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三章 伤离别(一)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三章 伤离别(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为何?”李向高不由自主地重复了一遍李凌的话,是啊,为何,总不能说,总不能说实话吧?那就太危险了

    这个时候的李向高不仅嘴巴结结巴巴的,连脑子也不会转弯了,只得说道“不为何,反正你听俺嘞话,不再和他玩就是了!”

    李凌很是哭笑不得,他原以为老爹听说自己结交了一个这样有身份的人,会赶着自己去巴结他,那样会让自己觉得很没有面子的,却不曾想到,老爹居然是一个如此清高有骨气的人啊!居然见了富贵都是不愿意结交的!

    “爹啊,你总得给我个理由吧。”李凌不解。

    “理由?啥是理由?你和他玩让俺生气,这还不够吗?”李向高惊讶过后,终于可以好好地说话了虽然脑子依旧还在打结。

    “他人很好啊,就跟招妹差不多。”李凌安慰道,他知道李向高最放心他和招妹一起玩了,觉得招妹人实在。

    李向高听到这话,更是惊讶,惊讶于李凌对那什么康王的维护,心道“人很好,和招妹差不多?哼,俗话说得好,龙生龙,凤生风,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他爹那个样子,他的儿子又能好到哪儿去?”

    只是他无法对李凌说出这些话,再说了,就算是说出来了,又能如何?只得苦笑着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蛮子啊,你不知道啊,这富贵人家咱们根本就得罪不起啊,万一人家坑你,这真嘞就是要了你爹俺嘞命啊!”李向高说着,在最初的震惊之后,又躺倒那飞天椅上了,他得好好消化消化这消息。

    李凌见李向高说得郑重其事,不得不考虑一下老爹的感受,遂劝慰道“爹啊,刚刚你都说了,我从小都很机灵,聪明过人,那我的眼光应该也很好吧?应该不会这么容易就看错人了吧?”

    李向高看自己无论如何都说不过李凌,只得沉默着了头。

    李凌见老爹不再说话,还洋洋得意,觉得自己终于说服了他!谁知那老头又说了一句话,这话差让李凌吓得一下子蹲在地上!

    李向高说的那句话就是“那个丫头一看就是那个小子的姐姐或妹妹!”

    李凌不得不相信古人的智慧了,虽然说他根本就不相信什么占卜啊之类的,但是能看得如此清晰还是很难得的啊!

    “爹,你为什么这么认为啊?”李凌赶紧问道。

    谁知,那李向高根本就不愿意搭理他,只是很不屑地冷哼了一声,然后才说道“听招妹说你上次上山救人去了,可就是那个丫头吗?”

    李凌木然地头,还沉浸在老爹准确地说出了楚弃疾和大白馒头的关系的震惊中!怎么自己就没有看出来呢?

    他纳闷极了!

    “爹,你是不是偷听我们几个说话了?”李凌不太相信,这也太玄乎了吧,不得不好好问问了。

    李向高懒洋洋地翻了个身,轻轻地呵斥道“你们几个兔崽子的话,有什么好偷听的啊?你以为是军国大事啊?”

    说完这话,李向高好像说错了话一般,赶紧用手捂住了嘴巴。

    这话更是奇怪了,李凌问道“爹,你老人家还知道什么是军国大事吗?”

    李向高再也没有搭理李凌,因为,仅仅才过了一小会儿,他打鼾的声音就在屋子了响了起来

    李凌见李向高都睡着了,无奈地悄悄起身,蹑手蹑脚地拿了条被子,轻轻地盖在了李向高的身上。

    看看夜空,星星都在开心地眨着眼睛,丝丝微风吹来,有阵阵凉意,不过,现在既无好友陪伴,也无知己在旁,空有良辰美景,却也真的只是奈何天啊!

    李凌没有注意到,在他转身之后,李向高打鼾的声音就再也听不到了。

    李向高感觉到李凌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了,才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他根本就无法入睡,多少年来,他时刻都担心着,不敢放松警惕,今天,听说了那个胖子竟然就是皇室楚家的人,他和蛮子走得那么近,担心更甚于往日,不禁更是辗转不安了!

    “咚咚咚”!

    一阵狂乱的声音响起!

    是谁在砸门!

    李凌忍不住跳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到了李宅的大门口,这是怎么回事啊,云鹤书院才被国舅府的人砸了,这才刚刚解决了,现在又有人要直接过来砸李宅的门了吗?看来这金吾营得加大工作力度才是啊!

    打开门,还未及看清楚来者到底是何人,那人却早已一把抱住了李凌,呜呜咽咽起来了!原来是大白馒头!

    李凌吓了一跳,赶忙扶住了她,惊问道“大白馒头,你怎么了?”

    大白馒头闻言,哭得更是委屈了,李凌心里担忧,却也不知大白馒头到底为何如此伤心,只得也紧紧抱住了她,许久,那大白馒头才渐渐地止住了哭声。

    李凌有心逗她,说道“大白馒头啊,你这才刚刚走,怎么这么快又回来了啊?莫不是一会儿不见我就不成吗?要不这样吧,我什么时候去见你父亲,让他啊成全了咱们,以后咱们也就可以天天在一处了,你呢,也可以天天吃好吃的了,过不了多久,你的下巴啊就一层一层如重峦叠嶂一般了。”

    大白馒头一听此言,刚刚止住的泪却又溢了出来,李凌见状,不由得自己轻轻地拍打着自己的脸,边打还边不住地说道“瞧我这张嘴啊,真是不会说话,怎么能说让馒头你伤心的事情呢,实在是该打啊!”

    李凌的本意是轻轻地拍打几下,博美人一笑,真心爱自己的女人的混账男人都不都是这样吗?烽火戏诸侯也罢,冲冠一怒为红颜也罢,不都是真正的男子汉才能为心爱的女人做到的吗?自己做不了那么高规格的,若是这打几下,便能让她开怀,那岂不是这打挨得非常有意义吗?

    只是打来打去,不知怎么回事,自己对自己下手怎么也没有轻重起来了,居然有一下打疼了自己,还好大白馒头眼疾手快,见自己一直这样不停地动作着,早已是抓住了李凌的手,哽咽道“打疼了吧?你啊,真是个呆子!”

    看到大白馒头终于肯开口说话了,李凌这才安心了,当下也不急于追问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便先想起来了大白馒头的馋了,遂问道“你用过晚饭了不曾?”

    大白馒头张口便是“没有胃口。”

    “天大的事情,也得先吃了饭再说啊!灶房里还有些东西,我去给你简单地做两个小菜,你即使吃不了多少,也垫一垫肚子,不要回府的时候饿地头发晕,让大家以为我半吊子虐待了你就好。”

    李凌说着,就要和大白馒头一起往灶房走去。

    谁知那大白馒头却是立在原处不肯往灶房里去,轻声说道“不,蛮子,我此来是向你辞行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