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三章 国舅辛晏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三章 国舅辛晏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那萧逸摇摇头,看着康王楚弃疾对李凌说道“蛮子,前有安国侯,后有康王爷,我焉得不恭喜你啊?”

    李凌闻言,不由得钦佩地看着萧逸,怎么自己绞尽脑汁冥思苦想才想到的东西,他一眼就能明白了呢?

    “厉害!瘦子,你当真是厉害啊!”李凌不得不赞道,同时,他心里觉得这古人还真是厉害啊,以前都觉得他们好似不怎么清楚似的,这样看来,他们的智商还是很高的啊,看什么事情都跟明镜似的。

    “蛮子,那看来咱们是想到一块去了,果然,你有良策!好了,现在既知你已有应对之策,那我就得赶紧回书院去了,也好给汤大哥吃一颗定心丸,好让他不要一直在办公室里走过来又走过去了,晃得我脑袋疼!我还是回书院好好忙自己的吧!”

    胖子王爷楚弃疾看二人的表情欢喜无限,听二人的言语似是很默契,而他自己,却好似什么都不懂得一般,只是很迷惑地看着二人。

    “王爷,草民先行告退了。”萧逸说着,对着楚弃疾就是一礼。

    看着萧逸远去的背影,楚弃疾不解地问道“蛮子,怎么回事啊?本王没有看明白,为何这萧逸来和你说了几句话,就能回去让那汤院长吃上这定心丸呢?”

    李凌暗地里不由得为这位王爷捏把汗,宫廷斗争向来都是你死我活,毫不容情,而他身为王爷,就不得不加入斗争,以他的智商,自己和萧逸的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他居然还是没有明白这话中的含义,那以后这斗争的漫漫长路,他该怎么熬过去啊?唉,真为这王爷的智商着急啊!

    其实,李凌想多了。

    “大胖子啊,那是因为在我的提醒下,这位状元啊已是想到了好办法了。”李凌不准备隐瞒什么。

    “状元?”

    “是啊,他啊,听说就是大靖朝开国以来唯一的连中三元之人啊!”

    “啊,他就是那个萧逸啊?”楚弃疾不相信似的看着萧逸背影消失的方向。

    国舅府。

    “老爷,今日去砸了那云鹤书院,以后京城里书院这一块就是您的天下了啊!”一个娇声娇气发嗲甜腻的声音从枚红色的罗幔后面传来。

    “哎呦,小心肝啊,爷我看上的东西自然是要到手的,要不然岂不是很对不起皇亲国戚的的身份?”沙哑粗壮的声音穿透重重叠叠的罗幔溜了出来。

    “老爷,您轻啊,啊啊!”女子的娇音如三月的水一般清澈甜蜜。

    “爷爷我已是忍了很多日了,这的道爷,再让我见到他定不饶他!”怒斥声中夹杂着重重的喘气声。

    “哎呀,老爷,流血了!血啊!奴家好怕啊!疼吗,老爷?”担忧的声音。

    “马上就好了,马上就好了!”喘气声更是粗重了。

    红罗斗账轻摇晃

    “拔出来了吗?”女子娇滴滴的声音再次响起。

    “哈哈!哈哈!终于拔出来了,这个死道爷,让爷爷我受了好大的委屈!”声音甫落,一个上身的中年男子从罗幔中伸出头来,帘子慢慢地拉起,他的一只胳膊上缠着白布,一只手里拿着沾满了血迹的布。此人正是当今国舅府的主人国舅辛晏。

    “老爷,这一次之后,您这毒疮就真的好了吗?”陪侍在他身边的是一个年方二八的如花一般的女子,但见那女子珠翠满头,挽着一个时下最流行的梅花髻。

    原来这国舅爷辛晏在京师之中本是一等一的傻大胆儿,别人不敢做的事情,他偏偏就要去做,别人不敢闯的山,他却偏偏觉得小事一桩,时常觉得人生需要再上新高度,这不,前几天一时心痒难耐,误入山中迷了路,无奈之下,食了山中的一种毒菇,待到下得山来,胳膊上便早已是毒疮丛生了,幸得一道人相助,方才脱了险,只是期间,这皮肤之痛是断断少不了的了。

    “若还不好,爷我就放一把火把那斜眼老道的道观烧了!哎呦呦,真他奶奶的疼啊疼死爷爷我了!”这辛晏边说着边从床上跳了下来。

    “老爷,老爷,不好了,不好了!”一个冒冒失失的下人一路慌慌张张地跑过来,未及行礼,便开始大呼小叫起来。

    “小兔崽子,你急着投胎去吗?嚎什么嚎啊你!”辛晏见那不懂规矩的小厮,不由得怒气翻涌,忍不住斥责道。

    “老爷,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要生气啊!生气伤身啊!”那女子说着,已是很自然地为辛晏披上了一件衣服。

    “奴才给姨娘行礼。”那小厮听那女子为自己说话,不由得很是感激,规规矩矩地向那女子行了一礼。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辛晏当前最宠爱的九姨娘。

    “行了,外面出了何事啊你这么慌慌张张地跑过来,跟丢了魂似的!”那九姨娘本是青州人氏,说话向来是一盆火似的,热情无限,这嗓门自然而然也就上去了,不比寻常人家女子。

    “回姨娘的话,章钊章钊被抓住了!“这小厮哆哆嗦嗦地说道。

    “什么?”呻吟不止的辛晏听到这话,不由得一惊,脸色瞬间变得无比难看,好似胳膊上又生了毒疮一般。

    “是真的,小的亲眼看见那个女捕头领着好多人把他带走了,去那云鹤书院的所有人都被带走了。”小厮偷偷地看了一眼辛晏,觉得他脸色乌黑,这正是国舅爷生气时惯有的表情,不禁把头垂得更低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女捕头?京师还有女捕头?”辛晏夸张地笑道,脸上的怒气好似随着这笑声也扩散开来了。

    “是,老爷,听说,那女捕头就是安国侯的掌上明珠,长得可好看了,小的看她领着人来,却也只敢远远打量了一眼,果然是太好看了。”那小厮见辛晏有此问,一时忘了形,居然多说了几句话。

    “好看?可有我好看吗?”那九姨娘听小厮如此夸奖旁人,忍不住问道。

    “自然,和姨娘比,那是差远了啊!”

    “哎呀!对啊!老夫差都给忘了!这沈如山偏偏养了个好女儿,天天去抛头露面,居然晨旭长公主也同意了,就是那沈琼瑶了!”辛晏猛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谁知这一拍就牵动了那只胳膊,忍不住疼得又是“哎呦”一声叫了出来。

    “老爷,你还好吧?”九姨娘慌忙问道。

    “难不成沈如山和这云鹤书院有什么关系不成?怎的他的女儿会去保护云鹤书院呢?”辛晏顾不得疼痛,喃喃道。

    “回老爷,这小的就不知道了。”

    “你先退下吧。”辛晏疲倦地一摆手,那小厮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老爷,此事可有不妥?”九姨娘见辛晏的脸色阴晴不定,遂小心翼翼地问道。

    “无妨。”辛晏嘴里这样说着,安慰九姨娘,也似在安慰自己,其实他的心里也在打鼓,虽然说他在京城里经常鱼肉百姓、强抢民女,这沈如山还是不能轻易得罪的啊!要知道,这人虽然平时慈和,看似与任何人都无过节,但是实际上城府深得很啊,几乎是深不见底!当年若不是他,楚天阔焉能坐拥万里江山?

    “老爷,老爷,不好了!”一个下人又是慌慌张张地一溜小跑过来了。

    辛晏只觉得自己脸上的肉抽搐地厉害,今儿个是什么日子啊,自己就在这凉阁里让九姨娘陪着换了个药,他们至于非要在这个时候打扰自己吗?

    “何事?”辛晏已是很不耐烦了。

    “小的刚刚打听到,这金吾营要对章钊用刑了!这章钊可是”那人哭着脸说道。刚刚进来时,小丫头翠儿的话还在耳边“这章钊都要挨着了,章钊是谁啊?那是老爷面前最能说得上话的人,剩下的你们几个啊,马上就轮到你们了,一个也别想跑掉了!”

    “哎呀,老夫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男子汉大丈夫受一皮肉之苦算什么啊?”辛晏不耐烦地说,想着这人打扰了自己,说完,又狠狠地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

    “你们啊,一个个都没有长眼睛吗?没有看到老爷今日要换药了吗?影响了老爷的伤势,你们有几个脑袋能担得起啊?”

    那小厮本已被辛晏踹得一个趔趄,又听九姨娘如此训斥,当下灰溜溜地出去了。

    辛晏叹气道“真是一群饭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