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三章 情意绵绵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三章 情意绵绵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世上的男儿居然有如此不凡的啊,那宋玉潘安又该是何等姿容啊!”大白馒头不由得轻轻地叹了口气。

    “宋玉潘安?不就是在你面前吗?”眼前那卧倒的玉树倏忽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双温暖如阳春三月般的眸子。

    李凌忽地起身,望着那眼睛已是黏在自己身上的大白馒头,嗤笑了一声,道“大白馒头,你好些了么?”

    大白馒头听到这话,霎时一抹红霞飞上脸庞,忙“咳咳”了几声,早已是羞得低下了头,口齿不清地道“嗯,好多了。”

    李凌有时候脸皮很厚,堪比铜墙铁壁,而有时候脸皮又很薄,好似轻轻浅浅的清水一般,这个时候他的脸皮就处在比较反常的时候,羞涩起来了,好似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于他是一件非常……嗯,传出去好没有面子啊!

    “那个,大白馒头啊,我抱着你的时候你醒了多久了啊?”李凌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啊?什么?”还沉浸于旖旎风光中的大白馒头好似没有明白,心里只是疑惑“他刚刚的深情,怎的转眼就抛诸脑后,不再提了?难道面对眼前这么清醒的自己,他不需要再说一遍他的……如月之心?”

    “那个……刚刚我说了很多混账话,如果你听到了,你不要放在心上啊,我是怕你,那个,嗯,怕你一直昏迷不醒。”李凌有些羞涩地挠挠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真想骂人啊,娘的,这恋爱经验太重要了,没有经验的人根本就……应该拉出去打二十大板!

    大白馒头轻轻地扭过了头,不敢再看向李凌的脸,用几乎和蚊子一样大小的声音哼哼道“那个,可是……”

    “可是什么啊?”李凌着急道。

    “可是我都听到了,晚了啊!”大白馒头看到映在墙上的两个人的影子,如同一个人一般,那么近,那么近。

    李凌呆了一呆,随即一股意外之喜涌上了脸庞,激动地问道“那……那……”

    “那什么啊那,我知道你是开玩笑的,为了哄我嘛!现在我都醒了,你不用太放在心上了,反正,反正本小姐是不会介意的啦!哈哈哈哈哈哈!”大白馒头摆摆手,丝毫也不介意地说道。

    正在这时,李凌一个箭步上前,死死地拉住了大白馒头的手,直直地正视着她的眼睛说道“不,不,大白馒头,你不明白,我说的……我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我是真的早就喜欢上你了!”

    那大白馒头看到李凌眼中欢呼雀跃的那团火焰,不禁害怕起来了,脚下一个站不稳,居然连连后退了好几步,然后才紧紧地贴在了那洞墙之上,简直如同钉在了上面一样,好像她自己站立不稳,非要靠那冰冷的墙才能支撑住自己一般!

    李凌看那大白馒头,骇然不已,美丽的大眼睛里都是意外,脸上的颜色也是由白变红,胸口起伏不定,死死地靠在了那墙之上。

    李凌轻轻地放开了大白馒头的手,苦笑一声,说道“那个,对不起,我本是一介布衣,对你说这些话,实在是唐突了,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到底是何家姑娘,也不知道你姓什名谁,只知道你这么个人,实在是太鲁莽了。姑娘,你还是当作什么都没有听到吧!”

    大白馒头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李凌踉踉跄跄地就要走出山洞了,伤心、绝望一起涌上心头,却原来竟然是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啊!

    “蛮子!”

    大白馒头不知从哪来的一股力气,一下子跑到了洞口,拦住了李凌,盈盈秋水一般的眼睛望向他,柔声道“我有一件旧事,需要讲给你听。你听完之后,再看看你的这些真心还是否依旧。”

    李凌虽然疑惑不解,不知道那所谓的旧事和他们之间的感情会有什么关系,还是点点头,道“好,你请说。”

    “很久很久之前,我们家附近来了一位邻居,那位伯伯非常和蔼,而那位伯母不仅慈祥,更兼是个大大的才女,我父亲例行公事般去拜会他们,回来之后就对他们赞不绝口。我母亲不知为何,一直郁郁寡欢,虽然她不说,我也从来不问,但是我总是感觉家里面非常压抑,而那个时候我还小,也有可能,是母亲觉得不应该对我说。我记得第二天,母亲就带我去拜访了那位伯母。她二人居然一见如故,相谈甚欢。伯母有一个孩子,大概有十岁左右,我那时大概有五六岁吧,我们去时,他正立于窗下读书,伯母见他比我大一些,就让他教我读书。自此之后,我就经常去他家,缠着他让他和我玩,到后来简直就熟的跟在我家一样了。后来,两家大人看我们两个如此投缘,伯父早早就开口说要让我给他们家做媳妇。待我长到十二三岁之时,这事情终于定了下来,我也就安安心心地等着做他的新娘子,只是,天有不测风云,有一天,他正忙于处理事务,结果,有朝廷的人就直接冲了进来,说伯父谋反了!然后,伯父一家就再也没有音讯了。”

    大白馒头说完,遂转过了身,望向了无尽的黑暗。

    洞内那微弱的火光随着溜进山洞里的风而晃动着,“噼噼啪啪“的声音更显得此时山洞中除了燃烧的声音之外,更无他声!

    不知过了多久,李凌方才开口缓缓地说道“这么说,你是订过婚了?”

    大白馒头点了点头“正是。”

    “你不会是……不会是要一直等那位公子回来吧?”李凌说着,只觉得喉咙发紧,问完之后,他就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这话怎么能问呢?

    “我……”大白馒头抬头望着漆黑漆黑的如墨一般的夜空,许久许久,久到李凌的手心里都是汗,久到那“噼里啪啦”的声音低了很多,才喃喃道“我不知道。”隔了一会儿,才又说道“爹爹说,那位哥哥早已……不在了。这几年,我慢慢地也想明白了一些,或者,他也是希望我……”

    活了两世的李凌自然明白等一个犯了弥天大罪的人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正所谓人在情在,人都不在了,想念太深,只是苦了自己啊!

    “那……我可不可以等你?”李凌想了一想,说道。

    大白馒头听到这话,不禁打了一个寒战,猛地转过了身子,不相信似的盯着李凌,问道“为何?”

    “我对你,是爱,是因为了解而生出的感情;你对他,是尊敬,是崇拜,你敬他如兄长,在你心中,他应该是个哥哥一般的存在,而不是……而不是……爱。”

    “何出此言?”大白馒头心中的疑惑越发地深了,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你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你对他大概就像对你自己的哥哥一般,而你们的婚事本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是,你现在还没有明白,我等你,是想等你明白的那一天。”

    “你不用等我啊,我已经想明白了,我告诉你这段旧事,是要问你是不是介意我曾经有过婚约。”大白馒头灿若光华。

    “啊?”李凌一愣,这结果大大的在意料之外啊,随即笑道“我有什么好介意的,谁让我没有那么早来到你的生命中呢!”说完,便牵过大白馒头的手,一起在火堆前蹲下,道“你还是再多睡一会儿吧,要不然啊,说不定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呢!”

    “打仗?”大白馒头惊呼道。

    “咱们还不知道能不能从这山中走出去呢,也不知道王强他们到底到了哪儿了,你这一趟啊,真是吃苦了。”

    听到这话,那大白馒头灿然一笑,浑不在意,好似昏迷了整整一个下午的那个人不是她一般,道“这一点苦啊,算不得什么的,只希望那些女孩能平安到家就好了。我没事啊,身边有你,有王强有王琦,还有云儿。”大白馒头说着,好似慢慢地沉思起来了,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堆微弱的火苗说道“若不是你来了,我可能根本就找不到她们,更别说救她们了,蛮子啊,真得好好谢谢你啊!”

    “怎么,你还要对我说谢谢?”李凌不满意地说道。

    大白馒头找了个木棍,轻轻地挑了挑那堆柴,神色安然道“对你呢,当然是不用说谢谢了,可是那些女孩呢,他们是要说声谢谢的。”

    李凌猛然摆了摆手,道“她们啊?我感谢她们还来不及呢,要不是这件事情啊,我自己都还不知道……嗯,什么时候敢承认呢。”

    夜色已深,二人又闲话了几句,便双双睡倒了。

    早晨的山中,空气异常清新,早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密林,洒落于山洞的洞口前,摇曳多姿,真像是迎风招展的春花一般,初升的朝阳毫不吝啬地给整座大山都添上了新衣,那是一袭红裙,“啾啾”“啾啾啾”的鸟叫声悦耳动听,清新得如同一支名曲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