑,一下子就能分辨出来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