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六章 贵人来贺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六章 贵人来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那眼神,在李凌看来是充满了狡诈意味的,好似李凌是老鼠他是看笑话的猫一般,李凌心里不客气地暗道“当然识得你了,你也不看看是谁把你送进了金吾营,只是,当时毕竟你身着便装,低调地在院子里偷瞄,脸上也没有写着安国侯或者丞相几个字,是没有人会识得的啊!”

    念及此,李凌抬起头来,不卑不亢道“侯爷脚踏于贱地,大驾光临云鹤书院,蓬荜生辉啊!焉有不识得侯爷之理?”

    沈如山满意似的捋了捋胡须,颔首道“老夫前来,恭祝你书院生意兴隆,财源滚滚啊!”一听侯爷尊口开,他的那些跟班的早已是整齐地喊了出来“恭祝云鹤书院生意兴隆,财源滚滚!”

    李凌开心地看向每一个人,他们还真是训练有素啊,果然不愧是侯爷调教出来的人啊!只是,那个,大白馒头,怎么就和他们有那么远的差距呢!

    沈如山迈着正儿八经地官步,优哉游哉如同逛菜市场般进了云鹤书院,汤亮一看这侯爷竟然亲自来道贺,当下紧紧随在身侧,不敢有丝毫马虎。

    云鹤书院今儿个开张,看热闹的都是附近的乡亲,真正仔细地看李凌他们发的宣传册和广告的却是那些有意向要到云鹤书院就读的士子。

    “这位先生如何称呼?”沈如山问道。

    李凌一开始见沈如山的目光并未落于自己身上,以为他是和他身边的人说话,待到过了一会儿并无人回答,方才仔细地看了一眼沈如山周围的人,答道“回侯爷,这是汤亮汤老先生,是书院的西席。”

    “汤夫子是哪一年登科的啊?”沈如山闲话家常般絮絮问来。

    “回禀侯爷,汤夫子他曾是”李凌这下被问住了,沈如山来到这书院是干什么的啊,查户口来了吗?

    “回侯爷,汤某本是乡间教书者,不久前,始闻得李公子有志于辅导本朝读书之人,是以才会千里迢迢前来云鹤书院,助李公子一臂之力。”汤亮不慌不忙地镇静答道。

    “原来如此啊!”沈如山似乎并没有听进去,只是还是很满意一样了头。

    “见过侯爷!”

    “见过侯爷!”

    “浙江薛定见过侯爷!”

    读书人见了沈如山,都恭恭敬敬地行大礼。

    李凌看得有些一愣一愣的,有一种置身于影视中的错觉!

    不过想想也是,当朝谁最得势,谁最有威望,大家都非常清楚,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要是读书入世,自然是少不得要丞相大人提携提携了!

    沈如山随着李凌去了后面,大家的眼睛都还一直追着他的身影,里面大有依依不舍之情,简直可以说是“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侯爷遇我情”!不知是谁又开始嘀咕道“侯爷居然到这云鹤书院来了,看来这书院还真的不错!”

    汤亮听此言,眼睛骤然发亮,对啊,既然如此,大家都是一窝蜂地向往庙堂之高,那何不请沈如山为云鹤书院写几个字,也可令读书人振奋精神?

    “不知侯爷大驾光临,草民有失远迎,照应不周,还望侯爷恕罪!”终于到了李凌自己的办公室,李凌连忙将沈如山迎到了最尊贵的座上。

    “李凌,本侯到这云鹤书院来,自有用意,只是,今日最大的目的,却是好好地看一看瑶儿口中那个足智多谋、义薄云天之人。也就是你,李凌。”沈如山的目光炯炯有神,好似一眼就能把李凌看穿一般。

    李凌心中暗暗叫苦不迭,这个大白馒头,你自己崇拜我就行了,你干嘛还非要告诉你的父亲啊!天哪,万一你再给你那皇帝舅舅说说,那我这生意可还怎么做啊!

    “呵呵,呵呵,侯爷,请恕草民直言,上一次侯爷登门造访,不是已经见过在下了吗?”李凌思量再三,终于还是决定口吐真言,毕竟,现在这屋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既然都是非常明白事理的人,那说实话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一直装着第一次见,跟真的演戏一般,还还真是累的慌啊!

    索性,李凌开口便将实话说了出来!

    “李凌,你可真够大胆的,竟然敢找人殴打本侯!”沈如山端坐于椅子上,沉稳有度,说话不怒而威。

    说完,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顺手端起了茶几上的杯子,正要喝水

    李凌惊诧不已,嘴唇嗫嚅着,眼看要阻拦也来不及了!

    沈如山仰起脖子,“咕咚”一声已将茶水喝了下去!

    无奈,李凌赶紧低下了头,不敢看向沈如山的脸色!实在是没有那个勇气啊!却有悄悄地微略抬了抬头,用手捂着眼睛,透过缝隙偷瞄!

    “铺”!

    只听这么一声,沈如山已是将口中的茶水吐了出来!

    李凌赶紧低下了头,深深地,惭愧地!

    “李凌,这茶水这茶水为何是咸的?”沈如山忙用衣袖拭去唇边的茶水,疑惑不已地问道。

    李凌走上前来,行礼道“回侯爷的话,草民实在不知啊,这茶水明明明明就是刚刚草民端过来的啊,不会有什么”李凌想起来什么似的做惊讶状,道“侯爷,草民想起来了,这个,草民最近有些不舒服,郎中说要喝一些加了盐的水,可能是草民一时疏忽,不小心端错了水。”

    李凌说完,就像知错的孩子一般站在沈如山的面前,再也没有多说一句话。

    其实,李凌觉得自己很无辜,真的,跟小白兔一样,无辜。

    在李凌的印象中,这人哪,一旦做了大官都是会变态的,和一般人的思维都不一样了,一旦有屁大的一事情,只要不把下面的人折腾得哭爹喊娘丢了半条命,他就不算完,这下子,是他自己不小心喝了放了盐的茶水,不知道会不会大发雷霆,把这小小的错都推到自己身上呢?

    小小的心脏需要做好迎接暴风雨的准备,只是,更需要的却是,该怎样让沈如山消气呢?

    沈如山端坐在椅子上,安静地端详着李凌。但见他安静地垂首而立,根本也不再对自己解释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