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六章 网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六章 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冬梅的眼睛亮亮的,说道“那奴婢可不敢指望,反正生活起居上你让奴婢好好照顾,奴婢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就好了。”

    沈琼瑶只得乖乖地点点头。

    “小姐啊,王爷家的下人也会不够用的吗?”冬梅见沈琼瑶开始好好地喝水了,一颗心也就放下来了,突然就想起来了昨天自己见到的那件事情。

    “为何会这么问啊?王爷家的下人,都是有一点定制的,不会不够用吧,想来先皇在时,也会考虑到这些的,断断是不会让自己的子孙受委屈的吧?”沈琼瑶也不知道冬梅这个丫头的小脑袋里天天都在想些什么,因此,这话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冬梅却还是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正在这时,李凌就一蹦一跳地进来了。

    只听冬梅说道“可是,昨天奴婢去街上的时候,居然看到一张告示哎,说是王爷家的护院还是什么的不够用的,要招好多人呢。只是,那个穷酸读书人很是讨厌,奴婢只是去一看,看不懂,就问了他一句,他就说不会要奴婢的,真是让人生气啊。”

    “什么?”李凌听得有些云山雾罩地,不知道这个小姑娘到底是在为什么而生气不已,便忙问道。

    “奴婢很生气。”冬梅一路上都和沈琼瑶和李凌在一起,自然知道李凌是什么样的人,因此,在他面前,便也不再隐瞒,想到什么就说起了什么。

    李凌却又一次重复道“不是,前面你说的是什么啊?”

    冬梅一怔,不明白李凌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便又说了一遍“看告示啊,只是啊,奴婢不识得几个字,就问了旁边的一个看着像读过书的人,只是啊,那个人,满身酸腐的味道,都还没有说”

    “不是,前面你说了什么?”李凌再一次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冬梅的话。

    冬梅这次不禁有些诧异了,这位公子到底是怎么了啊,怎么总是会问一些奇怪的问题呢?不由得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李凌却满不在乎地认真地看着冬梅,说道“冬梅,你就把昨天你出去的事情,详细地再说一遍吧。”

    冬梅听到这话,便又细细地说了一遍刚刚的话。

    沈琼瑶见李凌如此奇怪,便也又仔仔细细地听了一遍冬梅的话,听到最后,好似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遂也不禁有些诧异地看向李凌了,不知道他有何用意。

    李凌听完之后,没事人一般地看了二人一眼,心里却在异常紧张地想着这位清川王这举动到底有何意义,这背后莫不是有什么深意不成?只是,思来想去,好像自己也搞不清楚这位王爷是要做什么。

    李凌的疑虑不是没有道理的,王爷可是有皇位继承权的!

    可是,现在这样猜测也还是有些过分了的,毕竟,自己什么也不明白,更不明白,堂堂的一个王爷还费那么大的劲干什么!

    “怎么了,蛮子?可是有什么不妥吗?”沈琼瑶见李凌听了之后,一直都在沉思,一句话也不再说了,不由得有些担忧。

    李凌见沈琼瑶也关心起这事来了,便忙摇了摇说,说道“没,没有啊,能有什么事情啊!只是我一向是个爱动脑子的人,所以有时候就是喜欢瞎想,尽是自己吓自己。”

    沈琼瑶秀眉微蹙,却也不再言语了。

    “魏云现在可还老实么?”沈琼瑶望着窗外,慢慢地开口说道。

    李凌毫不在乎地一笑,用手指弹了弹刚刚一不小心落地自己身上的落花,那是自己从外面走过来的时候就带着的,只是他刚刚没有注意到,那是一种粉红色的毛绒绒的小花,然后才说道“他是不是老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能按照他保证的那样为咱们办事,这样就可以了。”

    沈琼瑶闻言颔首道“也是,要他老实做什么,要他办事才是最重要的。”说完一顿,接着问李凌道“你说王强兄弟来这儿是为了什么?金吾营那里还有一堆事务呢,田帅怎么就那么放心地就放他们二人过来了呢?”

    李凌的嘴角慢慢地露出了一个飘忽的笑,柔声说道“瑶儿,我也猜不透他们过来的原因是什么,但是目的却是很清楚的,那就是为了保护好你,为了帮助你,想来,应该是沈总督已经将你安好的消息告诉了侯爷,侯爷在惊喜之下大概也更想护你周全,他大概也认为这兄弟俩是你的心腹,自然也就有办法让他们都过来了。”

    沈琼瑶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说道“我说呢,怪不得那兄弟俩都是支支吾吾地不愿意说话,自然应该是父亲的意思了,否则,又有谁能动得了金吾营的人呢?”

    “冬梅,我刚刚看到书房西边那可大香樟树下有个网,你去帮我拿过来吧。”李凌的前生没有福气能使唤人,这一次也是没有,不由得感觉很是无奈,怎么自己就不能重生到一户让人安逸地享清福的家庭呢!

    沈琼瑶见李凌不接自己的话,却忽然又指使冬梅去拿东西,不由得很是诧异,不明白他到底要做什么。

    “蛮子,你又要干什么啊?”沈琼瑶不得不有些奇怪地问道,只是,这疑问,在李凌听来,却多多少少有些警惕的味道。

    李凌却并没有正面回答她,只是很安静地看着外面,好似一直在想什么似的,最后才懒洋洋地答道“山人自有妙用啊。”

    “哼!又开始装神弄鬼了!不说就不说了,我还不稀罕听呢!”沈琼瑶见李凌这样,自是不甘示弱,装作满不在乎地说道。

    李凌却又不想让她也那么清净,便忙走了过来,绕到了沈琼瑶的身后,去挠沈琼瑶的痒痒,边挠还边问“你不稀罕?你居然不稀罕?那你现在稀罕了吗?”

    沈琼瑶怕痒,早已是吓得不行了,狼哭鬼嚎杀猪一般的声音从书房里飘了出去,那外面的人听了啊,指不定会怎么想呢!

    这声音传到冬梅的耳朵里的时候,她不禁加快了脚步,生怕李凌这个半吊子会欺负了自己家的小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