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六章 家书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六章 家书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什么事情啊?就知道一惊一乍的,在这儿瞎嚷嚷,没有看到本官正忙着呢吗?耽误了本官的正事,看本官怎么?”沈琼琚见来人如此不分场合的嚷嚷,确实也有几分不耐烦,现在正在为琼瑶布置新府第的兴头上,自然是不容许别人来打扰了。

    那小厮很久都没有见过总督大人也有这么训斥下人的时候,不禁有些吓傻了,垂手肃立于门内,却再也不敢说一句话了。

    “怎么了,说啊?”沈琼琚等了一会儿,不见那小厮说话,不由得回头看了那小厮一眼,只见他乖乖地站立在那儿,连头都不敢抬了!真是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这久不理家事,这些下人们见了自己,居然这么没有规矩了,这自己刚刚才轻轻地说了他一句,他怎么就能吓成那个样子了呢!

    “大人,有有一封信。”那小厮低着头说着,根本就不敢抬头看向沈琼琚,只得哆哆嗦嗦地把那封信递给了他。

    沈琼琚听到有一封信,首先想到的是家书,毕竟自己在这川蜀蛮夷之地,父亲和母亲不放心也是很平常的,早就笑吟吟地伸手去接过了那封家书,想象着爹娘的挂念,想象着他们的唠叨,他心里霎时涌上了一股暖意。

    在他的手即将要接到他封信的时候,他才注意到那封信的颜色,居然是黑色的!

    黑色的!

    信封居然是黑色的!

    沈琼琚一件那漆黑的信封,早已是脑袋嗡嗡作响,好似有一群苍蝇一直在头上盘旋一般,脚下站立不稳,居然一下子就跌坐在椅子上了!

    黑色的信封

    家里是谁走了?

    沈琼琚的心里乱如一堆麻,他实在是不敢想象,是慈禧和善知书达理的母亲还是严厉稳重而又伟岸的父亲?一时之间,他恨不得飞回家里去,那里有他熟悉的一切,只是,大概要见到所有的亲人,大概只有在梦里才可以了!

    “少爷,您,请节哀啊!”一个小厮见沈琼琚哀痛难忍,遂小声地劝慰道。

    沈琼琚在极度的悲伤难过之中,用哆哆嗦嗦的手艰难万分地打开了那封书信,一看,竟然是父亲那遒劲有力的笔迹!他大惊,母亲大人啊!展开读来却只是很凌乱的一些话,根本就不像是寻常的书信

    天地悠悠诚何痛哉!失吾爱女痛有极哉!

    彼苍天兮,岂有乐哉!

    彼厚土兮,岂有欢乎!

    痛失爱女心难忍兮,琚兮琚兮奈若何!

    还未读完这简短的几句话,沈琼琚早已忍不住泪水直流,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啊!

    而现在,他觉得自己的心都招不到了,它到哪儿去了啊?瑶儿一个人到了黑漆漆的地下,那么胆小的瑶儿,一个人走了,再也不顾自己这个哥哥了!从此之后,在这个世界上,自己再也没有妹妹了!

    瑶儿!

    沈琼琚大叫了一声,再也无心打理了!

    李凌和大白馒头一行人刚刚才过了楚州城的大门。

    “对了,蛮子啊,咱们该往哪个方向走啊?我好像不怎么识得方向啊,该去东边还是西边,南边还是北边啊?”大白馒头看看一行人如同没头的苍蝇一样乱转,不得不提出了自己的担忧。

    李凌在什么时候都不会让大白馒头失望的,他非常淡定的头,毫不慌乱地说道“大白馒头啊,你这个问题问得好啊,真是问对人了啊,我呢”

    大白馒头见李凌回答得如此有风度,以为他自然是能分得清楚东西南北了,并且还应该知道这将军府是在哪个方向,谁知道那李凌接下来的话却是“我呢,其实,嘿嘿,是和你一样的,也是不知道啊。”

    大白馒头闻言毫不犹豫地就赏给了他一拳,嗔道“既然不知道,还哪里来的那么多的废话啊!我想清静一会儿都不能啊!”

    “小姐啊,既然大家对这都不熟悉,那就让奴婢去问问吧,看看大将军府该怎么走。”那小丫头冬梅见状忙说道。

    大白馒头头,道“去吧。”说完她又想了一下,方嘱咐道“冬梅啊,这西南地区,与咱们中原地区不同,可能风俗语言上都会有差异,与他们打交道时,一定要客客气气的啊,说话要谨慎些。”

    冬梅忙沉着答道“是,小姐,奴婢明白了。”

    见有一个老伯远远地走来,冬梅忙上前,敛衽为礼,然后才问道“伯父您好,请问这大将军府该怎么走啊?”

    那老伯闻言飞快地看了冬梅一眼,颤巍巍地跑开了,好似她是一个会吃人的妖怪一般,那拐杖的声音“笃笃笃”地慢慢地走远了,冬梅还像是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一样呆呆地站在那儿!

    大白馒头和李凌相视,不由得都是一阵大笑!

    “怎么回事啊,冬梅这丫头已经是府里拔尖的了,无论是容貌还是礼数都是数得上的,怎么这一开口问话,居然就把那老丈给吓走了呢?”大白馒头笑着笑着忍不住还是仔细地打量了冬梅一番,实在是不觉得冬梅有哪些地方不对劲的啊。

    那冬梅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脸蛋红红的。

    大白馒头忙上前安慰道“冬梅,你不要多心,我只是觉得奇怪,你这么一个漂亮的姑娘问路,他那白发苍苍的一个老丈,怎么还能吓跑了呢!真是奇哉怪哉也!”大白馒头说到最后,不禁又皱起了眉头。

    “小姐,无妨。可能各地的说法不一,才导致了误会吧。”冬梅见大白馒头又皱眉头了,忙说道。

    “馒头啊,看来在,这里的人可真的是不怎么好打交道啊,你啊,我看还是趁早回家去吧!还是在京城当个大捕头比较好!”李凌第一次见有人居然会这么不讲情面的拒绝一个大美女,觉得他们实在是太过分了!还是应该劝大白馒头早早地回家去啊,这所谓的贼匪众多多聚于此,还是让治国平天下的那些英勇男儿来平吧!

    “哼,这有什么!咱们连别人明里暗里的加害都不怕,难道还怕开口问个路吗?”大白馒头不服气地说着,当即就看到了一个年约四十岁左右的女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